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 夜探赵府

    第四十三章 夜探赵府

    太清两仪锁灵阵乃是峨嵋全真南宗金丹派的守山大阵,据闻能够扰乱人的心神二识,让人无法运转真元,施展道法。对于这个阵法徐长青也只是从典籍里看到过,并没有亲眼见过,他之所以判断布置在长河乡下的大阵是太清两仪锁灵阵主要原因是他的心神二识在进入长河乡的土城后,便失去联系,仿佛已经脱离了身体似的。与此同时,黄家兄妹两人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纷纷朝徐长青看了过来,黄山则想要开口问原因,但是立刻被机灵的妹妹黄娟代替徐长青给堵上了嘴巴,因为她察觉到有人在窥探自己。

    一行人走入村屯后,他们三个和唐家的下人被安排到了赵府的杂院休息,唐威及其亲友则需要前往正院见过赵家的各个亲朋好友。接下来会按照当地的习俗,在长河乡大摆三天筵席,而徐长青等人和那些下人只有在第三天才准许到正院入席喝喜酒。为了照顾徐长青三人,赵家专门将他们安排在院子里的一个单独房间里,和那些唐家的下人分隔开来。

    当徐长青进入屋子后,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当赵府的下人离开,便示意黄家兄妹不要说话,然后在屋内翻找了一下,发现在房屋上下八个角落不起眼的地方有一个铜管子连接了出去,可以想象此刻管子对面定然有人在窥听。

    徐长青冷冷一笑,吩咐让兄妹俩自己找水洗漱一番,换上包袱里的新衣裳,而后他便说出去找找有没有吃的,便独自走出了房间。果然当他快要走出院子的时候,便被门口的赵家下人给拦了下来,从侧屋走过来一个人,装模作样的问了几句后,便让下人去找些酒食来,并且警告他不要随意乱走。回到院子里的徐长青很快就被同样被软禁的唐家下人给围了起来,深感无聊的下人们纷纷拉着他要算命。

    虽然徐长青不能动用道法观运推命,但是他毕竟有着深厚的命学底子,单凭江湖术士的相面之法,加上推命三式之一的大六壬神课,足以将这些山西爷们唬得一愣一愣的,纷纷叫他活神仙,就连屋外的赵家下人也忍不住过来请他算上一命。

    徐长青在给这些人算命的时候,便旁敲侧击的问了很多事情,对这里的赵家也有了一个了解,特别是这次为什么赵家会这么针对江湖术士,找到了原因。算起来赵家在当地的家族渊源比唐家更加悠远,第一代居住在这里的赵家人是明朝初年,从祖辈传下来的族谱看已经经历的将近四十代,清兵还未入关之前这里曾被称为赵家屯。后来经过了张献忠大屠杀,赵家的直系旁支都死伤惨重,加上清兵入关后采取的一些迁居当地世族以免他们作乱的政策,使得赵家逐渐没落,被后来的唐家取而代之,原来的赵家屯也被分割成了十几块。

    虽然赵家没落了,但是底子总是还有一点,这次之所以会跟唐家联姻,主要就是眼见乱世降至,赵家族长想为赵家找个依靠,以免变成被人口中的鱼肉。

    赵家和唐家联姻在当地可以算是一件天大的事,周围乡镇的人全都过来道贺,其中一些闻讯的江湖术士也过来说些吉利话,讨个赏钱。赵家开始的时候也是遵照当地习俗,来者不拒,图个喜气。可是两天前,在来讨赏钱的江湖术士里面出了个飞贼,夜里进到赵家宅子准备偷走赵家的传家之宝,所幸赵家祖先显灵报梦给赵家族长,并且施法让飞贼倒地不起,最终令其失手被擒,然而他偷走的宝物却不见踪影。现在飞贼正关押在赵家地牢里,等喜宴办过之后,再决定如何处置他。在这件事情后,赵家也开始驱逐那些江湖术士,以免再在婚宴上发生什么意外。

