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九龙问鼎

    第三十五章 九龙问鼎

    在那名老道士被逼回来后,屋内所有人全都站了起来,不单单最为了解老道士实力的陈雄,就连云官和李三元也一脸惊骇。对于老道士的详细实力,虽然李三元和云官都不太清楚,但是他们却知道老道士非常强,至少不会比他们的门主或者陈雄弱多少。

    老道士虽然是楼观道的外务弟子,但是单凭他那一身精湛的世俗道家武学,就全然不会比那些修行者差。当初万花楼和三味茶馆争夺陈家冲地盘的时候,李三元和云官就曾大打出手,后来这名老道士来了以后,单凭世俗武学就将两人击退,就连两人一些道法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这才使两人知道陈家冲即便没有了徐长青,依然不是他们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

    “不知屋外是何方高人?既然是客,可否进屋一叙,也好让我陈雄尽点主人之责?”陈雄按照江湖规矩,朝屋外喊话,李三元和云官也退到了陈雄的两旁,都拿出法器,稍有不对便出手杀敌。

    这时从屋外不紧不慢的走进来一个人,只见来人有着一头乱草似的头发和胡须,将大半个脸遮挡住了,一身陈旧的长褂很不合身的套在身上,枯木一般的手留着几寸长的指甲,手中握着一根苦竹棍。另外整个人像是饿了很久似的,脸上身上都干瘦异常,若仔细看还可以清晰的看到浮在表面的青筋和皮肤下肌肉的形状。

    “原来是以武成道的丐门前辈,失敬失敬!”见到这副打扮,李三元和云官很自然的就脱口说道。

    在那人走进来的时候,老道士在陈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陈雄这才知道这人的强悍,光凭肉身力量,便硬是当了自己这个外门师兄的全力两掌,还把他给震退回来,依照这个实力来看,若是动起手来,自己这边绝对套不了好,可能会是两败俱伤。于是自己先那话套住他道:“不知道这位丐门高人,为何深夜来我陈家宅子,如果是有什么困难的话,老夫或许可以帮助一二。”

    “我很像乞丐吗?”来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笑了笑,声音略带沙哑的说道:“看来这身打扮还蛮成功的,就连对我极为熟悉的下九流旁门中人也认不出来。”

    众人愣了愣,对于来人的语调口气,让陈雄和李三元感到非常熟悉,但是他们所认识的人中间又没有一个符合眼前之人的形象和样貌。正当众人猜疑不定的时候,那人自己找了一张椅子坐下,然后从脑后把辫子拿起来,将上面的金铃铛在众人面前摇了摇。

    “徐长青!”陈雄和李三元立刻呆住了,忍不住叫道。

    这是就连曾经和徐长青有过一面之缘的云官也惊呆了,他学尽了女儿模样,拿着自己的法器烟云帕,捂住嘴连连后退了几步,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你怎么……”陈雄刚想要问徐长青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但很快他又愣了一愣,转头朝他师兄看了看,见到他师兄也摇了摇头时,脸色大变,又喜又惊,说道:“长青,你悟道了?”

    楼观道也算是千年道统,在他们门派中有着一项绝技,那就是能够观人功力深浅,任何修行中人,只要是没有修成金丹大道,他们的功力高低都会在精通此项绝技的楼观道门人面前无所遁形。当初徐长青的功力如何,陈雄一眼就能够看穿,但是现在的徐长青就像是蒙上了一层薄纱似的,竟然让他一点也看不透,就连比他更加精通观人绝技的楼观道师兄也一样看不透,那么在他心中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徐长青已经成就了大道金丹,悟道了。

    徐长青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九流闲人一脉想要成就金丹大道必须要用到天地灵物,若是我有了天地灵物,岂会不告诉你们陈家!”说着,他端起身旁的一杯茶,仰头喝了个干净,说道:“我只不过是悟出了一点法门,能够像无相诀一样隐藏实力,所以你们才看不出我的修为深浅。”

    虽然徐长青这样说,但是陈雄总觉得他隐瞒了一些事情,但现在已经不是追究的时候。陈雄也不顾徐长青刚刚出山,便上前急声说道:“现在北方的局势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从去年慈禧和光绪突然辞世……”

    “等一等!雄老你说什么?”徐长青脸色突然一变,站了起来说道:“慈禧和光绪帝死了?”

