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痴心情长

    第三十七章 痴心情长

    到这天已经是徐长青摆算命摊子的第三天了,他的这身造型实在不适合当算命的,反倒适合当乞丐。这三天下来,找他算命的一个没有,反倒是来往行人看他可怜施舍的零碎钱倒是不少。天还是二月天,寒风还没退下,徐长青就这样穿着一身短褂坐在街口风眼处,任谁看了都感到心酸,忍不住要施舍些钱给他。虽然看上他算命的没有,看上他金铃铛的倒是不少,每天晚上他都会故意让人抢去,到了第二天金铃铛又会自动回到手里,而那些抢铃铛的小混混则死的死,残的残。

    这金铃铛算得上是一件邪器,名叫迷心铃,最擅长迷人心智,但是迷心也分正迷和邪迷,正迷导人向善,邪迷引人向恶。历代九流闲人都会将这铃铛系在辫子上,然后用本命功力压制住铃铛内的邪气,但是徐长青在一年半之前就已经将铃铛里的历代九流闲人功力全部借走了,使得金铃铛的邪气得以弥漫出来,影响人心。由于金铃铛里面有第一代义庄主人亲手刻写的本命回归咒,所以每当铃铛离开了一段距离或者时间后,便会回到徐长青的手里,而徐长青也是借着这个金铃铛让那些混混自做自受。这样一来,反倒让在命街讨生活的那些混混们少了很多,而且对于徐长青这枚金铃铛的诡异也很快传开了,使得那些暗中窥探的人少了很多。

    “叮铃铃”十几个铜角子扔在了徐长青的面前,还是那双鞋,还是那身旗袍,还是那个女人。从徐长青坐在这里第一天起发现,这个淡淡施了点胭脂的旗袍女人每天都会在固定时间来这里找算命师算命,而且每次找的算命师都不同。他听周围的人说,这个女人是富人区俱乐部的一个相当有名气的交际花,本来应该很富裕,但不知为何总是会到这种江湖术士聚集地来算命,而不找那些命官,她每次算命都是在算她的丈夫什么时候回来。她丈夫是在成亲的那天便被官兵当做义和团的乱党给抓起来,到现在都快十年了,虽然她多方打听,但依旧了无音讯。

    “你站住!”听过这女人故事的徐长青难得生起恻隐之心,捡起地上的铜角子,朝那名女子叫道。

    那女子停了下来,一脸不解的转头朝徐长青看了看,说道:“不够吗?我身上也没有多少钱了,要不等明天我多给你几个子!”

    徐长青愣住了,他实在没想到这女子竟然会认为他是嫌钱少了,而且等明天还要多给他一点。这种人不是脑袋有问题,就是天生的善者,无论是那种都算得上是极品。

    “我给你批一命吧!”徐长青将铜角子放在手中,然后掏出之前她施舍的铜角子,说道:“你两天前一共带了六十六个角子,你施舍给了我十个,昨天你施舍给了我七个,今天你又施舍给了我一十六个,正好给了我一半的钱,我就给你批一命。”

    听到徐长青一件件的说出她施舍的钱数和自己两天钱所带的钱数,那女子立刻露出惊讶之色,急声问道:“你会算命?”

    徐长青不喜欢太过罗嗦,没有解释,直接问道:“说吧,你想要算什么?”

    那女子迟疑了一下,蹲下身子看着徐长青,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我希望知道我夫君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这名女子在这里也算是有点名气,众人见到这女子竟然找一名乞丐算命,都觉得是不是她疯了,纷纷围拢上来看热闹。

    徐长青既不问女子夫君的生辰八字,也不问女子丈夫的相貌和离家时间,没有摆开天干地支盘,就这样直接开始掐指算了起来,看得周围那些江湖术士纷纷摇头,连同一些粗晓命理的人称他是骗子。那女子原本满怀希望的,但是听到周围的人东一句西一句,希望也逐渐没了,想要起身离开,但是内心却又在说听听看也无妨,于是又蹲了下来。

