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四十六章 关帝劫道

    第四十六章 关帝劫道

    “小山,你和小娟两个好好的待在这里,师父去去就来。”徐长青领着黄家兄妹到了小山丘,说道。

    “嗯!小山不会离开的。”黄山用力的点点头说道。

    黄娟则懂事很多,拉了拉徐长青的手,说道:“师父,小心点!”

    徐长青微笑着摸了摸两人的头,站起了身子,双手合结法印,口中沉哼一声道:“敕!”

    只见大道图从徐长青的头顶百会穴冲了出来,随后在空中变大,将整个山丘覆盖起来,然后沉了下去,将这里变成了一处封界,把黄山兄妹俩保护在其中。安置好了这兄妹两人之后,徐长青从大道图封界中走出来,运起鬼魅神行,朝长河乡急奔而去。

    此刻长河乡已经变成了一个修罗地狱,远近数十股马贼势力集中在这一个方圆不到十里的地方捉对厮杀,城内的百姓也发疯似的攻击靠近身边的人,赵家的人死守在自家宅子里抵抗外面马贼的攻击。

    此刻太清两仪锁灵阵已经因为漫天的煞怨之气,冲得接近崩溃,原本锁人心神的能力也失去了作用,徐长青一路运用鬼魅神行在房顶疾驰而过,朝着自己的目标冲了过去。

    当徐长青经过赵家正堂的大门时,见到唐天豪此刻已经取下了脸上的黑巾,不再掩饰自己的身份,而赵家也把唐彪和假唐威的尸体拿了出来,挂在门口,全都是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虽然唐天豪这方都有精良的洋枪小火炮,但是赵家也毫不示弱,他们家中藏着的弓弩,非常方便在这种小街巷战中使用,一时间两者都僵持不下。

    徐长青的速度非常快,从前院到后院,不过数个呼吸便冲了过去,当他来到了那间昨夜找到的院子外时,停下了脚步。此刻这间原本满是守卫的院子已经全部空了,那些守卫全都调到了前院,一块写着祖祠二字的牌匾挂在院子正门上,本应该没有一个人的院子却传出了两个人的对话声。

    “阴老弟,你那个徒弟把那件东西藏到哪里去了?总不会让我们把这块地面给翻个底朝天,才能找到吧!”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院子里面传了出来,说道:“别忘了这里可是太清两仪锁灵阵的阵心,要是胡乱动,再次触发了什么禁制,即便是我们也不一定能够轻易脱身。”

    “那个畜生也不知道对谁说了我的计划,弄得本命毒誓发作尸骨无存,连魂魄也被邪鬼吃了,否则我何苦这样麻烦。”另外一个阴飕飕的声音急忙解释道:“白兄请放心,这点我也想过,等城内的煞怨之气把这个鬼阵法彻底破坏了以后,我再用九幽搜地大法把这里搜一边,一定能够很快把那件宝贝找到的。”

    院外的徐长青几乎不用想便知道,其中一个定然是幽冥大圣阴魁,而另外一个却让他略微的感到了一阵疑惑,能够让阴魁这样恭敬的人,天下间并不多,而既姓白又能够让阴魁奉若上宾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徐长青此刻的脑海里想起了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妖怪的名字,破地天君白战。

    白战并非人类,或者说他现在并非人类,他原本是白莲教圣母唐赛儿的弟子,随唐赛儿战死后,魂魄无意中进入了一间古墓,投身在了一具白毛僵尸的体内,历经数百年的修炼才将白毛僵尸炼成了铜甲尸。但是由于修炼不得法,使得他再无任何寸进的可能,只能永远停留在铜甲尸这个阶段,而无法更进一步进化到旱魃的半神之体。后来他在乾元帝君手下当差,和阴魁并称于世,乾元帝君被禁锢后,身受重伤的他则逃到了新疆一带躲了起来,不敢露面,直到得知仙佛正宗的高人准备封山隐遁才敢出来活动。

    徐长青脸色略微凝重,想道:“没想到这次玄罡天魔逆天,竟然也把他给邀了出来助臂,看来这次玄罡天魔已经下足了本钱。”

    在院内,白战这时候突然问道:“你花费这么大力气想要得道的宝贝到底是什么?看你的样子好像是件很了不起的东西似的。”

    “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是件无用的东西,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能够让我的万鬼幡提升一个品级的制器宝物。”阴魁笑了笑,话语中似乎刻意隐瞒了一些东西,说道:“你应该听说过秦桧死前最后拿在手里的那枚邪血印吧!”

