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天机紊乱

    第二十七章 天机紊乱

    万花楼外挂着的牌子,让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阵惋惜,十天前才从苏州过来的头牌花魁胡月娘今晚就要离开了。这些天来,万花楼可以说是赚得盆满钵满,不少人来此一掷千金就是为了能够和胡月娘共度良宵。然而胡月娘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思,所选择的恩客除了多金年轻以外,没有一个是当地人,这让一些有钱的陈家旁系子侄们深感不满,当木牌挂出来后,便纠集在一起吵闹着要见上胡月娘一面。

    “你们都聚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们在陈家已经没事可做了吗?”正当万花楼老板深感为难的时候,一个清晰的声音从人群后面传了过来,众人回头以往,全都愣了一愣,自动的让开了一条路。

    陈家子侄也纷纷上前见礼,道:“徐先生好!”

    徐长青走到万花楼门口,看了看上面的木牌,转过头看着陈家这些被色欲冲昏了头脑的子侄辈们,皱着眉头教训道:“如果你们这些家伙今天的所作所为被陈翁知道了,你想你们以后在陈家会怎么样?你们认为陈翁还会让一些满脑子全都是女人的人办理要事吗?”

    一个年纪稍大的陈家子侄连忙站出来,告饶道:“我等糊涂,先生教训得是,我们这就离开!还望先生高抬贵手,不要让今日之事传到伯父耳中。”

    “男儿少有轻狂时!男欢女爱本是平常事,如果做得太过分了,就不好看了!”徐长青神色淡然的说道。

    “是,先生教诲我等铭记于心。”陈家子侄皆躬身点头道。

    这时,胡月娘的一名弟子走了出来,恭敬的朝徐长青行礼道:“徐先生,阁主正在等您。”

    徐长青冷漠的点了点头,说道:“带路!”

    说完,便跟在了那名弟子身后,朝万花楼后院走去。

    那些陈家子侄们愣了一愣,全都一脸不豫,其中一个年轻点的说道:“什么嘛!教训别人一套套的,明明是自己想要去见胡月娘,真是个道貌岸然的……”

    这人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身旁那名最年长者一巴掌扇了回去,接着被其怒斥道:“住嘴!这么大了也不是到什么是祸从口出!全都跟我回去,今日之事若是谁传出去半个字,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门口的动静并没有逃出徐长青的耳朵,他点了点头,对那名年长的陈家子弟处事之法很是赞许,心中暗自记下此人相貌,等来日推荐给陈德尚。两人来到了后院的一个小院子里,那名弟子请徐长青进去,然后便走开了。徐长青皱了皱眉头,抬腿走进了小院子,径直来到了院子中间的阁楼前,推门进去,见到的就是身穿一件红肚兜披着一层透明的薄纱,身体几乎赤裸的胡月娘,在一名极为俊秀的弟子服侍下躺在了一张竹椅上。从他们二人脸上还未退却的红潮,徐长青几乎可以肯定二人在之前曾云雨缠绵了一番。

    已经恢复了当年功力、而且更进一步的胡月娘看到走进来的徐长青心中陡然一惊,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弥补了佛道神识的裂痕,再加上大圆满心经将黑教密宗和道教阴阳合和大法的功力融为一体,即便不会胜过徐长青,但也绝对不会比他差。可是现在的徐长青却让胡月娘有种无法捉摸的高深感觉,自己丝毫也看不透他的修为,若非肯定他没有结成金丹,或许会认为此刻的徐长青已经到达了炼气化神的境界了。

    胡月娘收起脸上刚刚浮现出来的惊讶之色,利用一股淫迷之气掩盖自己的真实内心,毫不顾忌徐长青在场,伸手摸了一把身旁弟子的下面,香唇浅吐的说道:“小一,还不给你师兄看座。”

    “不必了!胡月娘,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好,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师兄,不要随便套近乎!”徐长青冷冷的说道:“我的东西呢?”

    胡月娘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不解风情的情郎冤家似的横了徐长青一眼,然后坐起来,吩咐道:“小一,把你从上海带回来的东西交给徐先生点收。”

    “是的,师父!”那名俊秀的男子竟然发出了女人一样的柔和声音,站起身后,走路的姿势也同女子一般,若非他的身材还是男子一般,或许会让人认为这是一个美娇娘。

    徐长青见到后,皱了皱眉头,瞪着胡月娘说道:“你竟然将玄阴功交给一名男子修炼,他现在阴阳逆转,死后不入轮回,只能做个游魂野鬼,难道你就不觉得这是造孽吗?”

