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六十六章 细雨冥婚

    第六十六章 细雨冥婚

    关正的修为得以突破,徐长青感到非常高兴,正准备再试试他的修为,不过却看到关正的脸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鼻子耸动着,似乎空气中有什么异味一般。他不由自主的也嗅了嗅,但是却并没有闻到什么异味,不禁皱了皱眉头,问道:“关兄,是否有什么不妥?”

    关正迟疑了一下,说道:“不瞒大师,我天生灵鼻,可嗅鬼魔妖邪之气,此刻在道观西北十里处有一股非常浓郁的鬼邪之气正在聚集,而且越来越浓,看样子应该是冲着马家铺过去的。”

    徐长青感到一丝惊讶,随后又一脸释然,一些修行世家的子弟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天赋异能,关正拥有一个灵鼻并不稀奇,而他自己的神目也算是一种天赋异能。在听完关正的话后,徐长青暗掐法印,运转真元,打开天眼,朝关正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的确如他所说,在西北方向的荒山上冒出一股浓烈的鬼气,鬼气中充满了弑杀之气,直冲天空,连厚厚的阴云也无法将其阻挡,冲开了一个大洞,月华之气从洞中射下,直接照在了荒山之上,声势极为浩大。从它还未出世便有如此浩大声势来看,这只邪鬼至少有鬼王级别,甚至还在鬼王之上。

    “大师,我们该怎么办呢?”关正也感觉到了这只邪鬼似乎极为强大,于是转头朝徐长青问道。

    “国运衰竭,妖孽四起,不但世俗界乱,就连修行界也乱了。”徐长青故作深沉,叹了口气道:“走吧!既然事情让我们遇到了,也是一分机缘,那只邪鬼既然是冲着马家铺去的,我们也过去瞧瞧。”

    “大师所言,正合我意。”关正现在修为提升正好想要找个邪魔大干一场,听到徐长青的话,便兴冲冲的收拾了一下百宝箱,背在身后,将火熄灭,便随着徐长青,快步朝正在办喜事的马家铺跑过去。

    虽然道观离马家铺有几里下山路,但是以徐长青和关正两人的轻功身法,不过是片刻即到。然而当两人到了马家铺的时候,眼前的情景让两人感到有些诧异,原来这里虽然张灯结彩,像是在办喜事,但是却没有办喜事那种热闹场面,反而显得冷冷清清的,多了一丝阴森的诡异气氛。所有百姓的家门口都挂起了大红灯笼,然而门却紧紧闭着,门两旁挂着两串兽骨,而在进村的口子上孤零零的放着一顶花轿,显得格外醒目。

    “这是怎么回事?”见到眼前诡异一幕的关正不解的问道。

    “是冥婚!”徐长青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在一些地方如果闹山鬼的话,当地人会将一个处女做为活祭品,嫁给山鬼,好让山鬼平静下来,这就是冥婚。不过这种习俗一般只有南方才有,什么时候北方也开始时兴这种损天德的玩意了。”

    “管他南方北方,先救人再说!”关正听到如今竟然还有用活人做祭品的事情,立刻变得义愤填膺,不做多想便朝花轿跑了过去。

    跑到轿子边上,关正将帘子掀开,只见里面坐着一个头戴凤冠霞帔的新娘子。与这身打扮不相符的却是新娘子的手脚全都被死死的绑住了,动弹不得,眼睛除了惊恐绝望以外,再无其他表情,脸上的胭脂也被泪水画得一道道的,虽然长相的确娇艳可人,但是此刻却丝毫感觉不出来。

    “姑娘,不要怕!我们是好人,现在就放你出来!”关正见了连忙伸手过去,将绑住新娘子的绳子掐断,然后准备扶新娘子出来。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新娘子虽然在关正出现的那一刻脸上露出了幸喜,但是当关正准备救她的时候,神色却又黯淡了下来。她不但用力摆动身子不让关正拉她,还死死的拉出了轿子边缘,使劲的摇头,就是不肯出来,仿佛关正就是那个邪恶的山鬼一般,哭着说道:“不要!我不要你放,我走了山鬼会对付村里人的。”说着,便大声的叫道:“来人呀!有人要抢新娘子啊!”

