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 山愚娟灵

    第四十二章 山愚娟灵

    徐长青从武汉离开后,就一直北上,在路上他发现有不少的魔道修行者混在在官兵里面,盘查来往行人。这是玄罡天魔已经察觉了南方下九流旁门的举动后,做出的一个应对措施。但是谁都知道以这些才刚刚入门的魔道修行者,想要防住那些拥有各种诡异道法的下九流旁门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之所以还做这些无用功,就是想向下九流旁门提出一个警告,警告他们,自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一举一动,以便阻吓住一些信心不坚定的旁门中人。

    不过玄罡天魔似乎并没有发现徐长青已经离开了陈家冲,桃花山的云雾表象令其错以为他依然在桃花山上,所以只是对苏州、扬州、河南以及安徽一带进行严防死守,至于湖北、陕西这边则松懈很多。于是徐长青由湖北直线北上,绕经陕西,躲过了玄罡天魔的一层层防线,进入了山西。他之所以没有直接从太原斜插到天津,而是继续顺着河南边界绕道运城平乡镇这边来,主要是因为这里曾经是个古战场,数千年下来死伤在这里的战士积累下来了数十万战魂。

    虽然历代朝廷都会在这里大做法事超度战魂,但是真正能够超度的战魂只有不到一半,所以在明朝初年,时任燕王的朱棣就在这里修建了三座深埋地下的镇魂塔,将所有的战魂镇在其中,借大明国运将其震慑住。后来张献忠趁着明朝灭亡,国运衰竭之机,在这里大肆屠杀百姓,借着百姓的生魂怨气想要将三座镇魂塔破坏掉,召出战魂组建一支阴兵。然而还没完成之前,他便被肃亲王豪格给灭了,之后顺治又请来各派高僧真人在此做法将原本破损的镇魂塔重新修复,同样借着大清国运压制这里的数十万战魂。

    如今大清国运衰竭,正是取得这些战魂的最好时机。在玄罡天魔的众多手下中,有一名堪称左右手的得力助手,名叫幽冥大圣阴魁,修的是邙山黄泉道。他原本是邙山乾元帝君的大弟子,自从乾元帝君被禁锢之后,他就改为投靠了玄罡天魔,并且献上本命魂珠以示忠心。他的本命魔器名叫万鬼幡,其威力与玄罡天魔的天魔幡不相伯仲,

    这次玄罡天魔行逆天之事,自己这边的实力必然需要增强,而增强幽冥大圣实力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让万鬼幡吸收这数十万战魂将其提升为黄泉幡。虽然这样的话,阴魁的实力有可能将会超过玄罡天魔,但是玄罡天魔手中有着阴魁的本命魂珠,随时都能要他性命,所以不怕他反噬。

    徐长青来这里是决定在大战开始之前,先想办法除掉阴魁,断去玄罡天魔的一条胳臂,让他的实力减半。于是他在算到四月十五乃是煞冲七星局后,猜想到时阴魁必然会借着天地煞气将镇魂塔给破坏掉,然后吸收释放出来的战魂,提炼万鬼幡的力量,所以他就早早的来到这边做准备。

    在这一路上,徐长青先是利用药、食、符三法将自己这两个弟子的身体调理好,只不过花了几天时间他们的身体便恢复得跟普通小孩一样了,黄娟的癔病也好得差不多了。不过令徐长青感到意外的是,原本以为黄娟身体完好,没有残疾,但是后来才发现她是个根本无法医治的天瞎,这一结果令到徐长青在想是不是干脆把九流闲人的称号改了,改成天残门算了。

    虽然黄山和黄娟两兄妹身体有所缺陷,但是徐长青依然决定将九流闲人一脉的道统传授给他们,而且还在正式传法之前,把黄娟也收为了正式弟子,彻底打破了九流闲人一脉单传的传统。