    “这有什么?只要有我在,用转识大法,助其夺舍投胎,也并非难事,又何必受那轮回之苦呢?”胡月娘毫不在意,轻笑道:“如今小一可是我麾下的一员大将,上海不少的大亨对他可是垂涎三尺,几乎言听计从,将来我娼门若能重新崛起,他功不可没,我又岂会对他不管不顾!”

    看着胡月娘毫不掩饰的野心,徐长青冷哼一声,说道:“以你这样不择手段的方法,看来过不了多久,你娼门一脉又将是下九流的势力里的头把交椅,看来我应该先恭喜你了,胡门主!”

    “过奖,过奖!好说,好说!”胡月娘故意过滤掉徐长青话中的讥讽,笑着说道。

    这时,胡月娘的那名弟子捧着一个一尺见方的小盒子走了出来,徐长青看了眉头微微以后,胡月娘似乎知道徐长青心中在想些什么,说道:“你放心,那点黄金我胡月娘还不看在眼里,因为要带一箱子黄金过来不安全,太危险,所以就都将黄金存入了上海花旗银行。盒子里有一张金票和一本旅行支票本,你可以在任何一家与花旗银行有合作关系的银行里,提取等价的黄金或者按照当时的金价兑换的货币。”

    听完胡月娘的话,徐长青取过盒子看了看里面的银行金票和旅行支票本,然后掀开下面的夹层,看到那本九命真君的鬼修秘笈静静的躺在那里,上面九命真君的鬼气真元依然存在,未曾被人破法。仔细检查过后,徐长青顺手将盒子收入袖里乾坤中,上前急步走到,胡月娘面前,伸手一点胡月娘的额头,喝道:“散!”

    跟着便见到胡月娘身上一层淡黄色的光芒,向外爆开,很快便消散在空气中。

    “没想到你学会了道家正宗的袖里乾坤大法,你们九流闲人一脉真是好运!”胡月娘无不羡慕的看着徐长青,接着又说道:“从你刚才驱散土灵之气的手法来看,你已经超越了你的师父,看来你很有机会成为第二个得道飞升的九流闲人。”

    徐长青没有理会胡月娘的套近乎,转身朝门外走去,这时胡月娘忽然开口叫道:“两天前,我收到消息玄罡天魔已经出关了,不但魔功大成结成了魔丹,而且还重新炼制了天魔幡。这次他想要对付我们整个下九流,伶门百面仙君和医家的九灵翁已经被他给杀死了,你九流闲人当年也参与了追杀玄罡天魔一事,而且也好歹是我们下九流中人,是不是也应该出一份力呢?”

    “当年追杀玄罡天魔,明明可以将其除掉,最后却听了什么好生之德之类的屁话,竟然放了他,所以才有今日之祸,这是咎由自取。”徐长青脸色冷漠,头也不回的说道:“当年那一代九流闲人愚蠢,被你们其他下九流中人当枪使,我可没有那种习惯,这件事没有必要算上我。”说着,又看了看胡月娘,冷笑道:“这不是你们娼门一统下九流的最好时机吗?只要你胡月娘干掉了玄罡天魔,那么下九流中还有谁会不服你。”

    胡月娘很有自知之明,绕了一个弯子,继续道:“我听说慈禧那老太婆已经开始对玄罡天魔言听计从,现在玄罡天魔在京师掌握实权,就连陈家的新盟友袁世凯也是他建议调入京城的,而且他像是在准备什么大法,就连北方气运也被他刻意扰乱了!看样子他是想要将整个乱世延续,以天地大劫为基础,修炼他的天魔大道。”

    徐长青听后愣了一愣,转过头,严肃的看向胡月娘,见她的表情不像是说假话,于是立刻抬手掐指计算起来,然而无论他怎样算计,都北方的气运始终都像是一团麻似的,无法看清其中的变化。他在去往飞石山之前还曾演算过袁世凯的气运,但现在从山洞里回来,整个北方气运就乱成了这样子,他心想自己在洞穴里面呆的时间一定不是半天这么短。