    徐长青整理好听到的资料,仔细分析过后,觉得太清两仪锁灵阵极有可能跟那个飞贼所偷的东西有关。从赵家下人口中得知,当那个飞贼被抓之后,便有一些江湖术士称身体不适主动离开了长河乡。由此可见,那飞贼偷东西时肯定触发了这个太清两仪锁灵阵,令到那些江湖术士里面少数几个修行者感觉到了不对头。

    此外他也弄明白了为什么这里会有太清两仪锁灵阵这样的大阵,赵家根本就是朱棣安排在这里的守灵世家,只不过因为年代久远他们早已忘记了自己的责任,长河乡这个村屯定然就是三座镇魂塔之一的所在,而那个飞贼偷的所谓传家宝可能就是镇魂塔的镇器。否则也不会在偷窃赵家传家宝之后,和镇魂塔一同埋在地下的太清两仪锁灵阵便自动运转,压住镇魂塔,不让其从地里冲出来。

    徐长青没想到一来这里,就找到了一处镇魂塔的所在,除了感叹自己的运气好以外,也对黄娟的命学非常满意,才一个多月便能够有如此成果,实在难能可贵。对于眼前自己的形势,他并不怎么担心,虽然他无法运用道法,但是他却发现自己的九流大道中一些能力并没有被限制,如依旧能够吸收愿力和五行灵气粹炼自身,依旧可以运用神目,跟主要的就是他的五行道法依然能用。即便这些全都被太清两仪锁灵阵给禁锢了,以他现在力可开山,刀枪不如,就连西洋火器也不能伤其分毫的混元金身,要对付这里的普通人,也绝对不会有半点麻烦。所以艺高人胆大的他准备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去陈家地牢,见见那个飞贼,问问他偷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宝物。

    进入夜深之后,监视徐长青的人因为没有什么发现,大部分撤走了,只有少数几个还留在了这间院子的房间里面,以防万一。徐长青在让黄家兄妹睡下之后,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一件夜行衣,然后走到房间的后墙,运起五行道法中的土灵之法,慢慢的向前走去,身体在靠近土墙的时候,土墙立刻变得跟水一样柔软轻易的便让徐长青从中穿过,而且身上没有半点泥土。土墙也在他过去之后,便恢复了原状,仿佛刚才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这也就是徐长青五行道法的神妙之处,虽然威力无法和那些正派五行道法相提并论,但是却能够做成很多正宗道法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如刚才的穿墙术就是崂山正宗的穿墙术也无法做到那样无声无息。

    虽然赵家的宅子构造复杂,但是却依然按照北派堪舆法来构建规划,对于地牢的具体位置徐长青早已了然于心,一路运用穿墙之法直接朝赵家宅子的凶位走去。当从赵府后院的马棚穿过之后,便来到了一处相对守卫森严的土房子,在房子周围有不少的赵家族人,从其中几个中年人走路的方式来看,应该是练过腿上功夫的外家高手。

    徐长青的五行道术虽然能够穿过土墙,但是要从地下穿过,那只能是正宗道术的土遁术,如果他在没有道法的情况下把自己埋了,也逃不过一个死字,除非修为达到了先天胎息方能无事。眼下从周围守卫的位置来看,根本就不可能给徐长青以可乘之机,特别是地牢入口的几个高手把守非常严格,硬闯的话,一旁的警钟便会立刻敲响。

    这时正好一个赵府送宵夜的下人从徐长青前面的小路走了过来,徐长青立刻计上心头。当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他立刻出手,一手抓住饭菜篮子,一手掐住下人的喉咙,微微一用力,便将其喉骨掐碎,闭气而亡。如果是以前徐长青根本就不会这样随意取人性命,但是自从封山感悟九流大道之后,他的心境修为已经提升到了炼气化神的顶端,随性而为、蝼蚁人命的大道思想正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令他有种除了自己关心的人以外,其余之人皆为蝼蚁的怪异念头。虽然平常时候,他会刻意的压制这种让他感觉不太舒服的念头,但是当必须决断的时候,他又会毫不犹豫的顺着这种思想来处理事物,就如同他现在所做的那样。