    九流闲人一脉的传法和其他道家传法有所不同,第一代九流闲人在一种古道法的基础上,参杂了佛家灌顶传神大法,创出了这一派独有的道法。它可以将所需要传授的道法,逐一刻在神识里面,然后利用灌顶开脉的方法,帮助弟子完成上清九转金丹大法的筑基,在短时间令到弟子的实力提升到炼精化气的初始阶段。以后随着实力提升,封闭在神识里面的道法将会逐渐释放,最终到达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的最终目的结成金丹,转化元神。也正是由于这种大法太过霸道,并非循序渐进,对身体神识都造成了一定的伤害,所以到达了炼精化气的瓶颈之后,再想要结成金丹就不是单靠苦修能够突破的,必须借用天地灵物等外力才能令其突破难关。

    对于自己的这两个弟子,徐长青并未完全按照历代相传的办法来提升他们的修为,而是只用灌顶之法,将九流闲人一脉的本命功法和道法刻在他们的神识里面,然后用一个月的时间,用天地灵气帮助他们粹炼身体,由他们自己来完成百日筑基。虽然这样修为提升的速度会很慢,但是却没有了历代九流闲人的四十大限之期,也不需要通过天地灵物才能结成金丹,只需要不断的修炼便能有所突破。

    徐长青并没有将自己的九流大道传给他们,一是因为他们根本就练不了,二是也有一定的私心,认为自己的九流大道已经差不多脱离了九流闲人一脉的道法,不用纳入九流闲人的传承之中。

    由于受到了徐长青无微不至的照顾,从未感受过温暖的黄家两兄妹感动非常,对于徐长青的话也是言听计从,每天都按照他吩咐的那样主动练功。他们也的确没有令到徐长青失望,原本至少需要二十天才能完成的百日筑基,在被天地灵气洗经伐髓后,只用了三天便完成了。其中虽然有天地灵气的关系,更主要的是他们在练功的时候,被徐长青刻意安排在一起用阴阳调和之法,令其兄妹两人达到阴阳心境,最终练功成效也是事半功倍。虽然开始修炼上清九转金丹大法之后,再也无法用天地灵气粹炼身体心神,但是阴阳调和之法也能够令兄妹两人的修为提升迅速,其中得失难以比较。

    在完成了筑基之后,他们开始正式修炼上清九转金丹大法的炼精化气篇,神识里面封印的道法也随之解开了一部分他们能够用上的。这时兄妹两人的所学开始出现两极分化,其中黄山则主修道法,对命学是一窍不通,而黄娟则主修命学,对道法则兴趣缺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徐长青依旧是顺其自然。由于用灌顶之法开了心窍,使得他们学任何东西都很快,一路上已经差不错把徐长青袖里乾坤中放着的几本杂书全都学完了,这就使得他们对道法和命学有了自己的认识,缺少的只是经验罢了。

    在进入了平乡镇范围之内,徐长青其实就已经听说了唐家四爷唐天豪的禁令,之所以还会遇到唐家的迎亲队伍,主要是因为想要验证黄娟的一掌定乾坤是否灵验。黄娟在之前曾经用一掌定乾坤之法推断唐威的婚礼会不欢而散,而且与徐长青北方之行似乎有些联系。徐长青在进入山西后,所有的推命之法都像是被废了一般,就连自创的天罗斗数也无法起到任何作用,所以趁着还有时间,想要在验证黄娟推命是否正确的同时,检查自己心神二识哪里出了问题,以防到时对付阴魁的时候出差错。

    在徐长青说了几句客套话后,车队继续上路,徐长青也坐上了放礼品的马车上,这时黄娟又沉迷到了命学之中,开始用周天大衍之数推算唐威的运程,而黄山则无聊的看着妹妹一个在那里拿着五十五根桃木签,弄来弄去。

    “师父,您找点事情给我做吧!我一个人坐在这里很无聊。”经过这将近两个月的时间相处下来,黄山也变得开朗起来,不再是最开始那种胆怯怯的模样,和徐长青说话时也学会了撒娇。

    闭目养神的徐长青正慢慢用天地五行滋养五脏六腑,并且看着定天混元珠吸收泄漏出来的五行灵气,听到黄山的话后,微微一笑,也不睁眼,说道:“你昨天不是画了一张避尘符吗?这里太干燥了,灰尘很多,正好用上。”

    “师父,你不是有五行道术可以避尘吗?”黄山愣了愣没明白过来,问道。

    黄娟似乎已经算好了,将桃木签收了起来,说道:“哥,师父的意思是给这些赶路的大叔大婶们用!”