    “别算了,你失踪的这两天我就已经算过了,根本就没有办法算出北方气运。”胡月娘印证了徐长青的猜测,继续劝道:“陈家向来都和大清皇族不对头,再加上玄罡天魔对你九流闲人一脉的恨意,定然会对陈家、对你不利,我们何不……”

    “不必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徐长青直接回绝道:“玄罡天魔、倒行逆施,扰乱天机,即便天不收拾他,自然有玄门正宗的高人来对付他,我九流闲人一介平凡之辈,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对付玄罡天魔。”

    胡月娘脸色微微一变,接着恢复常色,说道:“你难道就不怕玄罡天魔来陈家冲找你们九流闲人一脉报仇吗?记得门中老人提到过,当年最后一击令玄罡天魔失去抵抗能力的人好像是九流闲人,他可是对你们恨之入骨呀!”

    “那又如何?”徐长青丝毫不受挑衅,迈步走出去,并自信的说道:“只要在陈家冲,别说他练出了魔丹,就算练出了魔魂,我也照样有办法将其重创。”

    胡月娘没想到徐长青会这样油盐不进,想到自己夸下海口一定能邀请当代九流闲人加入下九流中人组成的除魔联盟,现在竟然成了一个笑柄,不禁气恼异常,坐起来两步跑到门口,大声的朝徐长青的背影喝道:“那你就当一辈子缩头乌龟,永远也别离开陈家冲吧!”

    徐长青离开了万花楼后,脸色变得格外凝重,就算有人向他道安问好,也没有和平时一样点头回礼。此刻他的心情只能用沉重来形容,虽然刚才他信誓旦旦的夸下海口,说什么能够收拾玄罡天魔,但是那只不过是嘴硬罢了,以他现在的修为别说收拾玄罡天魔,如果正面对敌的话,就连能不能从他手上逃脱也成问题。

    当年一个玄罡天魔、一个十变魔君、还有一个邙山的乾元帝君,三名魔道巨擎趁着太平天国乱世之机,出来兴风作浪,制造万千杀孽来提升魔功修为。十变魔君杀了西方教廷在中原制造的傀儡杨秀清,利用自己无意中学到的天罡变化之术,化身成为杨秀清,控制了整个太平天国,四处征伐,将原本已经相对安定下来的局面在次搅乱。当年那名石姓门人看出他有异,与之相斗不分胜负,最后不得不强行修炼三品石家神打,虽然走火入魔,但却在丧失功力之前,将十变魔君打成重伤,逃遁而去,至今不知所踪。

    乾元帝君乃是邙山千年老鬼,因为吸收了邙山的帝墓之气,有了些帝运,修炼的功法也是一套古功诀,而且占据的邙山之地,更是得天独厚,这就使得他开始幻想做皇帝。于是他便利用四方战火,杀戮之气,在邙山布置了天鬼逆命大阵,妄图改变紫微帝星的走向。然而事情后来被仙佛两宗的高人知晓,于是联合起来,偷袭邙山,一举将其击破,并把乾元帝君禁锢于邙山地下千尺,以三山符箓的受命官印和天台宗的大觉金刚法印将其压住,永世不得超生。

    做为三魔之中功力最浅的玄罡天魔乃是雍正朝的满清皇族,练就了一身至刚至阳的魔功,利用清廷围剿太平天国之机,虽然名为助清廷降逆,实际上是为他的天魔幡收束生魂,其中有不少没有背景的下九流修行者都遭他毒手。于是整个下九流势力在当时德高望重的医家高人三世医的号召下,联合起来共同对抗玄罡天魔,那一代的义庄主人便是主事人之一。后来下九流势力设下陷阱将玄罡天魔困住,然后当代义庄主人不惜损耗寿元,利用自身吸收当时下九流七大高手的五成真元,一击之下将玄罡天魔一身魔功废掉。当时准备杀他的时候,被闻讯而来的仙佛正宗阻拦,并以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为由将其带走,就连天魔幡也被京城的密宗喇嘛给拿走了。

    当时谁都知道这些人都是迫于清廷的压力,出手解救玄罡天魔,不过当时的下九流中人都认为玄罡天魔已经被废,再也翻不起什么波浪,虽然心中怀有怨恨,但也没有极力阻止,这才有了今日之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