    “当然知道!”白战点了点头,说道:“难道这里的宝贝就是那枚邪血印?”

    阴魁阴森的笑着道:“不错,正是这件邪器。”

    在院落外面的徐长青听后也不禁为之一愣,然后又一脸释然,心中暗道难怪能够用来当做镇魂塔的镇器,原来是这件东西。

    受人千古唾弃的大奸臣秦桧在死前刻了一枚印章,上面没有刻一个字,只有一张悔恨的脸,而且刻好以后就吐血而亡,最后那口心血融入印章,逐渐令其形成了一枚邪血印。或许在秦桧临死之前的一刻,他心中觉得自己非常冤屈,认为自己对于岳飞之死的确有参予,但是当时参予之人并非他一人,还有张俊等人,而且主事着更加不是他,而是宋高宗赵构。然而事到了最后所有的罪名全都由他一人承担,他还不能喊冤,死前心中那种扭曲的冤气、对赵构的怨恨和心血一同全都融入了这方血印之中。此外加上这数百年来,百姓对他的唾弃和仇恨,通过岳王庙前的秦桧跪像,逐渐汇聚到血印中,这就使得这一方邪血印充满了无比强大的冤怨之气,用这股冤怨之气镇压战魂是最好不过了。

    深感事情有点脱离控制的徐长青并没有因此而退缩,他的脸上反而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早在一年多以前,他就想要炼制一件完全用来攻击的法器,因为他青身上的法器灵宝,如大道图、菩萨舍利,三千红尘丝等等全都是一些防御类或者是辅助类,丝毫不具攻击性或攻击性太小。原本他是想要炼制九命真君的鬼修秘笈中的千魂丝,后来因为机缘未到没有炼制,至今那些炼制材料都还在袖里乾坤中保存着。

    前两天,他得到了那一卷幽冥大圣阴魁的黄泉道,从中看到了一件与万鬼幡齐名的鬼修魔器,名叫阎王梭。之后,他利用晚上休息的时间,在道心境界中将千魂丝和阎王梭结合起来,创出了一件足以超越万鬼幡的魔器千魂阎王梭。他准备长河乡的事情完结之后,便开始炼制,好在四月十五煞冲七星的时候,对付阴魁的万鬼幡。

    九流闲人一脉向来奉行的是拿来主义,不论是道法、佛法、魔法还是鬼法,只要实用他就敢并入自己的道法系列之中,丝毫没有贪多嚼不烂的觉悟。因为九流闲人的天生道骨,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法术冲突和反噬。这样一来,就使得魔道就将九流闲人当成了正道,而正道则把九流闲人当成了邪道,最终将其并入了旁门左道的下九流中。

    对于邪血印,徐长青是志在必得,他现在的材料虽然已经足够了炼制千魂阎王梭,但是再加上邪血印,威力将会提升一倍有余,到时即便用来对付玄罡天魔的天魔幡也会有十足的把握。

    随着太清两仪锁灵阵的效果越来越弱,地面开始产生了轻微的震动,周围的一些树木建筑也开始倒塌,当太清两仪锁灵阵最后一丝道力被煞怨之气散之后,地面突然平静了下来,感觉就像刚才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似的。

    “魂出,搜地!”只听见院子里面传来了阴魁一声闷哼,他迫不及待的开始利用秘法搜索院子里所有的地方。

    在院子外面,徐长青也没有多想,双手结印,右脚用力踩地,沉声念咒道:“有请关帝圣君上吾身,急急如律令!”随着法咒念出,九流大道吸收的愿力瞬间化为神灵真力,布满他全身各处,而他又用力踩地一脚,念诵第二层法咒,道:“有请关帝法身护佑吾身,神兵火急如律令!”

