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八十六章 初次交锋

    第八十六章 初次交锋

    见到正在作法的阴阳师突然倒下,围在四周的高野僧们先是一惊,随后训练有素的手结东瀛密教法印,口中念诵着东瀛密教真言。一声声低沉的真言念诵声响彻了整个地窖,他们身上逐渐散发出一阵白光,随后在他们的前额冲出一股股精纯的密教佛力,钻入阴阳师的身体内,试图将他的心神二识救出来。

    这个时候在高野僧和阴阳师所铺设的法阵外围,站着四个身穿黑袍的中年人,他们脸上嘲讽冷笑的神情和身上充满邪恶的气息跟地下室里面佛光普照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这四个中年人长相打扮都一模一样,身材也同样高大,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胡须的颜色分别是黑、金、青、红四色。

    这四人正是天云岭的四魔君,是陕甘一带有名的大魔头,他们以魔为姓,以胡须的颜色为名,一身魔功深不可测,而且精通一套神秘的合击之法,传闻威力惊人,无论对敌何人,且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在陕甘一带,他们成魔的经历也在当地广为流传,由于兄弟四人生下来就极为怪异,天生虬髯,且颚骨生菱,家里人和村里人认为他们是怪物便将他们丢到河里溺死。可他们命不该绝,被天云岭四臂魔君给救了下来,带回了天云岭收为弟子。其实四臂魔君救他们兄弟四人也没有安好心,完全是利用四兄弟连在一起的奇异命格练一种古魔功,想要将他们四兄弟当做炉鼎。虽然在收四兄弟为徒之后,四臂魔君也教了他们一些魔功法术,但那只是为了养鼎之用。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当四臂魔君将修炼魔功的几样重要物品全都找齐了之后,其真实心思无意中被四兄弟给察觉到了。于是四兄弟就故意挑拨他和那些仙佛正宗的人争斗,在打到两败俱伤之时,被他们先下手为强,给打得魂飞魄散,好不容易收集齐的四样魔器也被四兄弟接收了。

    之后四兄弟便在天云岭一带称宗唤祖,合练魔功。当魔功大成之日,他们便下山丧心病狂的将他们出生的村子屠杀干净,就连他们的父母祖父等人也没有放过。四兄弟中的老大更是将三十六名跟他们有着至亲血缘的亲人头颅砍下,用魔功秘法制成了一件魔器,随身携带。

    四魔君的这一恶行被当地的仙佛正宗高手知晓,便联合起来对其围杀,可惜每每要得手之际,都被四人运用一种极为独特的魔功给逃脱,最终这次灭魔之举不了了之。而四魔君也因为这次和正道的交锋,深感天外有天人上有人的道理,老老实实的待在了天云岭,没有在出来为祸世俗。这次受玄罡天魔之邀,也是因为他们得到消息那些仙佛正宗的高手已经封山闭关了,所以才有胆子出来助玄罡天魔完成逆天之举。

    “老大,这就是东瀛最顶级的阴阳师,看来也不怎么样啊?”红色胡须的魔红朝站在最后面靠着墙,始终隐身在黑暗之中说道。

    在他面前的魔黑双手抱胸,没有说话,反而是他身旁的老二魔金却冷笑着说道:“也许他们阴阳师发功施法时,本身就是这一副死人样子也不一定?”

    而坐在地窖酒桶上的老三魔青这时则面无表情的说道:“一帮废物,不过是让他跟踪一个人就弄成了这样,还说什么能够帮上手,我看他们纯粹是想要借着加入玄罡天魔的逆天之计,偷学我中华命家绝学!”

    “老三,有些话不要说明白,心里知道就可以了!”四兄弟的老大魔黑缓步走出了阴影,一双漆黑入墨的眼睛转头冷冷的看着站在他们旁边一个身穿和服似乎有点身份的日本人,说道:“而且以藤冈先生的为人应该不会做出如此下流的事情的,对吗?藤冈先生。”

    对于四魔君的冷嘲热讽,带着眼睛显得文质彬彬的藤冈左助脸色始终保持平静,眼睛冷漠的看着地窖中间正在全力施法的阴阳师和高野僧。藤冈左助名义上是日本陆军部情报科的少校,但实际上他是日本天皇御用的阴阳头,全日本阴阳师的首领。他出生自甲贺流的忍村之中,长大后混入了日本密教里高野学习密教法术,之后又乔装混入日本各地神社偷学阴阳师的绝技,可以说是集日本修行界之大成于一身,虽然已经年近九十,但容貌依旧是三十岁的模样,可谓是驻颜有术。