    “人生本逍遥,何苦寻断肠!太过执着,最后害的都是自己。”忽然徐长青停止掐指,他怜惜的看了看那名素颜女子,说道:“小姐,有些事情并不是知道就是好,有时候知道了反而更加的痛。”

    那女子愣了一愣,她这些年算命无数次,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说这样的话,直到旁边有人起哄说徐长青算不出来,在糊弄人家,才清醒过来,神色坚定的说道:“还请先生告知实情于我,无论最后是苦是乐都好过漫漫等待。”

    “难得你如此豁达。”徐长青直言道:“你下午三点一刻,去下水码头,站在码头由西向东数第十七个的缆绳石墩旁边朝东北方向看五分钟,你就可以看到你的丈夫了。”

    说完,便将铜角子放入怀中,闭上眼睛不再多言,只留下周围一群讥笑的围观者和那名将信将疑的女子。

    除了早上给那女子算了一次以外,便再也没有给了算过,其中来来往往的人都从其他算命师那里听到了早上的事情,全都认为徐长青是在骗钱,就连原本准备施舍给她的铜角子也放回到了腰囊中。

    时间过去得很快,差不多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到了下午三点一刻,不少算命师的目光都朝徐长青这边瞄过来,等着看他的笑话。时间过了没多久,那女子出现在命街靠近码头的那个街口,脸色异常苍白,双眼无神,就像是丢了魂似的,走路踉踉跄跄,看上去随时都要倒下。当女子走到徐长青跟前时,停了下来,周围算命师所期待的那一幕没有发生,反而那女子神色伤痛欲绝,嘴唇不停的抖动,说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昨天你问我的时候,我才知道的。”徐长青似乎明白她问的是什么,回答道。

    那女子浑身的骨头像是碎了似的,瘫软的坐在地上,喃喃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我等了他快十年了!”

    “很简单,一个字利!天下熙熙皆为利。”徐长青睁开眼睛,看着那女子说道:“他现在的妻子能够给他想要的利,你能够给他吗?你只能够给他屈辱,你不过是个富人区的交际花罢了!”

    “利?屈辱?”徐长青的话对于那个女子而言无疑是一击致命的打击,将她伤得体无完肤,就连最后一点遮羞的都被无情的撕开了,一时间眼泪忍不住往下滴落,不顾周围异样的目光扒在地上哭了起来,很快在下面的石砖上就积起了很大一片水渍。

    周围的人似乎也从其中的只字片语中听出了一点猫腻,听起来像是女子的丈夫已经另外娶了别的女人。特别是在听到徐长青对女子近乎的无情羞辱时,像是全都化成了正义的侠士,义愤填膺的站出来指责徐长青。

    徐长青没有理会周围的人,而是静静的看着那女子,直到她哭得差不多,身体转而不停的抽搐为止,才缓缓说道:“你有你夫君的贴身信物没有?”

    那女子此刻说不出话来,只是点点头,从贴身处取出了一个小玉坠,只见上面刻着“莫失莫忘”四个字。就凭一个玉坠,四个字,就把一个女子困了将近十年,徐长青从未见过这种情况,也从未感受过这么强烈的感情,这是他二十多年呆在陈家冲从未感受过的,他这一刻感觉到自己从陈家冲离开是对的。

    徐长青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一个纸人张制作的桃木人,而这一举动令到周围的人还以为是变戏法,一些刚刚围过来的人甚至不分场合忍不住叫好。他也没有理会那么多,将桃木人放在地上,将玉坠的项链部分取下来,剩下的玉坠则放在桃木人的胸口,然后不顾大庭广众之下,手结法印,运转真元,口中念道:“天地三魂定阴阳,万物闻息附真灵,神兵火急如律令,敕!”