    “不错!去年十一月就死了!”陈雄没想到徐长青有这么大的反应,说道:“慈禧和光绪帝死后,由醇亲王载沣之子爱兴觉罗·溥仪继位,立年号宣统,现在由载沣掌权当摄政王,袁世凯……”

    陈雄话还没有说完,徐长青就转身冲到了屋外,朝天上看去。由于现在乌云密布,看不到周天星象。于是徐长青也不顾惊世骇俗,拨开前额的头发,将神目打开,只见一道肉眼都可清晰见到的白光从神目射出,在白光周围环绕着强大的雷力,一瞬间便冲破了天际的乌云,直接在云层之外观察周天的星斗。同时他的手也没有闲着,两只手全都抬起来,运用他在这一年里结合师门的三种批命观气法门和寻龙点穴术自创的一套推命大法天罗斗数,推算着北方各方实力的气运。

    在场四人全都惊骇万分的看着徐长青,虽然陈雄也知道他生有这么一个怪眼睛,但是却不知道这眼睛竟然有如此威能,令到他不禁感叹九流闲人一脉的得天独厚。

    过了好一会,神目才缓缓闭上,只穿天际的神光也消失不见,而徐长青却依旧在默默的算着北方的气运。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有人在刻意扰乱北方气运,特别是在京城气运更是混乱如麻,但是现在他无论心神二识还是道心境界都已经超越了金丹大道,进入了飞升大道的层次。北平那名扰乱气运的高人所施展的手段丝毫不能阻挡徐长青的天罗斗数,很快他就找到了其中的关键,虽然不能尽窥全貌,但是已经足够让他猜到北平的玄罡天魔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徐长青将心神从天罗斗数中脱离出来,皱着眉头回到屋内,朝随着身后进屋的人,说道:“你们先把你们想要说的说完,我再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们。雄老,你刚才说袁世凯,袁世凯现在怎么呢?”

    “袁世凯现在已经被载沣革去了一切官职,押解回藉,名为养病,实为软禁。”陈雄神色肃然的说道:“现在德尚在上海那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支持袁世凯?而且小四在天津也被清廷的人监视了起来,北洋新军的人都不敢在这个时候联系我们。”

    听完陈雄的话,徐长青没做表态,转头朝李三元,问道:“三元兄大概也是想要问袁世凯的事情吧?”

    “是的,但也不全是!”李三元感觉到了徐长青修为大增,他不敢怠慢,非常恭敬的说道:“除了问袁大人的事情以外,小的还有一件帮人问的事情,要劳您老费心,眼下清廷已经派遣张勋到了武昌,而听说张人骏不日也要调往两江,这分明是在针对北洋新军,而且最近这段时间清廷似乎气运大盛,敢问先生是否有什么变数其中?”

    徐长青现在可以说是目光如炬,即便不用陈雄提醒他也知道李三元是白相门的人,于是反问道:“你这是在替谁问呢?段还是冯?”

    “先生为什么认为就不是王要问呢?”李三元愣了愣,诡辩道。

    徐长青笑了笑说道:“你我都清楚,他忠于的是清廷,效忠的对象也是那个娃娃皇帝,而且我刚才算过了,此刻他气势正旺盛,没有后顾之忧,又何必问这些!”说着也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转头朝云官看了看,皱了皱眉头,说道:“什么时候你们娼门也开始扯上政治了?”

    “见过徐先生!”云官学着女人样道了个万福,说道:“虽然我们娼门也和一些官场上的人有联系,但是牵扯的不是很深。云官这次来,主要是受门主所托,给徐先生带个口信。两个月前,玄罡天魔带领他手下的魔头跑到南方来,偷袭了苏州的联盟总坛,抓了不少下九流的修行者,另外还抓走了一些有功德却无修为的高僧,而且利用战火收集了非常多的生魂,似乎有什么阴谋。先生一脉向来是我们下九流中人的军师,所以门主让我过来守在桃花山下,等先生出来,问一下先生该如何应对?”

