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五十章 农门四姓

    第五十章 农门四姓

    由于之前只想着将黄家兄妹送到安全的地方,他没有来得及细看平乡镇附近的情况,当他从石家庄赶回来的时候,才发现三座镇魂塔周围的村落已经变得十室九空。听留下的老人说,是运城总兵唐斌已经带领这人马,将百姓从三座镇魂塔中间以及周围的村镇驱赶出去的。因为附近百姓或多或少听闻了长河乡的事情,再加上附近一直流传数百年的镇魂塔故事和唐家的威望,使得唐斌没有费多大的力气,便将百姓迁移到了运城附近,至于留下来的都是一些走不动的老人。

    在徐长青继续赶往平乡镇的时候,突然明显的感觉到了地面的震动,随后从西南百岁山的方向,一股青色光芒冲天而起,直插云霄。虽然此刻已经是巳时三刻,太阳也已经高高挂起,但是随着这股青光在云层中扩散开来,太阳又被浮现着青光的云层给遮盖住,一股阴冷之气将云层之下的徐长青包裹起来,让他觉得非常的难受。

    “百岁山的镇魂塔也出世了,看来阴魁要在今晚亥时三刻到子时一刻之间煞气最重之前,将第三座镇魂塔引出世。”徐长青皱了皱眉头,迟疑了一下,便又继续以超出常规的速度向平乡镇赶过去。

    然而当徐长青赶到平乡镇三十里外的一个土丘时,他的太极神识立刻感觉到有一股极强的土灵之气,在附近聚集,并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这边穿行过来,而且这股土灵之气中带着一股子邪气。于是他立刻停下了脚步,闪身躲到了一处岩石后面,随后取出阴神棍,用太极神识冷冷的观察着推进过来的土灵之气。

    那股土灵之气行到了山丘附近便停了下来,随后一个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武者从地下冒出来,他们全都蒙着脸,显得鬼鬼祟祟的。

    徐长青皱了皱眉头,眼睛微微一眯,不由自主的疑惑道:“东瀛忍者?还是甲贺流的,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在唐朝,东瀛派出了不少的遣唐使来中土学习中华文化,其中有一部分人更是在唐朝官府的协助下拜入了一些仙佛正宗的门派学习道法佛学。虽然当时各派并未将本门大道之法外传,但是一些如小五行遁术、道门咒法和傀儡术等属于旁门外道的道法却轻易的传授给了那些遣唐使。随着这些遣唐使回国,他们逐渐将从中土学到的密宗真言和道法,融入本土的神道中间,形成了独特的阴阳师传承和忍者传承。

    虽然对于东瀛标榜神秘无比的阴阳师的驭鬼式神和忍者的五行遁术,中原华夏的修行者全都嗤之以鼻,但是在历代九流闲人看来能够仅从一点皮毛道术就能将道法演化到如此地步,的确有其独到之处。特别他们对五行遁术的实用性,更是九流闲人这一脉极为推崇的道法运用方式。这也是因为当年第一代九流闲人随戚继光总兵征讨倭寇的时候,就曾吃过这种实用形五行遁术的亏,所以这才使得历代九流闲人都提倡将道法学以致用。

    在第一代九流闲人之后,曾有数代九流闲人受到戚家后人之托,渡海前往东瀛,专门研究对付这些东瀛忍者和阴阳师的方法。其中也不乏和东瀛的道佛两宗的高手进行生死对决,其中就包括了日本有名的天台宗高僧天海与风魔忍流的时任风魔小次郎。最终直接导致天海没能修成罗汉果位,只能成了东瀛那种连鬼修都不如的肉身佛,风魔忍流被杀得断了传承。之后九流闲人更是怂恿德川幕府的御用忍者当时的服部半藏,建议第三代德川将军以一个天下第一忍的虚荣,引得甲贺和伊贺这两大世仇忍流相互厮杀,差点因此绝迹,这也是九流闲人一脉为数不多为国除害的义举。

