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二十九章 中华孙黄

    第二十九章 中华孙黄

    肖恩离开后,徐长青便回到正堂里屋,盘膝坐下,安神定息,一点点的将金液真元逆转为金丹真元,修复周身经脉以及三十六大穴。现在徐长青体内真元修为可以说是全部消失,但是境界依然还在,这种体玄空、灵一点的状态,反而符合破后而立的机缘,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有外力协助徐长青运转周天的话,或许他的金丹大法会有所突破也不一定。然而现在徐长青专注的是修养经脉大穴,即便能够积累一点金丹真元,也会在明日用来给肖恩加持法力,以及过几日启动封山大阵用的,根本没有那种心思去突破什么修为,毕竟现在气运衰竭给他的威胁远不是提升修为可以解决的。

    此刻对于自己体内的状态,徐长青又算计了一番,结果非但没有半点悲观,反而让他多出了一分欣喜。其实对于徐长青来说,此刻真元尽去反而有利于他明日辰时出阳一刻,修炼石家神打,体内越是空荡荡的,所借来的神灵真力便越是容易融入身体里面,可以免去他对真元和神力是否会有所冲突的担心。

    徐长青从入定中醒来时已经是傍晚,身体三十六处大穴已经修复得差不多了,只是一身金丹真元想要恢复过来,只怕需要一年方才能够完全恢复。这还是在他的经脉经过两种灵气锤炼过之后的结果,要是放在以前,想要完全恢复过来,没有五六年是不可能的。现在徐长青并不着急,体内仅存的一点金丹真元已经足够他做大部分要做的事情了,等过几日封山之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恢复。

    对于玄罡天魔,他丝毫不担心,因为天雷已经将他重伤,和自己一样没有个一年半载绝对不可能恢复。若是玄罡天魔敢跑到江南来,胡月娘那些个下九流势力的联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杀死他的好机会。毕竟杀死玄罡天魔不单单只是报仇,还关系到个个下九流势力在旁门左道中的地位,相信这一点不会只有胡月娘那些人清楚,玄罡天魔也很清楚。他现在唯一能作的就是安静的待在京城养伤,然后派他的那些手下们过来惹事,只要不是和他同样级别的大魔头,就凭灵威双魔那样的人,下九流的旁门势力足以应付。

    徐长青在出定之后,并没有马上起身,而是取出那本抢来的龙象般若功,仔细的看了看。他对一个世俗功夫的高手竟然能够单凭内息便将道门法器给震出来一事,感到非常奇怪,在他的记忆里只有石家神打那类巫道合一的法诀才能做到。

    在他将整本龙象般若功秘笈看完之后,他才发觉以前实在小看了这些世俗武学了。在龙象般若功的修炼过程中有一部分也同石家神打一般需要要借助神灵真力,虽然它无法如同石家神打那样请来所有的神灵真力,加持全身,但是它却有一门法诀能够抽出一小部分神灵真力融入自身血脉之中,最终成就神灵一般的金刚不坏之身。虽然石家神打也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那要等到第二品境界,身体已经完全能够承受神灵真力以后,才能利用神灵真力粹炼自身,而龙象般若功却能够在一开始便用神灵真力炼化自身。

    这对徐长青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在修炼石家神打的同时利用龙象般若功的法诀用神灵真力粹炼自身,这样一来可以大大的缩短修炼到神打第二品的时间。

    就当徐长青准备再次进入道心境界,将龙象般若功和石家神打融会在一起的时候,在正堂外忽然有人叫道:“徐先生,陈家已经把饭菜都送上来了,我等是否有幸和先生这等奇人供饮一番?”

    徐长青想了想,将秘笈收入袖里乾坤中,起身拍拍下摆的灰尘,走了出去。只见在院子的石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一些素淡的小菜,还有两壶小酒,两位义庄的客人皆身穿一件洗好的灰色长褂,坐在石凳上,交谈着什么。见到徐长青从正屋走出来,立刻站起来,迎上去,行礼道:“今日多谢徐先生出手相救,一直都还未有机会道谢,实在失礼之极,请受我二人一拜,当做谢礼!”

