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 所托之事

    第三十一章 所托之事

    徐长青在接下来的几天,没有再下过桃花山,肖恩也一直在桃花山上受徐长青的折磨。虽然如此,但肖恩对徐长青却感激万分,因为徐长青为他打开了一扇充满神秘力量的大门,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上每一分的变化。

    同陈震山一样,徐长青除了传授肖恩一些道法以外,另外还教了他一些拳脚。虽然这些拳脚都不过是普通的铁线拳和十八路弹腿,但是对于肖恩一个西洋人来说,却极为的珍惜。肖恩的资质虽然比不上徐长青自己先天道骨,但是比起普通人却好很多,才一天时间便已经熟练的掌握了阳火引符之法,能够将铁线拳打得似模像样,如果再运用徐长青传给他的金丹真元的话,也算是个二流的高手。此外或许他有着绘画天赋,只是一天就已经学会了画聚灵符、定神符、隐身符和小雷符等四种徐长青准备传授给他的符法。

    肖恩这两天辰午戌子四个时辰分别扎一次龙须针,接受徐长青一次传功,每次都需要拼尽全力才能将龙须针逼出来,只不过随着次数的增多,逼出来的时间也在减少,最后一次扎针只用了不到十分钟便逼出来了。徐长青用这种霸道手段,硬是将人元丹法的百日筑基在三天内完成,肖恩此后也可以自己运转周天,提升修为。此刻以肖恩的功力,最多画十张小雷符,虽然这种雷符比起五雷符的威力相差甚大,但是对于肖恩这样的初学者来说,却显得莫名的兴奋。当看到自己的符纸燃烧后,引来一道雷电打在地上的情景,他便像个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

    徐长青用三天时间完成了对肖恩的授艺,同时这三天他也和纸人张配合着将围在陈家冲外的清廷官兵耍弄得团团转。徐长青的傀儡术得自纸人张,而且青出于蓝更胜于蓝,他和纸人张一个在桃花山义庄,一个在山城纸扎铺,控制着十几个孙黄二人的傀儡纸人,乘坐着车行的马车,将官兵引得四处搜查,疲于奔命。短短的三天时间,张人骏自认为完美无缺的天罗地网便已经被两个人和三十辆马车全部拖垮,属于陈家旁系外枝的韶关总兵趁机借口官军扰民,收回陈家冲各处要道的防务。

    “孙先生、黄先生,今日一别,不知是否还有相见之日,二位请多保重!”徐长青亲自将孙黄二人分别送上马车,道。

    “徐先生,也多保重,后会有期!”孙黄二人站在马车上朝徐长青抱拳说道。

    这三天,孙黄二人已经商量好了自己今后行事的方法,孙先生决定从香港搭船,前往国外,继续寻找留学国外的开明志士,吸引国外的资金支持中华革命,而黄先生则留在国内,他准备前往钦州,联系那里的革命义士再组织一次起义。对于孙黄二人选择的道路,徐长青一点也不感到奇怪,这也正是他想要两人选择的道路,在两人离开之前,他分别把自己以前画的一些刀兵符、护命符等符纸交给两人,留作为难之时保命用的,这也算是对中华革命事业的一点帮助。

    孙黄二人走后,义庄显得空当了很多,也恢复到了徐长青习惯的清静。在这几天除了那天晚上聊起过与中华革命有关的事情以外,其余的几天三人只谈风月,不谈国事,孙黄二人似乎也把这里当做了一个桃源修养之地,暂时忘却了俗事的纷争。这三天,他们两人说得最多的就是在国外遇到的一些趣事和趣闻,同时也稍微顺带的说了一点国外的风土人情。

    徐长青自己会的英、法、西班牙三种语言全部都是从他师父身上学来的,有时候会陪陈德尚去见一些洋人,语言方面他无可挑剔。只不过由于不懂得洋人的一些习俗,所以总会在最关键的时候闹出一点点小笑话,弄得他尴尬异常,后来干脆不再陪同陈德尚去会见洋人。这些天从孙黄二人口中听到了不少的外国人习俗,让徐长青受益良多,至少他明白了西洋餐点刀叉的摆法和使用,也不会闹出拿餐前的洗手水当成漱口水这样的笑话了。

    徐长青正坐在院子的石凳上,回忆着这几天和孙黄二人聊天的情景,想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陷入了天地劫数之中,不禁感叹命运的可怕,明明想逃却始终无法逃脱。

    这时,一身正装的肖恩从义庄外走了进来,行到许长青面前,恭敬的说道:“师父,我来跟你道别了!”

