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 大道封山

    第三十二章 大道封山

    封山隐遁这在修行界那是头等大事,那些仙佛正宗们全都会通告天下,然后大肆铺张摆下法会,祭告天下,以求天地神明能够在封山之后依旧能够保佑他们的外道弟子平顺安稳。即便是旁门左道的如湘西钟家,封山隐遁也是要组织族里面的人大开三天三夜的法会,方可由家族族长开启封山灵宝。

    徐长青九流闲人一脉在这一方面也不能免俗,所有人全都离开后,徐长青将法咒竹帘放下,来到放大道图的屋子内,盘膝坐下,五心朝天,念诵道家根本《道德经》,每念诵一遍,就朝大道图行三跪九叩大礼,一直需要祭拜三天,方可开启封山灵宝。

    这种祭拜大礼对于徐长青来说是并没有什么困难,反而在这种动静结合的祭拜中,他的金丹真元恢复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不过三天时间便已经恢复到之前全盛时期的一成功力,刚刚好够他支撑封山法器。

    第三天后,徐长青磕完最后一个头,虽然身上有点狼狈,满是灰尘,但精神却非常好。他站起来从墙上取下那张大道图,走出屋外,天上乌云遮盖,下了点小雨,地面有点潮湿,实在不是一个封山的好日子。

    只见徐长青双手默默运起金丹真元注入大道图中,而这大道图上的道字立刻散发出一层带有繁星点点的紫色光芒。当所有真元全部注入大道图之后,他用力将其向上一抛,口中大声喊道:“大道封山,斩断俗缘,开!”

    大道图随着上抛之力,飞腾而上,并且像是见风长一般,越来越大,逐渐大到将整个桃花山囊括其中,跟着又慢慢沉下,覆盖在桃花山表面,融入桃花山山体之中,而那个道字却在图中越来越小,最终化为一团紫光冲向徐长青的心神,烙印在心识之上。

    此刻徐长青感觉自己已经成了桃花山的一部分,并且可以感受到大道图覆盖的桃花山每一寸土地,每一棵树木。同时一系列控制大道图的法印,一股脑的从心识上那个紫色的道字涌入他的神识脑海里,令其一瞬间便非常熟悉了这些法印,仿佛他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了似的。

    这张大道图就是义庄内仅有的三件灵宝中最神秘也最强大的一件灵宝,这是第一代九流闲人当盗墓贼的时候,从汉淮南王刘安的伪墓中挖出来的。虽然当时就认定这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可一直都没有能够研究出一些什么实质的东西,所以就当做了一般的祭物供了起来。直到第一代义庄主人得天地灵物结成金丹,孕育元神之后,这才发现这张大道图其实被人用古禁法给封住了。于是乎他强行运用自己的莫大法力解除禁法,将大道图的威力完全大开。

    当时大道图发挥所有威力是什么情景,第一代义庄主人并没有说,只是在后来的一本手记中提到,上古灵宝果然神妙等几句话。由于第一代义庄主人得到了大道图内的法印,顿悟得道,便要飞升,后来是在大道图的帮助下,压下修为,才拖了数年之久,将俗事处理好了以后,才飞升离开。

    虽然历代义庄主人也都开启过大道图,得到了那些法印,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从里面领悟到什么,就连大道图也只是摸索出了一个与封山有关的法印。不过即便是大道图这个封山的能力,也是强悍之极,当年若非在石家门人将义庄全部毁掉之前,开启大道图封山能力,将石家门人挡在了桃花山下,或许现在义庄一脉已经早就消失了。就连石家门人那二品神打的强悍能力,也无法抵挡大道图的威力,可见如果将大道图的能力全部打开的话,那是何等的强大。

    只可惜那个第一代义庄主人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明明有着这么一件强大到堪称神器的灵宝,并且知道如何配合法印能够发挥出大道图的全部威力,可直到飞升也没有留下一句关于如何使用法印控制大道图的方法。面对这上百个没有任何说明的法印,历代义庄主人都头痛不已,看着自己做拥金山却丝毫没有办法拿到手,这种感觉实在是一种极大的折磨。

    徐长青默默的将法印反复记住,然后按照门中典籍中的方法,手结法印,将自己最后一缕金丹真元打在地上,同时沉声喝道:“雾起,封山!”