    两人刚想弯腰行礼,便立刻被徐长青给伸手托了起来,他可不敢让这两位拜自己,那可是要折寿的,于是笑着说道:“二位不必如此多礼,我等有幸聚在此地也是一种缘分,若是太过拘礼,那反而有些生分了。”

    “不错!不错!”左侧那名圆脸汉子拍了怕身旁之人的肩膀,说道:“逸仙,你看我说得对吧!人家可是当世奇人,不会稀罕这些俗礼,与其拜谢,倒还不如敬杯酒来得实在。”

    “徐先生不拘礼节,是徐先生的高风亮节!可我们该行的礼,还是要行的。”左侧那名瘦削的中年文人皱了皱眉头,说道:“杞园,你就是这点不拘小节不好,否则也不会在日本得罪那么多人。”

    “好了!你有礼,我没礼好吧!”圆脸汉子似乎有点烦中年文人的说教,不愿在这个话题上与其纠缠,转身坐回到石凳子上,将碗筷酒杯摆好。

    “让徐先生见笑了!”中年文人歉意的笑了笑,说道。

    徐长青淡然一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这反倒点醒了我!”见到中年文人一脸不解的样子,笑着解释道:“早就听闻孙黄、孙黄,我一直以为孙先生和黄先生乃是君臣将佐,意识相同,合作无间,没想到二位竟然会因为一些小事而起分歧,这倒是印证了我之前对二位命格的推演。”

    孙先生和黄先生二人面面相觑,虽然他们也都知道自己两人有不少的分歧和吵闹,但是被人这么当面指出来,到还是第一次,所以都有点尴尬。对于徐长青所说的两人命格推演之类的事情,两人也表现得截然相反。孙先生见识过不少的隐世奇人,命理气脉之术他也有所了解,其中的奥妙虽然不懂但也略微相信,而黄先生则全然不信这些东西,认为那不过是些江湖术士的骗人把戏,即便他白天见识了徐长青的手段,也只是认为那不过是些高明的障眼法。

    孙先生和徐长青一同坐下,然后亲自为其满上一杯酒,说道:“没想到徐先生这样的世外之人竟然认识我和杞园,实在让我等惊讶。”

    黄先生个性略显爽直,看着徐长青说道:“听徐先生话中语气,好像很久以前就关注我等二人,可是据我所知,陈翁开始支持我等的革命事业,只是前不久的事情,先生这话实在有点自相矛盾。”

    “真正矛盾的是黄先生,你为何要把陈翁和我看成一体呢?要知道很多时候,陈翁是陈翁,我是我!”徐长青笑了笑,端起酒杯饮下后,说道:“其实真正从外人口中听到二位是前不久和秋瑾女士的一次谈话,她视二位为真正的救国之士,赞誉有加。”

    “鉴湖女侠?”听到秋瑾之名,孙黄二人都肃然起敬,并且不约而同的叹息道:“可叹我中华大地又少了一位奇女子啊!”

    听到对方异口同声,孙黄二人相互看了看,忍不住苦笑了一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刚才的不愉快也随之消散。

    徐长青也将杯子满上,然后神色肃然的将酒倒在地上,以敬九泉之下的巾帼,然后接着说道:“其实最早关注孙先生的人是家师,当年孙先生向李鸿章进万言书的时候,家师便注意到了孙先生,并且在临死之事,让我继续关注孙先生的事迹。至于黄先生则是在四年前,先生组织拒俄义勇队时,我才注意到先生的。后来听到秋瑾女士谈起了二位,并且知道二位在国外所作的一些事情,所以便私自为二位批了一次命,推演二位气运,不知二位可愿意一听。”

    “愿闻其详!”孙先生一脸很感兴趣的样子,而黄先生虽然不信这些东西,但还是愿意听听。

    “恕我直言,二位气脉相辅相成,能够聚首一起,乃是天定,具我推演,中华气脉的转折变数将在二位身上。”徐长青沉声说道:“虽然二位乃是天定合作之人,但是二位的命格却水火不容。孙先生命格属水,一生注定飘泊不定,若是上陆止步,便会被土所克,不但会有性命之忧,还会波及身边之人。至于黄先生命格属火,一生雷厉风行,火烧四野,烧尽一切陈腐旧事,所谓大火燎原这便是黄先生的命格,但是火势虽大,烧的却是黄先生的命,如果无可烧之物的话,便是黄先生的命终之时!”