    “不必这么拘束,我们平常的时候,还是以平辈论交好了!”徐长青笑了笑,指着身旁的凳子让他坐下,说道:“你准备离开了?”

    “是的,师父!”虽然徐长青说平辈论交,但是肖恩依然严格按照了中华古礼,对徐长青报以尊敬的态度,说道:“几天前就已经受到广州总理事馆的信件,催我立刻前往上海办完事,就回英国,好像是清廷给总领事施压造成的。”

    “也好!中华现在时局太乱了,你一个外国人不应该太过牵扯进来。”徐长青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你还记得,几天前我跟你说要你办一件事情吗?”

    肖恩点头道:“记得,当时我问什么事,师父说该知道的时候,会让我知道。”

    徐长青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两张画得非常精细完美且装上镜框的西洋油画,递给肖恩。肖恩接过一看,其中一张是一个金发碧眼、脸上有伤的西洋人站在一间极为古朴的中华传统建筑中,画中之人的神态表情都画得惟妙惟肖,另外一张则是一块观赏石模样的青色玉石,玉石表面的纹理都细细的描绘出来了。

    肖恩本身就是喜欢绘画,也收藏了一些名家画座,对于这两幅画,他只能用惊叹来形容,连忙抬头询问:“师父,这两张油画是谁画的呀?这绝对堪称杰作。”

    “画是我画的,不过我不是要你注意画本身,而是注意画里面的东西。”能够得到一个西洋鉴赏家赞叹自己的画座,徐长青也略微得意了一下,然后恢复严肃的表情,说道:“我知道你认识一些当年侵入我国的八国联军士兵……”

    “师父,我认识是认识,但关系只是一般,而且我从始至终都极力反对以武力对待东方事物,应该和平对话。”听到徐长青的画,肖恩立刻为自己撇情道。

    “我不管你认识也好,关系一般也好,这些都不是重点,虽然八国联军辱我中华,但是其中更多的是我们自己的原因,如果我们不自相残杀的话,又岂会给他人以机会。”徐长青长叹了一声,跟着回到话题上说道:“我这次要你办的事,就是回到欧洲以后,帮我寻找画上面的那个人或者那块玉石,无论你找到了哪一样东西,我都算你帮我完成了事情。”

    肖恩又仔细的看了看画座,说道:“师父,要找的这人也是八国联军士兵?”

    徐长青点点头,说道。“不错,他是当年第一批进入颐和园的士兵,那块玉石是他从颐和园抢走的东西,而这块玉石对我很重要。”

    “第一批吗?这样应该好找一些。”肖恩将画座小心收好后,说道:“我一定会尽快找到这人或者这块玉石的,到时我会写信给给陈翁,让他通知您。”

    徐长青摇了摇头,取出一张黄符,交给肖恩,说道:“这件事情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你找到那人后,就把这张黄符烧了,到时我会去找你的。”

    “是,师父!”肖恩接过黄符,小心翼翼的贴身放好。

    “虽然只是传授了你三天道法,但是你的人元丹法已经小有成就,一些普通的道法也可以学习。”说着徐长青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一本油墨未干的书和一把桃木剑,交给肖恩,说道:“这本书是我这两天所写的,里面有全套人元丹法以及修炼过程中会遇到的一些难处,另外还有一些道家旁门的小法术,你回国之后可以继续研习。这把桃木剑是用百年桃木心制作而成,本身就具有镇鬼驱邪的作用,你是用道法的时候有它相助会事半功倍。”

