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雷劫灭魔

    第二十八章 雷劫灭魔

    “难怪之前秋瑾女士被捕以后,便立刻被害!想来那魔头早就盯上了我,想要从我身上找出中华劫起时代的应劫之人!”徐长青走在桃花山的上山小路上,神色痛惜,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秋瑾女士被害,我也难辞其究,若非我出去见她,她或许也不会被害!”

    天下所有的命师、乃至仙佛正宗的高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如九流闲人一般将天地劫数算得如此清楚,他们这一脉人早就已经开始筹谋天地劫难来临之际的应劫对策,所以他们对每个应劫之人都比其他人清楚很多。

    玄罡天魔重新出世,而且魔功大成,想要凭借一己之力保住气脉将近的清廷,依旧力有不逮,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所有的应劫之人杀了,令到劫数紊乱,最终清廷可以浑水摸鱼,躲过灭亡之危。不过玄罡天魔毕竟不通推命观运之法,虽然能够借助清廷的钦天监士推断出一点点头绪,但却无法了解全部,所以清廷才会突然将袁世凯解除兵权,软禁京城。想必那魔头也已经算到了袁世凯是应劫之人,之所以没有杀他,主要还是因为他手中的北洋新军。至于其他的应劫之人,他只能从最了解天劫一事的九流闲人身上找线索,所以他定然派了不少的人手,混入陈家冲,监视徐长青的一举一动,根据他的一些反常举动,找出应劫之人。

    “看来这两位只怕也有被那魔头记在了心里,要是这两位也出事了,那么整个华夏气运可就真的会乱套了,现在该如何是好?”徐长青走到了义庄外,看了看停靠在外面坪地的陈家马车,眉头微微一皱,定下心来,将心神沉入道心境界,推演应对之策。这时他整个人就像是神游一般站在门外一动不动,过了良久,才从道心境界中脱离出来。这时他整个人却反常一变,眼中精光一闪,脸色也恢复正常,刚才因为玄罡天魔的消息而有点慌乱的神情荡然无存,有的只是一种莫名的自信和强烈的斗志,似乎已经想到了应对办法。

    徐长青从马车上取下金铃铛,绑在辫子上,又看了看东北的京城方向,自言自语的冷笑道:“玄罡天魔既然你硬是要把我九流闲人一脉,扯进你的计划,让我不得不出世应劫,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先给你打个招呼,免得你以后遇到我,说我不宣而战!”

    说着话,徐长青取出三十六张上清神霄五雷符,按照天罡大阵方位放于地上,然后脚踏罡步,双手结上清灭魔大印,沉声说道:“有请历代先祖加持法力,助我神威!”

    之见,徐长青的话音刚刚落下,他辫子上的金铃铛便闪出三十六道金光,分别冲入他的周天三十六处大穴。接着徐长青的神目骤然打开,射出一道肉眼无法见到的精光,直冲东北京城方向,很快便找到了那个极为醒目的目标,站在被烧毁的颐和园大水法前的一个身穿亲王袍、横眉怒目的威武王爷。从他身上毫无顾忌的散发出极为强烈的魔气,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一个大魔头似的。

    当徐长青的神目精光投射到他的身上时,玄罡天魔立刻有所察觉,凌厉的目光扫射一圈,未曾发现可疑之人后,身体一震,从他顶门冲出一杆黑色长幡,迅速覆盖了整个京城,无数魔头从幡内冲出搜索可疑之人。然而无论他如何查找都无法找到那个令他感觉异样目光的施法者。

    正当他将天魔幡收回体内的时候,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徐长青一股脑将自己全身真元以及从金铃铛借来的上三十六代九流闲人的功力全部注入地上的天罡三十六道上清神霄五雷符中沉声念诵法咒道:“上清引雷,天劫诛魔,神兵火急如律令,法咒天威!”