    黄山看了看妹妹,显然还有一点疑惑,问道:“师父,是这样的吗?”

    对于自己这个大弟子,徐长青实在有点没辙,学习道法的确很快,练功也不怕苦不怕累,但是为人却显得愚钝很多,而且善良得不得了,养的一只小鸟死了都要哭半天。相比之下,黄娟就显得更加符合徐长青的收徒要求,为人冷静,聪慧,懂得举一反三,或许是瞎子的原因,对于人心把握得非常准确,可以根据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猜测出对方想要干什么。好虽然好,就是极为的不喜欢道法,除了每天修炼上清九转金丹大法以外,其他的时间都研究徐长青传授的命学,至今连张道符都不能用三阳真火引燃。

    徐长青想到这兄妹俩的怪异习性,他就不禁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黄山将自己辛苦画好的避尘符拿出来,然后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用尽全力推动三阳真火将其点燃,口中念诵法咒。当符纸烧完了以后,从黄山右手的指尖射出数十股肉眼难见的黄色灵气,冲入周围人和物上面,他们身上的尘土不知不觉的纷纷掉落,一行人也显得容光焕发起来。

    这时黄娟似乎从徐长青刚才叹的那口气听出了他的心思,坐到他的旁边,双手抱着他的臂膀,靠在他怀里说道:“师父,哥和我都会努力修炼道法的,您就不要为我们担忧了。”

    “你这个小家伙,竟然连师父的心思都猜。”徐长青笑了笑,怜惜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招手让黄山也坐过来,才问道:“你算唐威的命,算得怎么样了?”

    黄娟叹了口气,说道:“他的运程从今天起,便会急转之下,人生会变得波折不断,最终失意出走、背井离乡,客死异邦,真是一个可怜人!”

    “这话心里知道就可以了,不要说出来!”徐长青愣了愣,他没想到唐威会是这样的结果,虽然刚才他观其面相的确有背井离乡之难,但是最终客死异邦,的确有点出乎他的预料。

    “嗯!弟子不会说的。”黄娟点了点头。

    车队行驶得很快,天色还未黑下来,他们便已经赶到了长河乡。长河乡虽然称之为乡,但实际上大小不过是个村屯,这里居住的大部分都是赵家的本族人,这种乡族为一村的现象在山西非常普遍,因为这里马贼四起,为了安全他们很少能够容纳外乡人。整个长河乡村子被一扇高高的土墙围了起来,墙上可以看见来回巡逻的乡勇,在见到唐家的旗号后,便大声的向下吆喝了几句,然后厚重的城门便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行人,吹吹打打的迎了上来。

    带头的是一个长须老人,看样子是赵家的家主,跟在后面的是一对中年夫妇,应该就是女方的双亲,接下来就是一些族人、乡亲,令徐长青感到惊讶的是这些人全都面呈死相。

    唐威和唐彪见到赵家人出来迎接,立刻催马上前,翻身落地后,陆续给对方见礼,然后说了一些寒喧的话。

    这时,有人看到了坐在马车上的徐长青后,对着长须老人说了几句话,长须老人皱了皱眉头,也看了看徐长青,然后朝唐彪说道:“唐家二爷,虽然迎外亲是我们的习俗,但是最近有些江湖术士在庄子里惹了一些事故,还伤了人,所以族里规定不允许任何游走四方的江湖术士在这段时间内进入庄子,还望唐二爷海涵。”

    唐彪皱了皱眉头,虽然长须老人说是江湖术士在这里惹了事故,但是在他看来赵家更像是被唐天豪逼得不接外亲。于是他冷着脸说道:“亲家老爷,您看看我们这三个外亲,一个大人带着两个孩子,就算会惹事,又能惹多大的事呢?这样好了,如果他们三个在庄子里面惹出了事情,损坏了什么东西,我唐家照原价三倍赔偿。”

    说完也不管对方是否答应,便将手一挥,让车队驶进了庄子,弄得赵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而当车队进入庄子后,徐长青突然睁开了眼睛,口中不由得说道:“太清两仪锁灵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