    听到了新娘子的叫声,原本了无声息的小村子立刻炸开了锅,所有屋子里的百姓全都拿着扁担、柴刀等等农具冲了出来,还没等关正做出反应,便已经围了个里里外外三四层,一个个恶狠狠的瞪着关正,仿佛要啃他的骨头、吃他的肉似的。

    这时,人群让开了一条道,从人群中走出一名神色略显悲凉的长须老者。当他看到了一身道装的关正和在关正身后和尚打扮的徐长青时,神色微微一愣,又立刻黯淡了下来,抬手示意众人放下手中东西,朝两人说道:“二位法师高僧想必也是为了那只邪魔山鬼而来吧?还望二位高抬贵手,不要再管这件事情了,我们村已经没有那么多的青壮来平息山鬼的怒火了。”

    徐长青一把拉住想要说话的关正,看了看周围的人,发现这里大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和一些还未成年的孩子,于是皱了皱眉头,上前说道:“阿弥陀佛!老人家大概是这个村子的村正吧!听老人家的谈吐曾经也应该是饱读诗书之人,否则也不会这样跟我们将道理了。”

    “大师,过奖了!”徐长青身上散发的气息令到周围众人的气势缓和了下来,老村长的神情也稍微舒缓了一点,说道:“老朽曾在同治年间中过举人,是马家铺的村正,也是村中私塾的夫子。”

    “原来有功名在身的夫子,失敬!失敬!”徐长青三言两语就打消了村人的敌意,然后直接问道:“听老先生的口气,似乎除了我们两人以外,还有其他人也曾来过想要降伏这只山鬼?”

    “唉!”老村长叹了口气,这时不但他的神色变得哀伤,就连周围其他的村民神色也变得极为伤感。只听见老人沉声说道:“我们马家铺曾经也是这周围三百里内数一数二的大村落,自从前些年闹拳匪,这里就再也没有安生过。先是拳匪流窜到这里当了山贼,抢劫乡里,后来在西北虎头山上又出了一只很厉害的山鬼。当时山贼看到了我们马家铺繁荣,要劫掠我们马家铺,我们村里有个懂得些许法术的人就去请山鬼来,想要利用山鬼把那些山贼赶走。事后虽然赶走了山贼,可是山鬼却又在这附近安顿了下来,虽然他不要金银,但是他却要人命,而且每年都要一个黄花闺女嫁给他当鬼妻。我们也曾请过一些道士和尚来驱鬼,就连大佛寺的高僧也请了几个,不过都是有去无回。过后我们还要为平息山鬼的怒火献上村里青壮当祭品,弄得现在村中青壮走的走,死的死,只剩下了我们这些孤寡小儿。”

    关正听到老村长的苦处脸色阴沉了下来,沉声问道:“这里离京城很近,在京城也有不少擅长驱邪伏魔的密宗高僧,为什么你们不去京城找那些高僧呢?”

    老村长看了看关正,冷冷一笑,说道:“这点还用得着道长提醒吗?我们又何尝没有去过京城请高僧,不过那些所谓高僧全都是一些比山鬼还要凶狠的豺狼,若是能够降伏山鬼,我又何必用自己的孙女来配冥婚呢?”

    说着,老人不禁哭了起来,而站在花轿前的新娘子也扑在了一个老太婆的怀里大声的哭泣,周围的村民脸上全都露出了悲愤之情。

    “所谓作恶终又恶报时,老先生和诸位乡民既然全都如此不甘心,何不让贫僧和这位关兄试一试降伏此魔呢?”徐长青上前一步,神色淡然的朝周围的人建议了一下,随后没等对方反对,便将关正拉到了身前,说道:“贫僧不过是个无名之辈,务须介绍,不过这位关兄来头可大了,他是驱魔天师关家的后人,名叫关正,精通关家符剑和东华派御剑之术,比起那些名声显赫的驱魔道人要强上百倍。”

    “关家?莫非是山东的那个关家!”老村长神色一惊,迈步上前一把抓住关正的手臂,无意中看到了他身上穿着的符甲,立刻变得激动起来,说道:“关家,真的是山东关家!这是关家的符甲。”说着朝周围的人大声叫道:“我们有救了,我们马家铺有救了!”