    随徐长青法咒念出,一口金色心血从他口中喷出,洒在地上的三十六张符纸上,立刻像是火引子似的将其点燃,瞬间烧毁。一股足以震撼天地的浩然道力从徐长青身体里面冲上天际,融入天地法则之中。在大水法前的玄罡天魔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在他的头上便凭空形成一朵劫云,一道天雷力劈下去,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身上。虽然他有天魔幡护体,但是天雷却毫无阻碍的穿过天魔幡的防御,直接轰在他的本命真灵上,逼得他不得不用自己好不容易结成的魔丹抵抗天雷。

    可是天地神威又岂是一颗魔丹所能抵挡,天雷很快便将魔丹的魔气炼化,并将其击碎,残余雷劲绕过已经被魔气包裹住的本命真灵,四溢的破坏着玄罡魔体,并且扰乱他的神识心识,令其无法控制魔气。玄罡天魔被徐长青拼了本命修为的这一记重击,轰得倒地不起,七窍流血,身上的魔气因为失去了控制,开始反噬肉体,他那一张脸痛苦得极度扭曲,忍不住大声的叫出来。

    天雷来得快,去得也快,刚刚对玄罡魔体形成破坏便又莫明其妙的消失不见,留下玄罡天魔一个人在这里努力的收束心神控制紊乱的魔气。

    好不容易重新将魔气导入正规的玄罡天魔从地上爬起来,不顾上擦拭脸上的血迹,仔细内视了一下体内,心中一激动,没忍住又吐了一口心血。魔丹损毁,身上的魔功被天雷削去了七八层,玄罡魔体现在连一般人的身体都不如,比起数十年前,现在的伤势更加严重,唯一幸运的就是他还有一杆天魔幡。只要能够借助天魔幡的威力,再收取一些生魂,虽然不能结成魔丹,但是一身魔功还是能够在一年之内恢复过来。

    已经不是第一次品尝那道天雷滋味的玄罡天魔自然很清楚是谁下的手,面目狰狞的朝陈家冲方向大吼道:“又是你,九流闲人!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

    此刻徐长青已经收回了目光,自然听不到玄罡天魔充满怨气的吼叫声,但是他也可以猜测到现在玄罡天魔的状况,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自言自语道:“我拼了一身的金丹真元和三十六代先人的道力引发天雷,废了你玄罡天魔的魔丹和一身魔功,这笔买卖值得值得!”

    说着,他忍不住仰头大笑了起来。这时在义庄院内的肖恩闻声跑出义庄,见到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的徐长青,极为震惊,连忙上前搀扶,关切的问道:“徐先生,你这是怎么了?”

    肖恩独特的汉话发音,令到徐长青猛然清醒了过来,笑容立刻收敛,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茫然。他内视了一下体内,忽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一身金丹真元尽数消失,只有上中下三丹田还有一些残存了一点金液真元,在慢慢的逆向转化成金丹真元重新进行周天运转。由于外力加持,周身三十六大穴受伤严重,从而也令到原本打开的大周天经脉开始有些萎缩的迹象。

    这样重的伤势绝非短时间能够修复得了的,徐长青只能先放弃恢复真元道力,将残余的金液真元调动到周身三十六处大穴,将其护养起来,以免刚刚打开的大周天又退化回去。幸运的是袖里乾坤世界有定天混元珠支撑,丝毫没有收到真元消失的影响,否则徐长青可能又要吐血了,因为在袖里乾坤世界里有他八成的法器、宝物以及施法物品在里面。

    “该死的气运!一天之内让我受了三次伤,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徐长青眉头紧锁,心知这定然又是气运衰竭引起的心智迷乱,否则以他平时的为人绝对不会做出这等无智冲动的事情,而且还是那种损伤自己造福他人的大好事。他心想如果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死在这衰竭的气运手上,唯一的办法只能学那些名门正宗的高人们关闭山门暂时遁世,等气运恢复过来后,再行出世。

    “扶我坐下!”心中已经有了主意的徐长青用心识驱动定天混元珠,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两枚疗伤用的会元丹,服食下去后,在肖恩的搀扶下原地坐下,闭目调息酝化药力。

    过了没多久,徐长青长吐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睛,脸色也不再显得那样苍白。这时候站在他身旁的不单单只有肖恩,在义庄内的另外两人也闻声走了出来,围在他身边,关切的看着他。

    “些许小事,竟然劳烦二位挂念,实在是长青的罪过。”徐长青站起来,朝两人抱拳施礼道。

    “徐先生客气了!是我等暂居贵府有所叨扰才是!”两人也点头回礼,接着关切的问道:“先生,伤势如何?”