    随着金丹真元融入覆盖在桃花山表面的大道图,只见从天空落下的小雨和地面的积水,似乎全都被一股感觉不到热量的高温给蒸发了一般,全部化为雾气将整个桃花山团团笼罩在其中。同时在雾气的最外边也似乎有着一层透明罩子,将雾气挡在了桃花山内,让其无法散发出去,逐而雾气越来越浓,最终整个桃花山都消失不见,从外面只能看见白茫茫的雾云。

    桃花山封山所引起的异象太过惊世骇俗,以至于第二天便有人认为这是桃花山的山神显灵,纷纷拿出家中的香炉在桃花山前祭拜。一些人试图进入桃花山,但是都被挡在了外面,那滚滚翻腾的雾气就像是化成了一堆厚厚的棉花似的让你陷进去又使不上力气,最终被一股柔力推了回去。陈雄和纸人张都没有出面解释这一切,他们也曾在封山的那一晚试过义庄主人一脉封山灵宝的威力,都为之惊叹。为了给这一异象找个合理的说法,陈雄干脆在桃花山前建了一个规模颇大的桃花山神庙,让闻讯而来的百姓有个祭拜的地方。

    远在上海的陈德尚在得知徐长青封山隐遁之后,大惊失色,参加完陈涛和谢翎的婚礼便匆匆赶回了陈家冲。从陈雄手中接过了徐长青的信件后,他仔细的看了两三遍,特别是看到信中提及潜龙穴灵气走漏,陈家和义庄在这一年都会有气运衰竭之危时,脸色变得异常苍白。所幸后面徐长青非常详细的写了应对的办法,虽然有点匪夷所思,有点冒险,但是出于对义庄主人一脉的信任陈德尚还是决定按照信上面的办法照做。

    陈德尚在陈家冲呆了两天就返回了上海,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纸人张。从陈雄的口中他得知在自己地方上竟然也有这么一位精通阁皂道法的奇人,虽然纸人张并不擅长批命观运,但是毕竟身居奇门道法,在徐长青封山这段时间里,有这样一个同样精通道法的奇人在身边,总是会让人心安一点。于是他许以重金极力邀请纸人张成为他的师爷幕僚,而纸人张本身也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加上陈雄又请了几个楼观道外门道法高手来陈家冲坐镇,这里不太需要他,便点头答应了陈德尚的要求。

    陈德尚回到上海以后,便立刻遵照徐长青的指示,派人把陈凡送到了正在海外召集革命志士的孙先生身边,然后将大女儿陈晖蓝从日本召回来,主持香港以及陈家两广的产业事物,并且指示她暗中支持革命党的活动。之后,他把四子陈章平调到天津,专门和驻扎天津的北洋军系人马打交道,同时和袁世凯达成协议,帮助袁世凯重新掌权。

    对于老五陈涛,陈德尚依旧按照原定计划将其派往美国纽约,不过投资却比预先的要大很多,除了底特律和芝加哥有七个工业厂房以外,在纽约还有两家金融投资公司和一家报社。这样大规模的投资自然不能让陈涛和谢翎这两个才初出茅庐的小辈完全接管,跟他们夫妇一起去纽约的有陈谢两家熟悉国外事物和法律的族内人员,而且在欧洲的陈靖国也会派遣一些人员去美国协助陈涛。如此一来,陈家主要的投资一分为四,分别是上海、香港、纽约和伦敦,形成了一个覆盖全球的商业家族网络。

    此外徐长青还有一封信,要交给了陈震山,由于陈德尚不想见自己这个有辱家门的儿子,便将信件交给了陈涛,由他转交陈震山。这还是陈涛第一次见自己这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三哥。由于陈涛的命格跟陈家冲的气运有些相冲,一出生就体弱多病,所以被陈德尚在很小的时候就送到了上海生活,一直没有回过陈家冲。长大之后回到陈家冲时,一直在陈家冲当霸王的陈震山却已经离家出走,跑到上海去混码头了,所以两人可以说是从没有见过一面。