    由于他早年曾成功的预测了多次日本政局的变化以及人事升迁,而受到了日本的高层注意,之后又在日本的维新变法中,充当了重要的角色而挤入了日本政界高层,并且被日本天皇授予了阴阳头的称号,名义上统领日本修行界,达到了权利的顶峰。这次日本修行界和玄罡天魔的合作也是由他一手促成,正如魔黑所说的那样,他的确是冲着九龙问鼎大法而去的。熟悉中华历史的他自然也知道九龙问鼎大法的神奇,所以在从陆军部得到了玄罡天魔要用这个改运大法逆天的情报时,立刻赶往了北平,和玄罡天魔商谈合作事宜。

    虽然双方最后还是打成了合作,但显然玄罡天魔也不是傻瓜,自然知道藤冈左助的目的所在,所以对于日本派来参予逆天大计的忍者、阴阳师和高野僧全都安排在了外围,充当耳目,而中心的九龙问鼎大法却丝毫没有让他们接触到一点边缘。藤冈左助当然不愿意就这样放弃,只好退而求其次收买参予此事的一些魔修者,有几个魔修者没能抵挡住诱惑说出了一点大法排阵的细节。虽然有点含糊不清,但对于他来说却视若珍宝,而当他再去接触那几个魔修者的时候,见到的只是几具充满警告意味的尸体。之后,玄罡天魔以阻挡下九流旁门入京为由,将所有日本修行界的人全都赶出了北平城,藤冈左助也被赶到了天津,并且被玄罡天魔派来的四魔君监视着,不给他任何耍心眼的机会。

    就当藤冈左助想着是否应该通过日本陆军部向玄罡天魔施压的时候,在地窖中间部位的那名阴阳师忽然有了反应,身子一抖,腰杆坐直起来,而双眼却已然没有任何神采,就像是一具僵尸似的。这时在周围那些施法帮助阴阳师的高野僧们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惨叫,陆续喷出了一口鲜血,还没等周围的人反应过来,从中间阴阳师的体内极为诡异的窜出数十根散着青光的藤蔓,犹如利剑直接插入了那些高野僧的体内。

    “巴嘎!”见到突然发生的异变,藤冈左助脸色为之一惊,毫不犹豫的抽出腰间一把带着血煞的魔刀,纵身落入地窖中间,朝面前的几根藤蔓力劈过去,魔刀极为锋利,轻易的便砍开了那几根藤蔓。然而事情与藤冈左助预想得有些差别,藤蔓砍开之后,并没有失去作用,反而一分为二,化作数道青光,朝藤冈左助冲杀过去。藤冈左助也算了得,立刻反应过来,纵身后退,同时口衔魔刀,双手结成密教法印,大声哼道:“临!”

    只见在藤冈左助的手上立刻爆发出一阵金光,化为盾牌,堪堪好挡住了藤蔓青光的反击,但同时他也被青光中所蕴含的力道给震得退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当他落下之后,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双手虽然挡住了青光的攻击,但是却被青光中蕴含的另外一种青木灵煞所侵蚀,双手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萎缩。他使用了各种办法,但依然无法逼出这股怪异的青木灵煞,而站在他身旁的四魔君似乎知道这种力量是什么,但就是不愿意帮手。迫不得已之下,他只好出其不意的抓住身旁的两名爱徒,以嫁接之法,将这股邪异的力量传到了他们的身上。在他缩回手的时候,便见到两名弟子双眼充满了惊讶、愤恨之色,狠狠的瞪着他,并且飞快的萎缩,最终化作了一具干尸。

    “不自量力!”这时魔红幸灾乐祸的说道:“我中华法术又岂是你这等东拼西凑的小道之法所能破解,你这是自取欺辱!”

    “你……”藤冈左助脸色铁青的瞪着魔红,但随后又深吸几口气,强行平息下了心中怒火。他很清楚现在绝对不是跟四魔君翻脸的时候,以四魔君的力量想要杀死这个屋子里所有的人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世俗界的威胁对于这些魔修者丝毫没有任何作用,得罪他们远远比得罪那些正道人士要难以对付得多。

    对于藤冈左助的自制力,四魔君之首的魔黑也不禁有些佩服,他看着那些高野僧一个个吸干了精气神,成了一具具干尸,转头朝魔青问道:“老三,你又把握对付吗?”