    当第二层法咒念出来后,一股清晰可见的金光神力包裹住徐长青的身体,随后徐长青完全消失不见,在他站立的地方则是一尊关圣的法象金身,而且他的手中握着一把金色神力聚集而成的青龙偃月刀,端是威风。

    院子里面的两人不但感觉到了这股浩然正气,也看到了院子外面闪出的金光,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后,白战便提着自己的阴神棍纵身冲了出去,而阴魁则加紧搜索周围的地方。

    白战刚刚从院墙翻出来,站稳脚跟,想要报出名号先阻吓对方一下,可没想到才一抬头,便看到一柄闪着金光的大关刀迎头劈砍了下来。他还没有来得及举起阴神棍阻挡,便被这柄大关刀狠狠的劈在了头上,只见刀身和铜甲尸身接触的地方立刻冒出一股黑烟,一道深可见脑的刀痕从头顶拉了下来,直到下巴。

    “痛死我了!”白战数百年来第一次感觉到了疼痛,痛得他就连本命的阴神棍也差点扔掉了。

    然而徐长青一招偷袭得手,丝毫没有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想法,紧接着又是一道横劈朝白战腰腹砍了过去。白战到底是从战场上厮杀过的人,立刻强忍着头上的剧痛,施展铜甲尸本命地遁术,瞬间沉入了地下,躲开了徐长青这一击。正当他想要以牙还牙,从徐长青身后的地下钻出来准备偷袭一记之时,徐长青比他还要懂得人心,早就料到他会报复,连头也不回,便是一记关圣的成名绝技后背拖刀势,刀刃直奔白战的脖子而去。

    棍势、刀势都非常快,都丝毫没有给对方任何躲避的机会,当徐长青的刀劈砍在白战的脖子上时,白战的万斤阴神棍也已经砸在了他的头上。然而阴神棍的威力并没有对徐长青的关帝金身起到任何威胁,最多只不过是让他的金身光芒黯淡了一些,可徐长青的大关刀却毫无阻碍的将他的头给砍了下来。失去了头颅的白战把手上的阴神棍一松,无头身体轰然倒在了地上,那个头颅还带着惊讶的神情滚到了一旁的草地里。

    徐长青这一刻才真正认识到了第二品的神打是如何强大,这样成名多年的老魔竟然毫无抵抗力的被砍掉了头颅,难怪当年那名石姓门人能够和擅长变化上古神兽的十变魔君打得旗鼓相当。

    虽然徐长青强行将神打推至二品境界,但是却不能持久,院子里面还有一个幽冥大圣阴魁,需要速战速决,于是在白战倒地的同时,他立刻将白战的本命法宝阴神棍收入袖里乾坤中,随即飞身跃起冲入院子内。

    此刻阴魁已经找到了压在一块大石头下面的邪血印,他的阴魂将石头推开,那枚散发着红色光芒的玉石印被托了起来,被红光照射的阴魁立刻感到了一股莫名躁动,心神似乎有点异样。正当他想要去拿邪血印的时候,徐长青从院外冲了进来,丝毫考虑都没有手起刀落,一记力劈,将被邪血印迷惑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的阴魁从头顶开始,劈成两半。阴魁的尸体立刻化成了一团团浓郁的鬼气四散开来,又在徐长青的不远处逐渐凝聚成形,而此刻徐长青已经长袖一拂,将邪血印收入袖里乾坤,那个阴魂则被关圣法象金光辗碎。

    “你是何人?胆敢劫本圣君的道!”阴魁身躯逐渐凝固,脸上虽然依旧是那样一副不痛不痒的死人表情,但实际上却是已经痛彻心腑,刚刚徐长青的那一刀足足砍了他十几个阴魂,那就等于砍了他十几条命。

    “你这邪魔歪道,某家又有何不敢劫!”徐长青转过身,故意学着演义之中关帝的语气说道。

    眼前提着青龙偃月刀、长须红面的金光神将,使得阴魁完全愣住了,眼睛像是要凸出来似的,嘴巴口吃道:“关、关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