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七十九章 群魔四起

    第七十九章 群魔四起

    见到徐长青将秘笈推了回来,老人脸色不禁凝固了一下,这使得他在想徐长青是否还在为当年的事情怪他,不过很快他又觉得以徐长青的性格用不着这样做。于是他面带难色,皱了皱眉头,看着手中把玩了多年算得上是一件灵宝的玄灵珠,最终还是念念不舍的将其放在桌子上,推到徐长青面前,说道:“这玄灵珠的来历你也知道,每颗珠子里面都有禅宗道正大师用棒喝佛力撰写的一篇多心经,虽然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法器灵宝,但是若时常把玩的话,却能够稳固道心,增加心神二识的悟性。”

    看着推倒自己面前的玄灵珠,徐长青笑着摇了摇头,又将东西推了回去,说道:“难道盛老眼中我徐长青就是这样一个贪财好利的人吗?”

    “你还是直接告诉老夫,你想要什么东西吧?只要是老夫能力之内的一定帮你办到。”见到徐长青又将东西推了回来,老人脸色有点挂不住了,略显急躁的问道。

    “盛老,应该也知晓玄罡天魔要为满清逆天改运之事吧?”徐长青想了想直言问道。

    “当然知道。”老人脸上多出了一丝忧色,说道:“这件事在民间虽然没有半点风声,在修行界却早已闹得沸沸扬扬,下九流旁门中人陆续有人入京,而且不少的名门正宗的外堂弟子也都觉得这种伏魔之事本应由他们来做,纷纷入京。眼下京城可谓是龙蛇混杂,我离开之前,玄罡天魔还以国丧期间不得唱戏的法令,让人抓了一大批伶门的弟子,我若非还有这身官皮保护或许已经被软禁在京城了。正所谓大道之下,皆为蝼蚁,总之如果修行界在京城内大打出手,最终受害的还是京城的百姓。”

    徐长青看出老人似乎对修行界在世俗城市里争斗颇感不满,他也没有打算反驳老人的想法,而是直言道:“既然盛老都知道,那就好办了,我希望盛老能够出手相助,在五月初五来临之前,为那些入京的修行界中人找一个不被人察觉的隐藏之地。”

    “嘿嘿!”老人苦笑了一下,说道:“长青,你是在把老夫我放在火上烤呀!你可知道现在京城内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吗?每晚正邪厮杀就没有停过,我是好不容易有了交通银行这样一个差事,逃出了京城,现在就连徐世昌都在找机会离开京城避锋头,你这个时候让老夫回去不是要老夫的命吗?”

    徐长青自信的笑了笑说道:“不会的,过不了多久,阴魁、白战、天阴鬼圣和阴风老怪已死,雷霆魔常满重伤的消息就会传到京师,到那个时候,玄罡天魔必定会知道我已经北上了,他的注意力会放在我的身上。”

    “什么阴魁他们死了?”老人听后为之一愣,神色略微激动的问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徐长青没有隐瞒,将平乡镇发生的事情一点点的告诉给了一脸惊讶的老人听,只是对自己的实力故意隐瞒了一点,将阴魁等人的死大多归功与燕风的强大和自己的计谋得逞。

    老人看着徐长青,感慨的说道:“长青,你的确是变了很多!如果是以前,像这种天灾人祸你唯恐避之不急,即便参予也只是在幕后策划。然而如今你却跑到前台与人正面交锋,你变得太多了,实在是出乎了老夫的预料。”

    “人总是会改变的。”徐长青略微苦涩一笑,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往事,沉默了片刻,而后继续说道:“盛老和徐世昌虽然都是文门的人,但是相对于下九流旁门,你们和朝廷的关系更为密切。而且你们的本命功法大都是养生之法,算不得修行界中人,对他的威胁甚小,他不会过多关注你们的。”说着,他从怀里取出在武汉时赵半钱送给他的那把钥匙,放在桌子上,说道:“你回到北平之后,只需要将此物交给徐世昌,他自然会暗中助你。”

