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唐赵隔阂

    第四十四章 唐赵隔阂

    突然听到地牢里有人跟自己说话,徐长青先是愣了一愣,随后立刻反应过来,心知此人定然是那名贼人,于是冷冷的“嗯”了一声。

    虽然地牢里的人所说的话并不是太多,但是从其中透漏出来的信息,已经足够徐长青判断出事情的大概了,能够驱使大内高手的王爷天下少有,而能够驱使这些懂得邪法之人的王爷就只此一家。看来做为玄罡天魔左右手的阴魁已经在这里开始部署了,这人是他派来偷盗这座镇魂塔镇器的手下或者门徒,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会有一个太清两仪锁灵阵,而那件镇器正好是阵引子。

    “尊驾快点过来救我,我的手脚被那帮狗杂碎给打断了,动弹不得。”那人似乎很着急,急声向徐长青求救,又转而恶狠狠的说道:“等我离开了这个该死的鬼地方,我一定要赵家人不得好死,特别是赵家那个宝贝女儿,要玩残她,然后把她买到妓院去当千人骑、万人操的婊子,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徐长青上前几步,便来到了地牢的牢房之外,只见在微弱的灯光下面,一个留着山羊胡,身材瘦小的中年人躺在地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他的四肢怪异的扭曲着,瘫软在地上。徐长青并没有再走上前,而是站在了灯火的阴影处,将声音放低沉,然后带着一点京腔,说道:“东西呢?圣君让你来取的东西呢?”

    “我已经把它藏了起来,非常安全,等我出去以后,自然会告诉师父!”那中年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故意留了一手道。

    徐长青也没有继续逼问,转而问道:“他们逼供的时候,你把圣君的计划说出来没有?”

    “没有!当然没有!”那中年人连忙否认,说道:“我在临行之前已经发了本命毒誓,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透漏半句师父的计划,否则便百鬼噬身而死。”

    “不可能,如果你没有透漏消息,为什么今天赵家和唐家会派人前往三河屯?”徐长青随意挑选了一个地名,来套中年人的话。

    “三河屯?他们去三河屯干什么?”中年人愣了一愣,没有转过脑筋来,说道:“另外两座镇魂塔分明在平乡镇和百岁……”说着,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停了下来,怒声道:“你不是我师父派来的人,你到底是谁?”

    虽然中年人及时反应过来,没有把话说完,只透漏出来了一个镇魂塔的所在,但是从他透漏出来的另外一个地名,在附近只有两个地方符合,一个就是百岁岣,另外一个就是百岁山。

    徐长青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冷笑,说道:“多谢兄台舍命告诉徐某这些事情,徐某无以为报,以后重阳中元的时候多烧点纸钱,以祭奠兄台的在天之灵。”

    听到徐长青的话,中年人想起自己的本命毒誓,脸色立刻变得苍白起来,随后身体像是失去了控制,不停的抖动,身上的皮肤向外鼓起,看样子像是有什么东西想要从他身体里面冲出来。紧接着中年人发出半声惨叫,身上鼓起的包全都集中到了喉咙,无数厉鬼从他的嘴里冲出,然后疯狂的啃噬着他的身体,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只身下了一个骷髅架子。那些厉鬼似乎尤未满足,又朝徐长青冲了过来,准备啃咬他的身体。然而徐长青没有躲避,右手掐住剑指,左手握住右手,右脚抬起用力一跺地面,沉声说道:“有请关帝圣君上吾身,急急如律令!”

    只见刚刚咬到徐长青身体的十几只厉鬼立刻被一股浩然的刚正之气给震得魂飞魄散,徐长青则一脸正气凛然,右手虚握一柄由神灵真力聚集而成的青龙偃月刀。面对无数冲到面前的厉鬼,他快速的舞动无形的偃月刀,只见他无形刀身划过的地方立刻卷起一股青色的天地正气,逐渐形成了一个漩涡,将所有的厉鬼全都吸了进去,绞得粉碎。