    对于忍者的体系和家徽,没有人比九流闲人更加清楚,所以当这批忍者从地下冒出来的时候,徐长青很轻易的就认出了他们是擅长土遁之法的甲贺流。忍者的体系等级森严,当上一个等级的忍者说话时,其他的忍者必须跪着,连头都不能抬,这也就使得徐长青很轻易的就找到了这一百来名忍者的两个头目。

    徐长青虽然擅长的并不是日语,但是他依然能够稍微听懂一些,其中提到了战魂、王爷、式神和袁世凯等词汇,让他逐渐将整个脉络理清楚了。阴阳师在日本的地位很高,很多日本的政策都会问询阴阳师的意见,玄罡天魔就是看准了这一点,似乎以让日本人来平乡镇收取战魂,用来喂养阴阳师的式神为条件,得到日本在国际上面的支持,等对付袁世凯的时候,不会有外来的世俗阻力。

    “想要来我中华搅事,找死!”徐长青脸色阴沉,看到这些忍者将身上的罐子按照特定的方式埋入地下后,不禁冷哼道。

    原本镇魂塔的事情就已经足够让徐长青焦头烂额了,现在这些日本的宵小之辈,也跳出来乱搞,让他不禁起了杀心。什么国家利益,什么国际问题,全都暂且被他抛诸脑后,先解决这一小搓不安因素再说,免得到时候和阴魁打得激烈时,他们这些外人跑来占便宜。

    极为了解忍者弱点的徐长青没有立刻动手,而是等他们全都将罐子埋好,施展土遁之术,潜入地下,向下一个埋藏罐子的地点赶去的时候,才施展鬼魅神行,无声无息的追上他们。在快要靠近他们的时候,他突然犹如展翅大鹏一般,纵身飞腾而起,在身形处于他们的上空之时,猛然下坠,同时双手紧握阴神棍,提聚真元,大声念咒:“五行金灵,听吾号令,化物金刚,急急如律令!”

    在徐长青落入这群正在地下遁走的忍者中间时,只听见一声沉闷的声音从脚下响起,他手中的阴神棍半截插入地下,被施加在棍身上的锐金道力,瞬间犹如波纹一般扩散开来,脚下的黄土地也随着道力的扩散硬度变得堪比金刚。负责这一百多人的两名上忍似乎察觉到危险,急忙从地下脱离出来,堪堪好躲过了死劫,而其他的忍者则没有这么幸运,被已经固化的土地卡在地下,活活的让周围坚硬的土地压成了肉末。在徐长青的周围地下不断的传出噗噗的物体爆裂声响,随后浓郁的土灵之气则完全消失,被锐金之气所取代。

    “巴嘎!”两名死里逃生的上忍似乎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手下在地下的惨况,恼怒的咒骂一句,也不再多言,将身上的各种暗器朝徐长青激射过来,而他们抽出长刀则紧随其后。

    面对这种漫天飞花的攻势,徐长青连躲避的意思都没有,手指凝聚真元,快速的虚空画了一张五雷符,念道:“引雷!”

    只见一股强劲的雷球在徐长青面前瞬间形成,并且冲了出去,周围所有的暗器立刻被吸成了一团,掉落在地上,剩余的雷劲化为两股,分别冲向两名上忍。当雷劲快要击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的身形忽然虚幻,化作了两块用衣服包裹的石头,而他们本人则浑身赤裸出现在徐长青的身后,并且将手中长刀朝徐长青的要害砍去。

    这种金蝉脱壳的幻术把戏早就在徐长青的预料之内,还没等两把长刀砍在身上,那两股没有击中目标的雷劲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回转过来,冲入两名上忍体内,瞬间连同他们的内脏一起烧成了焦炭。

    看了看脚下两具焦炭状的尸体,徐长青不屑的冷哼一声,随后眼睛变得极为凌厉,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黄土山丘,说道:“你们看戏也看够了,该出来了吧!”