    “能够将精纯的木灵之气和地煞之气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看来对方是个高手!”魔青始终都是一张木头脸,随后上前两步,眼睛略带一丝兴奋,说道:“好久没有碰到高手了!今天正好活动一下身手。”

    说完,手结法印,运转魔元,道了一声“起”。只见从他百会天顶冲出一把青色的幡伞,飞到了阴阳师的头顶上,随后他连续朝伞身之上打出几道魔气,伞身旋即打开,从伞里冲出三头怪物,冲着伞下的阴阳师喷出一股黑气,从头顶七窍灌入其体内。

    这幡伞就是当年四臂魔君的魔器之一,名叫三尸伞,主体用八十一个纯阴女子的三尸之气和一株千年杏木组成,伞面则是那八十一名纯阴女子腹部的一点人皮缝合而成,然后通过魔家秘法形成三尸魔体,让其寄居于伞中。当需要使用时,直接将伞祭起,放出三尸魔体,以三尸之气直接攻击人心神魂魄,若是一不小心被三尸之气所伤,轻则修为减损,重则魂飞魄散,永不超生。虽然三尸伞并非顶级魔器,但是因为它这种类似阴神棍的功效,令到它比起一般的顶级魔器还要难缠。

    当三尸之气冲入阴阳师体内的时候,在小院之中的徐长青立刻感觉到了,黑玉雕像也不断的颤抖着,似乎想要脱离符阵的控制。此刻,这件着名的魔器令他清楚自己现在的对手是谁,脸上冷冷一笑,将那根枯竹扔出,直直的杵在那个黑玉雕像胸口上,跟着手结法印,运转真元,将一股精纯的道力打在了雕像上面,同时飞身而起,倒立着运转五行战决的木灵诀,一掌打在了枯竹上。

    就在徐长青施展应对之法的同时,在另一边魔青面无表情的脸上却忽然露出了一丝惊讶,只见那些吸收高野僧精气神的藤蔓瞬间收回,随后从阴阳师的体内传出一股强大的青木灵气,将三尸之气从体内逼出来。跟着阴阳师忽然睁开了眼睛,双眼绽放出青色的光芒,猛地站立起来,聚集了青木灵气的手掌一掌打在了头顶的三尸伞上。由于三尸伞与魔青心神相连,三尸伞未曾提防受到攻击,魔青也痛哼一声,退了一步,随后赶紧借着这一掌之力,将三尸伞收回体内。然而见到魔青受伤后退,被徐长青控制的阴阳师乘胜追击,纵身冲出双掌齐出,朝魔青攻了过去。

    “老三小心!”这时已经提神戒备的魔金立刻冲上前去,挡在了魔青的面前,双手幻化无形,瞬间变成了两把有着怪兽虚影的铡斧,每把铡斧的尾部都用两根魔气幻化的链条连接着魔金的手腕。这两把铡斧原来是道家的震邪法器,不知怎么的落到了四臂魔君手里,炼制成了一对魔器,魔金得到这对铡斧以后,更将其化为双腕,以本命魔气蕴养,令其威力不会比一般的顶级魔气差到哪里去。

    铡斧的锋利程度显然不比刚才那把魔刀差,轻易的便将阴阳师从脑门劈成了两段,然而即便阴阳师一分为二,但徐长青对其的控制已然没有丧失,双手掌势不减,反而由攻击一人变成攻击两人。魔金脸色微变,双手交叉一舞,两把铡斧立刻围着阴阳师的尸体转了一圈,将其锁住,随后聚集在铡斧中的魔元立刻将尸体绞得粉碎,化作了一团血雾。

    就当所有人都认为已经结束的时候,血雾陡生变化,瞬间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掌,朝所有人拍打了过来。一直站在后面看着兄弟和人斗法的魔黑脸色骤变,也来不及警告,运转魔功,将自己的本命法宝荡魂钟祭出,瞬间化作巨大的钟体,把自己兄弟和藤冈左助给罩在里面,至于地窖里其他的人就没有多管了。

    当血掌和钟体撞击在一起的时候,一股霸道无比的力量从它们之间爆裂开来,那些钟体外面的人毫无抵抗的被这股力道压得粉碎,整块地方为之一震,随后一整栋豪华的洋楼便轰然倒塌了下来,将地窖里面的一切事物全部盖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