    当看到陈震山之后,陈涛才明白为什么家里人都会把陈震山称为一个异类,相比起陈家人的文人外貌和气质,满脸络腮胡子,讲话粗俗无比的陈震山,就像是山上的土匪一般。此外陈震山做事看上去也是大大咧咧的,哪会有当哥哥的见到从未见过一面的弟弟后,也不顾他刚刚新婚,就拉着他去逛窑子。所以弄得陈涛尴尬无比,把信件交给陈震山后,就落荒而逃了。

    陈震山看过徐长青的信件后,便立刻派人找到了当时正在上海活动的同盟会宋教仁,生拉硬拽的加入了同盟会,然后立刻捐献了一批洋枪和黄金给赶到上海的黄先生,并且派出底下一部分亲信追随黄先生左右。一切事情办完之后,他又回到他的码头当他的总瓢把子,就像是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陈震山这个上海滩流氓大亨的异常举动,让同盟会的宋教仁和陈其美觉得莫明其妙,不单单他们觉得莫明其妙,就连同是上海滩流氓头子的黄金荣、张镜湖等人也是一头雾水,但是他们还是在陈震山的影响下,和同盟会的陈其美交好,暗中帮助同盟会做事。

    徐长青之所以会这样做,主要是就是为了分气运。现在陈家的气运将会衰竭一年,徐长青从自己身上就可以感受到气运衰竭的可怕,如果按照平常的作法,陈家肯定无法撑过这一年。既然自己的气运不行,那么就从别人那里分一份气运过来,撑过这段时间再说,这就是徐长青的想法。美国纽约、英国伦敦、香港、上海全都是现在气运最旺的几座大城市,将大部分产业转移到这几个地方,正好可以分一份气运,同时革命党孙先生、北洋新军袁世凯以及上海的同盟会也都是气运极佳的几股势力,加入他们正好借他们的气运渡过这个劫难。虽然事后可能会牵扯到一些权利斗争问题,但是到时候损失些财物脱身便是,总好过全军覆没。

    距离徐长青封山已经过去快半年了,在北方京城的天坛内,玄罡天魔将手下收集到的生魂吞噬入腹,加以炼化,漂浮在他头顶的一团精纯魔气从他的七窍涌入,又从百会涌出,周而复始。这是站在他身旁的还有几个魔道修行者,其中有一个和灵威地魔长相很相似的人,便是灵威双魔中的飞魔巴朗,另外几个也是北方有数的大魔头,唯一一个普通人便是一名身穿钦天监官袍的官员,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眼睛只有眼白没有瞳孔。

    玄罡天魔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将天魔幡收回体内,睁开眼睛,说道:“半年了,一身魔功总算修回来了。”

    “恭喜魔尊,恢复魔功!”几个北方的大魔头全都跪了下来,齐声贺道,而那名普通人则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玄罡天魔将那名普通人的笑容看在眼中没有说什么,转头吩咐属下的魔头们继续收束生魂后,便让他们退下,只留下那名普通人在身边,然后问道:“钦天监大人,为何发笑?”

    “下官是笑那些魔头各个愚蠢之极,明明王爷功力大损,却不敢下手抢夺王爷的天魔幡,反而相互制约,为王爷收束生魂,实在是……”普通人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接着道:“王爷的魔功虽然已经完全恢复,但是以我估计玄罡魔体最多只有五成,而且魔丹被毁实力至少下降一半,以王爷现在的功力若是下到江南遇到那些下九流的人,只怕很难应付。”

    “依照你之间,难道本王就只能干坐着,看着我大清的江山一点点的流失吗?”对于普通人的话,玄罡天魔没有生气,反而沉声问道。

    “王爷难道忘了,我半年前跟你提过的方法吗?”普通人冷冷的看着玄罡天魔道。

    “难道真的要这样做吗?”玄罡天魔脸上露出了稍有的为难之色。

    普通人面带冷笑,说道:“这位老太太享受了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是时候让他们为大清的国运出点力了。现在皇族中不少人都恨她入骨,只要王爷登高一呼,这老太太还不手到擒来。”

    玄罡天魔脸色微微一阴说道:“那么被软禁的那位呢?有必要还要加上他吗?”

    “他虽然被软禁了,但毕竟身怀大清龙气,为了增加效果,必须要用到他!”那人毫不犹豫的说道。

    “容我再想想。”玄罡天魔皱了皱眉头,挥挥手道。

    普通人也没有逼他,抬手行礼后,大步走出了天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