    “这个是……”老人略微疑惑了一下,问道。

    徐长青解释道:“当年徐世昌落魄之时,得知天命的掌门赵老爷子救助,后来他发迹了,便派人送这把钥匙给赵老爷子,言如果有事,持此钥匙去他那里,他必然鼎立襄助。”

    “没想到你连隐居多年的赵半钱都扯进来了,看来这次北平之战你是势在必行啊!”老人长叹了一口气,将钥匙收入囊中,表示自己接受了徐长青的条件,而后神色肃然的说道:“长青,你的性格我很清楚,已经决定的事情是不会再改变了,当年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老夫自问没有办法改变你的决定,只能说一声万事小心,玄罡天魔的得力助手,不单单只有阴魁。”

    “盛老,似乎知道一些事情,还请明言。”听到老人的话,徐长青眉头微微一皱,请教道。

    “唉!也罢!我就将我所知道的告诉你吧!”老人叹了口气,表情异常严肃的说道:“眼下玄罡天魔除了他手下的那一干人以外,四处邀请隐居的大魔头助阵,其中天云岭的四魔君、清远山的子母鬼姥、密宗黑教的三世活佛等等,无一不是魔道巨擎,个个都不比阴魁和常满差多少。其中还有两个魔头即便是玄罡天魔见了也要以礼相待,一个就是当年正丐的叛徒遮天手常阴,他弃道从魔,修为比起以前要强上了数倍,就连他兄弟常满也非他敌手,而且炼制了一件魔器名叫邪骨七杀刀,威力煞是惊人。这次提前赶到京师的丐门四杰和白莲教五护旗都死在了他的手里,伶门长老麒麟子被其魔器所伤,虽然活了下来,但是一身修为却废了。”

    “竟然有这等事情?”徐长青脸色稍微凝重了一点,将心神沉入体内,试着驱动万鬼幡和阴神棍等魔器却依然没有半点动静。他的心情不禁有些郁闷,心道如果这两样魔器能够恢复过来,再加上神目的雷劲,以他现在的修为和道法,即便是魔头再多,也丝毫不惧。

    老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徐长青此刻的心情,稍微顿了顿,过了一会儿才继续道:“另外还有一个魔头,你一定要小心,他就是当年十变魔君的大弟子,之后随十变魔君一起失踪的邪阳子。”

    “什么是他?”徐长青对这个消息感到极为惊讶,急声问道:“莫非这次连失踪多年的十变魔君也被玄罡天魔请出来了?”

    “没有,根据我得到的消息邪阳子当年就已经和十变魔君走散了,后来一直隐居在中缅边境,”老人沉声说道:“前一两年,广西石家直系门人妄图借星斗之力,修炼二品神打,一夜之间全部毙命,据说就是出自他和石家旁系家主的手笔。此人虽然未曾习得十变魔君的上古变化之术,但是其余的本领倒是已经学了十成十,一身邪阳魔劲威力惊人,而且在中缅边境这段时间还学了一身精湛的南洋降头邪法,其实力比起玄罡天魔丝毫不差。”说着顿了顿,继续道:“你或许还不知道*的掌教九冠真人不想听娼门天狐胡月娘的号令,自己带领*的人单干,七天前被邪阳子堵在了南京市郊,包括九冠真人在内,还有*四名长老与三名内堂堂主全都死在了他的手里,*从修行界除名已经是必然的事情了。”

    这个消息着实让徐长青感到了震惊,他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了两个来回,皱眉问道:“盛老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

    老人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发现他们的尸体的当地人见尸体非常诡异,怕这些尸体变成僵尸,把他们全都烧了,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的尸体全都跟枯柴一样一点就着。”

    “枯柴一样吗?看样子他们不单单只有精气神被吸干,就连血肉也被吸走了,天下间有不少的魔功都能够做到这样。”徐长青又坐回到了卧床上,喃喃说道:“*的九冠真人虽然名头响亮,但是在修行界也算不上什么出类拔萃的高手,想要将其击毙并非什么难事。但是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却一个都没有走脱,看来邪阳子事先也有过非常周密的安排。”说着话,他忽然停了下来,转头看了老人良久,说道:“刚才盛老说他学了一套南洋的降头邪法对吗?”