    周围的人显然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看着老村长像是发癫似的大笑着,一脸的疑惑和不解,就连他的老伴和孙女也愣愣的看着他。

    “老村长知道我们关家?”被老村长抓住手臂的关正脸色一愣,听到老村长说出了关家符甲之名,立刻惊讶的问道。

    然而老村长似乎并没有听到关正的话,依旧使劲在笑,只是脸色变得有些铁青,神态也显得狰狞。

    “不好!老先生他惊喜交加,神智迷失,又失心之危。”徐长青见识广博一眼就看出不对劲,上前一把按住老村长不断抽搐的身体,手结莲印,按在老村长的头顶上,沉声道:“清寂白莲结法印,浩瀚佛力定心神!”

    随着徐长青的佛偈说出,九流大道模拟出来的白莲佛元从他的手印散发出来,结成一朵肉眼可见的白莲,然后慢慢的沉入老村长的头顶。这时,老村长立刻冷静下来,呼吸平静,双眼微闭,在白莲完全没入其头顶后,头顶更是散发出淡淡白光俨然一副庄严宝像。周围的那些村民哪里见过这等异象,全都跪了下来,向徐长青五体投地,连称圣僧,不少人更是大哭起来称其为菩萨。关正也感受到了从徐长青手中发出的精纯佛力,心中不由得生起敬畏之情,逐渐将眼前这名年青的僧人放在了与燕风同等的地位。

    徐长青哪里用的是什么佛法,他其实只不过是使用白莲渡世法门的莲花外相,然后加上正宗的道家定神咒,这种叠加起来的佛道手法将定神咒的道力完全隐藏起来,伪造出了这么一个足以愚弄天下人的佛法假象。显然徐长青对自己的这套道佛结合的手法非常满意,脸上露出了些许的笑容,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又不知为何变得凝重起来,在将手从老村长头上收回之后,退到了关正身边,没有说话,似乎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小会,老村长清醒过来,虽然刚才神智被迷,但也很清楚是谁救了他,连忙上前向徐长青跪拜道:“老朽多谢圣僧施手相救,请受老朽一拜。”

    见到老人向自己跪拜,徐长青自然不会让他拜下去,伸手虚托,运转真元,在老人膝盖上结成两朵白莲,将其托起,然后双手合十说道:“老先生,不必多礼,上天有好生之德,贫僧修的本就是渡世佛法,又岂会不施手相救呢?”

    “大师,佛法高深,老朽佩服。”老村长一脸敬仰的看着徐长青说道。

    徐长青淡然一笑,合手回礼,转而问道:“刚才我这位关兄问老先生是否认识山东关家,老先生还未回答?”

    老村长恭敬的回答道:“老朽年青的时候曾经在摩云天鹏关德兴关大人麾下任职文书,比起常人知道更多有关关家的事情。”说着一脸惋惜,道:“可惜虽然三十八位关家豪杰个个都是神通广大的奇人异士,终究无法抵得过洋人的洋枪火炮。”

    “原来老村长是我大伯祖的故人,请受晚辈一拜。”关正听后愣了一愣,连忙上前行礼,而后神色肃然的说道:“既然是我关家故人,今日这件冥婚之事又让我给遇上了,想来是大伯祖冥冥之中的指引,合该我管此事!如若老村长信得过我关某,我定然拼了这条命,也要除掉那山鬼邪魔。”

    “关天师和这位圣僧的高义我等铭记于心,请受我等一拜!”老村长和周围的村名感激不已,纷纷下跪磕头。

    徐长青一反常态的没有上前阻止他们,而是任由他们磕了三个响头,关正则连忙上前搀扶那些老人,连声道不要。之后,两人都觉察到那团鬼气已经成形,并且向这边缓缓推进,于是他们便将村民全部安排在了祠堂里面,关正用他关家的镇鬼符将所有的门窗全部封上,用浸泡了雄鸡血的红尘绳将祠堂围上一圈,并且挂上楼观道的镇魂铃。在一切做好以后,便和徐长青二人来到了村口处,等待那只山鬼的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