    徐长青没有在多说什么,领着几人回到义庄,然后将侧屋收拾了一下,铺上床,以舟车劳顿为由,让两人先行休息,自己则带着肖恩来到了正堂屋中。

    “肖恩先生,请坐!”徐长青坐下后,指了指屋内的椅子,示意肖恩坐下后,神色肃然的说道:“不知道,肖恩先生可有兴趣拜我为师,学习中华道法?”

    突然听到徐长青要收他为土,肖恩整个人都愣住了,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自从他见识了徐长青的道法之后,便对其为之痴迷,就如同他痴迷中华文化一般。当他还在牛津读书的时候,身边所有人都认为中华大地是一块蛮夷之地的时候,他却认为那里的文化远远超出常人想象,并且愿意花一生时间去了解它。现在中华文化中最为深奥的一面,即将展现在他的面前,又怎么能让他不激动。

    “肖恩先生,肖恩先生!”见到肖恩脸上的表情变化多端,徐长青知道他一定是惊喜过度,连忙伸手拍打了几下他的肩膀。

    肖恩很快就清醒过来,看了看徐长青,立刻想起了徐长青的话,噌的一下站起来,就准备向他磕头拜师,而徐长青却伸手制止,将其扶起来,说道:“你先别忙着拜师,听我把话说完再决定是否拜师?”

    “师父,请说。”肖恩已经下定决心,干脆改口道。

    徐长青也不制止他,让其坐下,说道:“本来遵照我中华道统的规矩,是不能够将道法传于外族,但是我是属于正统之外的下九流,不必遵守这个规距,而且教授你的东西也不会是什么太过高深的道法功诀,这一点希望你能明白。”

    “明白,明白!”肖恩用力点点头,说道:“弟子以前就听靖国提起过,中原有门派的规矩,很多东西都不能私自传授,所以师父只需要教弟子能够学的东西,弟子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能有如此心态最好不过了!”徐长青赞许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另外我之所以会突然要收你为徒,完全是出于私心考虑,因为我想要让你帮我办一件事情,但是又不想欠下人情,沾染因果,所以才会决定先收你为徒。等你帮我办好事情以后,自然两不相欠,无因无果。”

    肖恩想了想问道:“那是不是弟子没有把事情办好就会欠下师父的因果呢?”

    “不错!”此刻徐长青觉得收肖恩为记名弟子,还算不错,至少他有慧根和悟性,直言说道:“任何东西既然想要得到,就必然会先失去一些东西,这是天道定则。”

    肖恩又沉思了片刻,才用力的点头道:“虽然会欠师父的因果,但是弟子还是想要学习道法。”

    如若肖恩毫不犹豫的点头,徐长青或许只会教他一些旁门幻术,但是见到肖恩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依然还是那么坚定的拜师,便决定教他一点跟道法沾得上边的东西。

    徐长青指了指旁边的茶壶,说道:“现在你给我倒杯拜师茶吧!”

    肖恩愣了愣,说道:“拜师不是要三跪九叩,给祖师上香吗?怎么只是一杯茶这么简单啊?”

    “你这洋弟子倒是懂得蛮多的。”徐长青笑了笑,说道“你不过是我的一个记名弟子,算不得九流闲人一脉,其他俗礼没有必要,一杯茶足以!”

    “喔!”肖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转身倒了一杯茶,双手托着茶杯,跪在徐长青面前,恭敬的高举过头顶,说道:“师父在上,请喝茶!”

    徐长青借过茶杯,意思似的喝了一口,然后说道:“喝了你的茶,你就是我徐长青的记名弟子了,但你不需要遵守我九流闲人一脉的门规,只需要紧记一条,不许运用道法逆天造孽,否则即便老天不收拾你,我也一样会去找你,你可明白?”

    “弟子明白!”肖恩神色严肃的点了点头,说道:“弟子绝不会用道法做坏事的!”

    “嗯!”徐长青不置可否,扶他起来,说道:“你且回去休息一晚,等明日再来义庄,我传授你道法基础。”

    “是,师父!”肖恩虽然恨不得立刻就学习道法,但是想到徐长青身上有伤,便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当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转头,问道:“对了!师父,你要我做的事还没告诉我呢?”

    徐长青故作高深,挥手道:“不要多问,该让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