    “看来事情跟我推测得不错。”徐长青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皱着的眉头,也微微展开,说道:“我把我所知道的事情告诉你们,至于应该怎么做你们自己看着办!”说着,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慈禧和光绪帝都还没有死……”

    “什么?没有死!”李三元惊声叫道。

    被打断话的徐长青皱了皱眉头,不悦的瞪了李三元一眼,然后继续说道:“我刚才观天象,找到了光绪帝和慈禧的本命星,发现二人的本命星并没有熄灭,而且经过我的推算他们二人至少还有两年的皇运,同样也是还有两年的寿命,之所以会假死只怕是被人逼迫软禁了。”

    陈雄脸色一变,说道:“天下有谁还能软禁这两人?难道……”

    “不错!以玄罡天魔的身份,要动用整个满清皇族和大臣,软禁他们二人,且更换皇帝并非难事。”徐长青沉声说道:“玄罡天魔之所以软禁他们二人就是想要利用他们二人的皇命,来延续满清的国运,所以在玄罡天魔手下一定有个精通逆天改运的高人,这人所施展的改运大法应该就是当年刘伯温为朱元璋施展的九龙问鼎大法。”

    “九龙问鼎大法?”李三元和云官等年轻的修行者并不知道这种大法,但陈雄和老道士这样出自千年正宗道门的人自然能从门中典籍中知道这种逆天改运大法的存在,脸色骤然变色。他们很清楚施展这种大法会引起什么后果,山河崩坏,人心思乱,战火不休,世间不平等等恶果。

    徐长青没有理睬陈雄的惊讶,继续说道:“那些被玄罡天魔抓起来的修行者和功德高僧,只怕已经被当做生祭,用来吸引大地的九龙之气,等到三个月后的五月初五,将是天地运势由阳转阴之日,到那时慈禧和光绪就会被用来当做祭品铸就镇压国之气运的皇鼎,然后阵法将九龙之气引入皇鼎,逆天改运。”

    “那些被玄罡天魔所收走的生魂呢?”虽然国家改运乃是大事,但是云官并不关心这些大事,在他看来再怎么影响也影响不到娼门,他所关心的是下九流旁门的死敌玄罡天魔会有什么动静。

    徐长青也知道娼门的心态,淡然的说道:“若是我估计得没错的话,玄罡天魔应该会利用改运之机,引星辰之力,将那些生魂炼成魔丹,恢复被我打伤之前的力量。”

    “什么?玄罡天魔的魔丹被先生打碎了?”李三元和云官都不约而同的惊声叫道,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雄老,难道你没有把我用全身修为重创玄罡天魔的事情,告诉下九流旁门吗?”徐长青转头看了看陈雄,问道。

    “他们又没来问我,我又何必主动去告诉他们呢?”陈雄不屑的笑了笑说道。

    “你……”云官被陈雄的话气得说不出话来,而李三元的白相门虽然没有参予联盟,但是他们这次也被玄罡天魔抓走了不少的人,要是早知道玄罡天魔实力大减,他们又何必怕他,而未战先怯。

    “那么袁世凯呢?满清的气运大涨,袁世凯会否……”陈雄没有理会那两人,朝徐长青问道。

    “袁世凯没事,只要玄罡天魔没有找到袁世凯以蟒吞龙的阴宅局,袁世凯的气脉就附着在满清的龙脉上,袁世凯死,损伤最大的将是满清朝廷。”徐长青缓缓的说道:“所以玄罡天魔只敢把袁世凯拘禁起来,不敢对其下死手,所以袁世凯的气运依然还在。”

    “徐先生,既然你这么清楚北方那些魔头的一举一动,何不随我前往苏州联盟总坛共商大事?”云官这时趁机拉拢徐长青道。

    “你去对你师父说,别在我身上下心思,我没有兴趣参予你们那个什么联盟,而且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办,至于玄罡天魔逆天改运,到时我自然也会去管,”徐长青顿了顿,说道:“可能到时不但我会去,就连正一道和全真道的那些未曾封山隐遁的高人们也会前往阻止,毕竟改运的话,不但世俗界会受到影响,就连修行界也会有所动荡,到时可是修行界的一大盛会,你们的所谓联盟到时可别给我们下九流旁门丢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