    徐长青的的话音落下,院子里变得静悄悄的,孙黄二人都不禁低下了头,在思考徐长青的话,似乎觉得他的话有些道理,但是又觉得太过玄秘,脑海中只有一点模模糊糊的想法,可就是不能让它更加清晰。

    “那么先生认为我们应该如何行事,方能成功呢?”这时对命理截然不信的黄先生反而先行开口问道。

    徐长青脸上略感惊讶,但很快就便一脸恍然,心知黄先生应该已经明白了自己的话中意思,心中或许也早有和他话中意思相类似的打算和想法,只不过一直不好开口,是想要借用自己的嘴,来劝服孙先生罢了。于是徐长青继续说道:“两位命格既然是水火相克的格局,强行聚首,自然也会纷争不断,争执不休。倒不如暂时分开,一个在内陆行燎原大火,一个在四海做接引之灯,一为长矛一为盾,相互扶持,行己擅长之事,自然就没有了纷争,所行之事自然也就会顺畅无比。”

    “徐先生说得有些道理,的确能够解决我们现在的分歧,”孙先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黄先生,想了一会儿,说道:“看来我和杞园这两天要商量一下具体实行的办法。”跟着又觉得不该在徐长青面前谈论太多,立刻转移话题道:“不知道徐先生是否认识丐门奇人任三脚?当年我在美国的时候,曾听任前辈提起过先生,他对先生的一身奇术赞不绝口,曾经让我回国有难的时候,来这里请教先生,便可逢凶化吉。今日看来,任前辈所言不差,徐先生一番话点开了困扰我们的多日之事。”

    “任三脚?那个瘸子还活着,”听到任三脚的名字,徐长青脸色骤然阴沉,也不顾面前的两位客人,没好气的说道:“这个王八蛋跑到我这里避难疗伤还不算,临走之前更偷走了我三个装了尸气的碧玉葫芦,还打翻了我一炉珍贵无比的丹药,最好别让我找到他,找到了他,我要让他尝尝什么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着,徐长青手上的酒杯被他不由自主发出的真元碾得粉碎。孙先生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竟然会让徐长青这么生气,脸色变得有些尴尬,想要又转移话题,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坐在旁边的黄先生,见到酒杯在徐长青手中化成了粉末,眼睛不禁一亮,心中逐渐觉得他是个有些本事的人。

    周围的气氛又变得寂静起来,只有几个人不停的举杯饮酒,过了好一会儿,孙先生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气氛,开口问道:“徐先生既然是陈翁的亲信和得力助手,不知可否告知我等,陈翁这次与我们革命军合作是否真心?”

    “真心?”徐长青目光淡然的看着孙先生,说道:“如果孙先生认为为国为民是真心的话,我想陈翁没有那么伟大,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生意人,绝对是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如果孙先生所谓的真心是推翻满清的话,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陈翁绝对是最想推翻满清的,而且比你们都要想。”

    “不知先生可知道陈翁将会如何助我等革命成事呢?”黄先生要比孙中山务实很多,直接问道。

    “放心!陈翁既然已经决定帮助革命军,他就不会中途退出,至于如何帮助你们,他自有主意,我不好在这里明说。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的话,最好直接去上海当面问他。”徐长青很喜欢黄先生这种直接的性格,笑了笑,暗中点拨了一下,然后起身朝两人抱了抱拳,道:“二位这两天就在这里安心住下,修养两天,我会安排人送二位离开。虽然我没有什么好玩的,但是风景还算不错,可千万不要进到桃树林里面去,否则迷了路就不好找了。”

    说完,徐长青不再陪二人说话,转身走回到了屋内,盘腿坐下,将心神进入道心境界,进行龙象般若功法诀和石家神打的融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