    徐长青换上了一身下人服饰,将头上的毡帽刻意拉低,提着篮子朝地牢走了过去。

    “今天怎么这么晚,老子的肚子都快贴到后背了,下次要是再这么晚仔细你的皮肉!”一名守在正门的赵家守卫极为不满的迎了上来,也不看人,一把就抢过饭菜篮子,转身走到了院子里面,将最上面的好菜好酒放在地牢门口三人的桌子上,讨好似的说了几句,然后提着剩下的饭菜招呼周围的人集中过来吃。

    这时,负责敲打警钟的守卫从徐长青面前走过,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了看徐长青,疑惑的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我以前从没有见过你?”

    当他问出这句不该问的话后,徐长青给他的回答则是一个拳头。自从在飞石山地穴里面吃了那名大内高手的亏以后,徐长青也不再小看那些拳脚功夫,在封山的头半年,他几乎每天都会抽出一部分时间来练习拳脚。以他现在的拳脚功夫和身体力量,自信即便再遇到那样的大内高手,他也能够在十招之内取其性命。

    徐长青这已经堪比神打二品的肉体力量,用来对付一个普通的守卫实在是大材小用了,拳头刚刚接触那人的头时,他的头便无声无息的像是西瓜一样爆裂开来,让徐长青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恶心。但是恶心的感觉没有来得及冲上头顶,他又从守卫腰间抽出腰刀,冲入了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普通守卫中,手起刀落,毫不迟疑。在他的强横力量下,人的身体变成了豆腐一般,轻易的便被切成了数块,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魂归黄泉。

    当徐长青屠杀那些守卫的时候,那几名高手立刻反应了过来,一人急忙冲向警钟,另外两人则朝徐长青杀了过来。眼前那名高手就要冲到警钟旁边,将其敲响,徐长青全然不顾,另外两名高手踢向他的重腿,一手扣住面前石桌的桌面,毫不费力的便将其拿起来,顺势朝那名敲警钟的高手甩出。

    “小心!”虽然有人提醒,但是飞旋的石桌面速度实在太快,那名高手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被桌面边缘撞在了胸口。跟着整个人都随着桌面飞了出去,撞在了旁边的土墙上,整个人硬生生的被石桌面砸成了两截,一节被插入土墙的石桌面托在了半空中,一节则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见到同伴如此惨死,以及徐长青肉体的强悍,剩下来得两名高手全都吓得为之愣了一愣。然而高手对决又岂能给你发愣的时间,徐长青纵身一步,双手急出同时扣住两人的咽喉,用力一捏,便听见咔吧两声,手中两人便失去了气息,身体软软的被他提在了手上。

    “不,不要杀我!我什么也不会说的!”那名从徐长青手中抢过饭菜篮子的守卫见到同伴和平常奉若神明的高手,在一眨眼的时间内全部惨死,吓得屁滚尿流,一股子骚气从他的裤裆里传了出来,整个人瘫软的坐在地上,痛哭着求饶道。

    徐长青冷漠的看了看他,转身朝地牢门走去,看样子像是准备放过他,那人也松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然而,徐长青却在这时候头也不回,随脚一踢地上掉落的佩刀,一道冷光闪过,佩刀插在了墙壁上,嗡嗡作响,一丝鲜血汇聚一起掉落在地上,同时那人的人头从脖子上掉下来,脸上依旧保持了那喜悦的表情。

    “吸!呼!”徐长青深吸口气,平复下心中因为刚刚的杀戮而引起的杂念,推开房屋子的门,将旁边的木梯下到地牢之内。

    这时地牢之内突然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说道:“尊驾,好狠的手法,几个呼吸就把十几个人给杀了,看尊驾丝毫不受此地影响,应该是王爷麾下的大内高手吧!失敬,失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