    徐长青的话音落下没多久,就见到土丘犹如水一般掀起一波涟漪,在涟漪中间四个年青人从土丘中走出来。只见他们一个个打扮非常朴素,身后全都背着一个箱子,手里拿着一把割草用的镰刀,在他们的腰间则挂满各种桃木符,各自都有一根红尘绳缠在手臂上。看到这些年青人的装束,徐长青不禁想起了一个和丐门任三脚一样让他痛恨的人,刚刚舒畅的心情又变回了之前的阴沉。

    “敢问大师法号为何?”为首的那名年青人上前朝徐长青抬手行礼道:“今日大师除此败类,乃是我中华之福,我等必为大师宣扬今日义举,好让世人知道大师的这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高尚情怀。”

    “大师?”徐长青的脸色又阴沉了两分,头上还没有长出头发,的确让他看上去像是一名和尚,而随后这名年青人夸夸其谈的表情,让他更加感觉他们肯定和那个人有联系,于是沉声问道:“下九流中农门四姓牛马朱杨,你们是哪一姓?”

    四人听到徐长青的话愣了一愣,异口同声说道:“我们是牛家门人!”

    徐长青黑着脸又问道:“那么牛家老三牛罡振是你们什么人?”

    在四人中为首的那人似乎看出了徐长青脸色不善,正准备示意身后的堂兄弟们不要多嘴,然后年纪看起来最小的那个却已经脱口而出,道:“他是我们三叔!”

    “好!很好!当年他这个做长辈的跑了,现在我找你们算账也是一样!”徐长青狰狞一笑,纵身朝四人冲了过去。

    农门四人没想到这人竟然是仇家,连忙结成四象阵,手中的红尘绳交织在一起编制成了一个护罩,在真元的作用下散发出土黄色的光芒,将四人牢牢的护卫在其中。四人功力此刻也集中在为首那人的身上,那人将手中的镰刀法器祭起,朝徐长青的顶门百会砍去。

    徐长青丝毫不理会劈砍在头顶的镰刀,只听见一阵金铁交击声,镰刀被徐长青的混元金身给弹开,这种没有半点道力的低级法器根本连徐长青的皮毛都无法伤害。这是已经来到红尘绳护罩外面的徐长青,手结法印,念道:“四象逆转,红尘锁身,急急如律令!”

    徐长青的道力立刻冲开了四人对红尘绳的控制,原本属于他们法器的红尘绳反而受到了徐长青的控制,往内一缩,将他们反绑了起来,一个个都捆成了粽子似的倒在地上,不能动弹。

    “冤有头,债有主!你有本事就去找你的仇人,何必拿我们这些小辈出气呢?”一见自己的法术被破,四人急了,联想到刚才徐长青杀忍者时的那种狠辣手段,他们不禁感到了害怕,纷纷叫道。

    徐长青一脚把绑在一起的四人,踢到了土丘上,恼怒的说道:“你们以为我不想找那个王八蛋吗?他逃到了他女人的师门栖霞山东华派,不敢出来,我又欠东华派长老燕风一个人情,不好硬闯东华派山门,否则我早就去找这王八蛋了!”

    “你,你是九流闲人徐长青!”这四人显然也很清楚他们三叔的事情,一听到徐长青的咒骂声,便立刻猜出了他的身份。

    “你们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也就应该知道我和你们那个三叔的恩怨吧!”徐长青冷冷一笑,又看了看天色,计算了一下时间,面带狠色,道:“我今天赶时间,没空跟你们在这里磨,等会儿我用秘法定住你们,把你们留在这里。你们如果运气好的话,就没事,如果运气差,就尝尝万鬼噬身的感觉吧!”

    “等等!等等!”为首那人连忙说道:“我告诉你,我们三叔在哪里?你放了我们,怎么样?”

    “他已经离开栖霞山了?”徐长青眼睛微微一眯,看了看为首那人,随后暗结法印,将红尘绳松开,冷冷的说道:“说吧!你说的最好属实,否则你们可不像你们三叔那样有个好娘子可以依靠!”

    “当然,我们可没那么大的胆子骗你!”为首那人活动了一下被绑疼的手臂,见到徐长青脸上露出了些许不耐烦的样子,便立刻说道:“其实我们三叔就在这个平乡镇。”

    徐长青微微一愣,说道:“什么?就在平乡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