    “师父。”肖恩接过书和桃木剑非常感动,跪在地上又给徐长青磕了三个响头。

    “好了!不要这样婆婆妈妈的。”徐长青受了他这三头之礼,将其扶起来,说道:“回国路途遥远,一切小心。”

    说完,徐长青便亲自将他送到桃花山下,送上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马车。

    回到义庄后,不知何时纸人张已经坐在了院子里面,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容颜枯萎干瘦的白发老人。

    徐长青见到他们以后,快步上前,没有理会纸人张,而是朝那名老人拱手行礼道:“让雄老在这里久等,是在是长青的罪过,还望雄老恕罪!”

    “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喜欢这套虚礼了?”老人笑了笑,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刚才那是你的记名弟子吧!嗯,很不错的一个西洋小子,比震山那小子要强多了!”

    “多谢,雄老夸奖!”徐长青略微得意了一下,说道:“不知山城内的事情雄老是否已经妥善安排好了?”

    “唉!”老人叹了口气,说道:“这还要多谢你给我送信,否则陈凡那个小混蛋指不定闹出什么事端来,把整个陈家冲毁了也不一定。现在聚集的团练除了一些主要战力以外,其他人都已经解散回家了。城里的人心虽然已经平静下来,但是影响却还没有消退,有不少的行商情愿走韶关也不愿意走这边,都是那个混小子鼓动闹事造成的。我已经派人把他押到上海去了,让他老子严惩一下,免得让他继续在这里闹腾。”

    这名老人也就是徐长青在陈家冲少数两个对付不了的人之一,他是陈德尚的族伯,名叫陈雄,本来应该由他来继承陈家产业,但是他沉醉道学,不愿继承家主位置,将其让给了陈德尚的父亲。后来经过上上一代的义庄主人的介绍,拜了衡山楼观道铁衣道人为师,学了正宗的道门绝学,一身修为高深至极,而且他那一手掌心雷绝活,在南方旁门修行界少有对手。

    虽然老人在陈家辈份很高,但是却很少出来主持陈家家务,只有在一切祭奠上才会露一下面,这回如果不是陈凡闹得太厉害了,徐长青也不会把老人找出来,主持陈家冲的大局。

    对于老人对陈凡的咒骂,徐长青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转头看向纸人张,笑道:“张老头,你欠我的人情已经还了,怎么还不走呀?”

    “我走不走还轮不到你来说!现在雄老出来主事,陈家冲多多少少也能安静一会儿,我又何必那么辛苦再去另外寻找安身之地呢?”纸人张满怀怨恨的瞪了徐长青一眼,这次他可亏大了,几十个傀儡人所用去的材料花了他大把的钱,因为是还徐长青的人情,所以也不可能去向陈家讨要,所以他现在憋着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泄。

    “这笔钱还是我们陈家来出吧!”老人也很清楚纸人张的心思,也笑了笑,抬手阻止纸人张的推托,转头朝徐长青说道:“你的情况我已经听张小子说了,封山养伤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不过你准备封山多长时间呢?”

    “大概一年左右!也可能会延长一点时间。”徐长青不太肯定的回答,然后从怀里取出几个信封,交给老人,说道:“这几个信封里面有我要交代的一些事情,麻烦雄老将它交给陈翁,另外如果玄罡天魔真的派人来闹事的话,雄老可以通知在苏州的下九流旁门联盟的总坛,他们跟玄罡天魔可是死对头,一定会出手相助的。”

    “这个我也听说过一点,如有必要,我会去找他们的。”老人从怀里取出一瓶丹药,放在石桌上说道:“这瓶丹药是我这些年精心炼制的养气丹,虽然算不上什么极品丹药,但是对于你现在的情况还是有些帮助的。”

    徐长青也不客气拿过丹药放入怀中,而后他又跟老人和纸人张说了一些关于天下气运的事情,让他们密切关注北方的动静,最后天色渐暗才送他们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