    “不错!”老人不明白徐长青为何多此一问,点了点头。

    “南洋的降头邪法其根源出自苗疆九黎部的上古巫术和蛊术,而后再结合当地的本土法术,而创造的一套邪法。”徐长青一边说话,一边朝老人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随手从床头隔板里,取出一套茶具,为老人泡上一杯茶,放在了老人面前,手中提聚真元,飞快的画了一道上清引邪符,将其道力注入茶水之中,示意老人饮下,继续说道:“要论到精通巫术和蛊术,中华之地当属斩妖世家林家和白苗的宋家,如果有这两家在就好了,即便邪阳子再怎么擅长降头邪法也决然无法和这两家的人相比。”

    在徐长青说话的时候,老人虽然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将信将疑的把茶水喝下,当茶水入腹之后,立刻有一股热流传遍全身,随后,便感觉到背部命门穴上一阵凉意。这阵凉意像是活物一般想要逃过热流的包围,四处乱窜,最终一点点的被热流逼到了喉咙上。老人只觉得嗓子眼一阵搔痒,更着感到有异物顺着鼻孔爬了出来,还没等他看清是什么东西,就见到从鼻子里冒出一点银光,朝火车车窗冲了过去,想要从车窗露出的透气孔逃走。

    然而徐长青早就已经等在了那里,当银光冲出之时,徐长青的手便拦在了银光的前面,而银光似乎颇有灵性,见到有阻拦,便准备换一个方向逃走。可是徐长青的手指已经快速的在空中画了一个太极图,并且用其将银光笼罩在其中,剑指引动太极图向后一收,沉声道:“摄!”

    只见银光立刻被困在太极图中,无论它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太极图的空间,并且随着太极图的缩小,逐渐被图中道力死死的束缚住,而落入了徐长青的手掌之中。老人定睛一看,不禁气得须发皆张,只见在徐长青的手心中,一只表面放着银光的小虫子正在不断的挣扎着,试图脱离徐长青的束缚。

    眼下不要徐长青明说,老人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气得用力一拍桌子,喝道:“好个玄罡天魔!把主意打到老夫身上了,竟然让邪阳子在老夫身上动手脚。”

    徐长青用道符将虫子小心的包好,取出一个桃木人,让老人滴出一滴血,用银针沾血在桃木人表面画上一张通灵真身傀儡符,然后将用道符裹住的虫子放在了桃木人上,运转真元,剑指画符,念诵法咒道:“左手三魂、右手七魄,真身化身,法象归元,急急如律令!凝!”

    在徐长青施展出来的傀儡法咒下,桃木人立刻被一团迷雾所笼罩,并且随着迷雾慢慢渗透其中,桃木人的头部立刻变成了老人的模样。这时包裹这虫子的道符也一点点的沉入桃木人体内,而那只虫子则被傀儡人偶所迷惑,不再挣扎,安静了下来。

    “原本我见盛老眉间青煞笼罩,以为是盛老修炼采青木灵气有成,才会出现的外相。”徐长青将桃木人递给老人,继续道:“不过听盛老提及,邪阳子会降头术倒是让我想起了中降之后,人的前额也会有青煞之气,所以才会大胆一试。不幸被我料中,玄罡天魔毕竟放心不下您和徐世昌,你们两人掌握了满清的金库命脉,如果他逆天改运成功必定要从你们手中收回所有权利,交给他所信任的满人掌握,而不动声色收回你们手中权利的最好方法,莫过于用降头术控制你们两人自动离职。”

    “他们欺人太甚!”老人咬牙切齿道。

    “其实这样反而更好,他们既然给你们下了邪法,自然也就对你们放心不少,盛老暗中帮助我们的同道中人一事,自然也就少了一些障碍。”徐长青笑了笑,说道:“这些天就麻烦盛老每日都将傀儡人带在身边,以迷惑玄罡天魔的视线。”

    “好,事情就这样定下来吧!”老人将傀儡人收入怀中,然后提醒徐长青道:“交通银行一事就麻烦长青你多上心了!”

    “盛老请放心,长青绝对不会有负所托!”徐长青点点头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