    当所有的厉鬼全部消失后,徐长青双手结送神印,念了一遍送神咒后,被请来的神灵真力逐渐消散,最后重新化为一股精纯的愿力重归虚空。

    对于石家神打,徐长青已经简化了很多,原本按照他现在一品的修为,想要请神必须要设香坛,但是有九流大道的辅助,原本复杂的请神仪轨变成了如同一般的神打术类似的简单手法。虽然没有那种二品境界招手既来的速度,但是现在改进后的请神方法也差不到哪里去。此外威力也很让他满意,这些厉鬼如果用道法对付的话,一定需要动用到法器,而现在空手便可将其制服,这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提升。

    徐长青已经获得了他想要的一些信息,正准备离开地牢,这时发现从幽冥大圣弟子的骨架里面掉落出来一卷用骨头刻写的简书。从他将简缝在肚子里面,就足以看出这人骨简的重要性,极有可能是幽冥大圣的本命功法黄泉道。稍微用力将牢房的铁栏杆掰开后,他进去将那卷骨简捡起,也不细看,收入袖里乾坤中,然后快步离开了地牢。

    从地牢的院子离开后,徐长青立刻跃上一旁警示用得木架高台,将神目打开,向四周扫看了一下,找寻一处中间聚集很多人,周围却被隔离开来的地带,只有符合这个条件的地方就是那名阴魁弟子被抓的地方。很快他便发现在西北角属于八门休位的一处宅院,聚集了不少赵家的青壮守卫,周围却全部隔离开了一圈无人区。

    幽冥大圣的弟子在取得宝物之后,便引起了太清两仪锁灵阵,被阵中的镇魂道力压制住了体内的鬼力,当时就几乎不能动弹了,而事后赵家人却没能从他身上搜出那件宝贝,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宝贝被藏在了他倒地不起的附近地方。赵家人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倒在地上不能动弹,但是他们也想到了飞贼藏宝物的地方就在他倒地所在的宅院里面,于是乎便派大量守卫留守,等婚宴过后有了足够人手后,再行寻找。

    对于这件宝物,徐长青非常好奇,能够让幽冥大圣不惜冒着走漏风声的危险,也要派人过来偷取,可见这件宝物绝对不同凡响,极有可能是摄取战魂的重要物件之一。对此徐长青是志在必得,但是并非今晚,今晚已经做得够多的了。如果幽冥大圣依旧重视这件宝物的话,定然会派人来劫取,到那时徐长青再趁乱将宝物拿走,如此一来就安全很多了。

    徐长青找到了地方后,翻身落下,然后按照原路往回走。当走到了一处小花园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有人正一边走过来,一边说话,他立刻停下了脚步,转身躲在了假山后面,等来人走了以后,再横穿过去。

    “赵纨,你真的准备就这样把自己绑在这种陈腐的家族利益之上,当做礼物送给别人吗?”一个显得中气十足的女声从假山对面传了过来,接着便听到脚踢石头,而石头落入池塘的声音,似乎这女子对这个即将出嫁的赵家大小姐非常不满。

    赵纨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毕竟是赵家人,父母生我养我,没有让我受到一天的苦,我必须要为赵家的利益做出一些牺牲。”

    “哼!所谓牺牲就是把你卖给唐家那个只会甩西洋派头的唐家二少爷吗?”那女子冷哼一声,说道:“以他的才学和人品怎么配得上你!难道你愿意更这样的人过一辈子!”

    赵纨说道:“表姐,你不要再说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前两天家里来了飞贼死了七八个人,现在爹把整个村子都封了,即便我有飞天之力也不可能逃走,何必再说这些恼人的话来伤我的心呢?”

    “小纨!”那女子似乎也觉得说得有点过了,上前抱住了赵纨。接下来的事情,让徐长青觉得目瞪口呆,眼前的两个女子坐在了池塘边上,竟然像是一对恋人一样亲吻起来,而且将手伸入对方的衣服里相互摸索,并从喉咙深处发出了非常淫迷的声音。