    随着徐长青的道法施展开来,只见桃木人的胸口突然凹陷下去,玉坠沉到了桃木人的胸口,与桃木人融为一体。众人全部惊呆了,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没人再敢说这是戏法,那名女子也呆呆的看着玉坠沉入桃木人的情景,连伤心那一刻也忘记了。

    徐长青面无表情,将桃木人拿起来,递给那女子说道:“你可以把你的怨气,恨意全部发泄在桃木人上,相应的你对桃木人的伤害也会映射在你那个负心夫君的身上,如果你想要把他杀了,就直接把桃木人的头切下来就是了。”

    那女子看着放在眼前的桃木人,就像是看到了什么鬼物一般,惊骇的向后退了退,说不上话来,只能将脑袋急摇,表示自己不要。

    徐长青没有理会那么多,将桃木人硬塞在那女子怀里,说道:“如果你觉得他没有对不起你,你就把中指刺破,将中指的血涂抹在桃木人上,法术自然就会消解。”说着,将那女子扶起来,语重心长的说道:“爱恨情仇,该如何对待全凭你自己?当你觉得在这里没有你挂念的东西时,就去云南,你的命格和云南很相和,好自为之。”

    说完,也不等那女子反应过来,便将竹竿上的衣服取下来穿上,朝外面走去,而原本那些看热闹的人全都大呼“高人,留步!”上前想要将他围起来。可是他运起鬼魅神行瞬间从众人面前消失不见,只有一道虚影在紧密的人群中自由的穿梭着,那些被他擦身而过的人只感觉到了一阵微风拂面,而他却只用了数个呼吸便冲到了街尾。

    随着辫子的抖动,一阵清脆的金铃铛声响起,钻入所有人耳中,周围的人似乎对徐长青突然出现在面前,感到了一阵疑惑,明明是刚才一瞬间出现的,但是感觉却像是早就已经站在了这里,脸上略微露出了一丝不解便又恢复常态,各自匆忙走开。

    “道友,好高深的轻功,好厉害的傀儡术,不知道是阁皂山的哪位高人?”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徐长青的身侧传了过来。

    徐长青也没有回头,便直言道:“赵老爷子果然是知天命的掌门,没想到竟然连我怎么走都能够算的这么清楚,在下佩服!”

    “不过是些地形推演罢了!算不上什么知天命!”这时从徐长青的右侧命馆里走出一名满脸和善笑容,身体略显富态的白发老人,他快步来到徐长青面前,指了指不远处的天书馆,说道:“那是老朽的一个蜗居,如果道友不嫌弃的话,请过去一叙。”

    徐长青也不推脱,在赵半钱引路下,走入了天书馆,跟着他来到后院的一间接待室内。在请徐长青坐下后,赵半钱吩咐下人泡杯好茶,然后坐到徐长青的身侧,也不嫌弃徐长青身上的异味,说道:“没想到道友不但精研道术,对于世俗的拳脚功夫也是如此擅长,就凭刚才那一手轻功,只怕是有五行遁术的人也不一定能够追上道友,敢问道友出自阁皂山那一派?”

    “为何赵老爷子会认为我出自阁皂山呢?难道会一点傀儡术、知道点世俗轻功就是阁皂山众人吗?”徐长青喝了口茶,微微一笑,说道:“难道赵老爷子忘了我还精通命理之学,阁皂山好像没有命理之学吧?”

    徐长青的一连串问话把赵老爷子给问住了,他愣了愣,但是很快就发现了绑在后面辫子上的金铃铛,脸色一惊,然后又一片恍然大悟,大笑着道:“贵客,贵客啊!难怪今天院子里百花齐开,原来是贵客来了!”说着,站起了来朝徐长青行礼道:“赵半钱见过九流闲人徐先生!”

    “晚辈徐长青见过赵老爷子!”徐长青也起身还礼道。

    行礼后,两人对视一眼,都忍不住仰头大笑起来,笑得赵半钱的弟子摸着脑袋,一头雾水,不知其所以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