    徐长青现在感到有点哭笑不得,没想到出来一趟竟然看到了这样一幕,原来赵家大小姐不爱须眉爱巾帼。两名女子并没有那种露天席地、宣淫交欢的爱好,那名表姐在赵纨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后,两人便携手离开,直到这时徐长青才接着月光看清了赵纨的模样。难怪唐威会见到她的照片后便魂消色受,一改往日行径,迫不及待的下聘礼,也难怪唐家四爷会对其垂涎三尺,不惜和侄儿翻脸。她的确生得一副绝世容貌,瓜子脸,柳叶眉,杏目挺鼻,再配上一张樱桃小嘴,这张脸堪称完美无缺,身上穿着一件山西这一带特有的宽长领旗袍,将身体的凹凸曲线全部勾勒了出来,就算徐长青这样道心坚固的人也不禁会为之心动,更何况普通人。

    当那两名女子走后,徐长青正准备离开,忽然又听到了一处隐密的树林里传出非常微弱的哭泣声,于是又站住了脚步。只见原本应该在前院的新郎官,这个时候从树丛里走出来,脸上的挂着泪渍,一脸悲愤,目含恨意的看着两名女子离开的小门,双拳紧握,咬牙说道:“好一个大家闺秀!我唐威虽然不才,但是一点点男儿骨气还是有的,今日之辱来日定当报还。”

    说完,转身快步从另外一个小门离开了花园。看到这一幕,徐长青立刻把握住了事情的脉络,不禁佩服那名始终背对自己的表姐心计高深,先借用赵纨的名义将唐威约到后院,然后再引诱毫不知情的赵纨说出这样一番话,借机羞辱唐威。唐威本就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自然会不甘羞辱,定然会让这门亲事无疾而终。

    花园已经再无其他人,徐长青快步穿过,就当他刚刚回到房间的时候,从地牢方向传来了响彻云霄的警钟声。他听到后,立刻将衣服换下来收入袖里乾坤中,然后躺在床上装睡。果然没过多久,门外就传来了熙熙攘攘的脚步声,跟着房门一脚被人踢开,七八个人举着火把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然而当看到徐长青刚刚睡醒的样子不禁愣了一愣,为首之人很快清醒过来,简单的说了一句搜,便开始搜查徐长青的行李,黄家兄妹也被警醒了起来,都害怕的躲在了徐长青的身后。

    当搜过之后没有发现什么,来人脸色阴沉,转头瞪着守在院子内外的几个人,问道:“是否真的没有人离开过这个院子?”

    “回大总管,我和老徐他们就守在房门口,的确没有看到有人离开!”负责守卫的这几人纷纷点头说道。

    赵府大总管皱了皱眉头,转身一挥手,说道:“走!”

    “慢!”就当赵府的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徐长青却从床上站起来,叫住了他们,指着散落一地的衣物和给黄家兄妹买的启蒙书籍,冷冷的说道:“人不是狗,狗进来了乱吠乱咬一番,我没办法跟狗计较,但是人不同,赵家大总管是否欠我一个解释呢?”

    “你一个小小的江湖术士也配让我解释,若不是看在你是唐家外亲的份上,我连这番话也懒得跟你说!你最好识趣走人,免得我发现了你什么偷鸡摸狗的行径,到时候难堪。”赵府大总管冷哼一声,然后一挥手领着人走了出去。

    看着一行人离开,徐长青脸上带着不屑的冷笑,对于这些即将大祸临头的人与其争辩也是白费口舌,转身吩咐黄家兄妹收拾一下散乱的物品,继续睡觉。之后那名赵府大总管又搜查了唐家其他下人的房间,这些下人不同于徐长青,他们全都是唐家的胞衣长工,世代给唐家做事,早已是唐家的一员,曾几何时受过如此欺负,一言不和之下,两帮人便打了起来。

    事后唐彪和唐威赶了过来,问明情况后,脸色变得极其阴沉,心道赵家一出事哪里都没有搜,先搜了唐家下人的院子,而且还派了人监视这里,这哪里是对待亲家的作法,分明是在防贼。想到这里,唐彪立刻暴起性子,破口大骂,唐威也是新仇旧恨齐上心头,见到唐彪不依不饶的吵闹,他不但不劝阻,反而火上加油,让唐彪闹得更加凶了。最后把赵家的老太爷和赵家家主也给惊动,纷纷过来解释劝说,最后把负责监视的人也撤走,连带那名大总管也被打断了双腿,掌了四十多个耳光,才令到唐彪的怒气平息,而这件事也让唐威的去意更加坚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