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六章 反被质问

    我叫珠儿,珠子的珠。我的世界很简单,一个爹,三姐妹,组成一个快乐的家,这就是我的整个世界。一个简单快乐的世界,爹是负责接生意,云姐聪明胆大心细负责策划行动,豆豆手脚伶俐负责下手,而我负责听话。

    我一直以为我们这个简单快乐的世界会一直一直持续下去,可是直到有一天一个叫童博男人的出现,撕裂了我的天空,让我的世界变的不再简单快乐。

    云姐和豆豆都看上了那个叫童博的男人,可是从来都不跟云姐抢东西的豆豆,这次却说什么都不肯把那个叫童博的男人让给云姐。从小到大,家里的东西都是云姐先挑,云姐看上了谁的东西,我们都要让给她,不然的话,家里的天都要变了。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豆豆偷了一个小玉马,喜欢的不得了,就偷偷的留了下来,让云姐看到后,云姐也非要,两个人为些争执不下,直到后来爹一气之下,把那个玉马摔了。她们才不争了。后果自然是豆豆狠狠的哭了一场,爹后来狠狠的骂我和豆豆,说云姐心气高,这样的日子她活的比我们更苦,让我们都要让着她。而且豆豆私藏偷来的物品,本来就是豆豆不对。只是我不知道这简单快乐的日子,为什么云姐就要比我们活的更苦呢?直到后来的后来,有一天,我看到爹悄悄的把那个小玉马卖给了一个客人,我才知道爹并没有把那个玉马给摔掉。不过爹不让我说,好吧,我负责听话,我不说。

    我和爹费了很多的心思和口舌,也没说服豆豆让她放手。是童博太好了吗?嗯,他长的高大英俊,武功也很高,可这世上长的高大英俊,武功很高的男人又不是他一个,云姐和豆豆为什么都非认定了他不可呢?我想来想去总是不懂。

    弄到后来两个人,谁也不回家,不要这个家,也不要我和爹了。直到有一天,她们一起回来了,原来童博要娶御剑山庄的大小姐尹天雪了,我很开心的想,没有了童博,我的世界又可以像以前那样了,这次尹天雪就是那个买走小玉马的客人了吧!

    可是这次童博的娶妻,并没有像上次那个被卖掉的小玉马一样,让我的世界恢复。豆豆和云姐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回家。少了云姐和豆豆,家里少了很多热闹和快乐。看来童博这个男人比那小玉马的魅力大的多。要是我才不要高大英俊武功高强的男人呢,不单是豆豆那一回回受的伤,一次次历的险都让我害怕。我更不要我的家我的世界被一个的男人搅的天翻地覆。我只想找一个普普通通简简单单,能陪我和爹过和以前一样的日子。我再也不要这样的减法生活,我要过加法的生活。比如加上店里来的那个可爱的小伙计。

    那天我到店里去的时候,碰巧狗子在难为一个打破了个陶罐的少年客人,要人家留在铺子里打一辈子工来赔那个陶罐,那个少年客人一身掐牙暗格银缎长衫,虽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衣服,但能穿这样一身衣服的人,也绝对值会为了一个陶罐就要把一辈子都搭在这里的。而且他脖子里戴着一块我也看不出年份形质古朴的玉佩,光这块玉佩,也比那个陶罐要值钱的多。看来他不是拿不出来,应该只是不想拿吧。我不想为了一个卖不出去的陶罐去难为那个少年客人,让人家把一辈子都赔在这里,可是那个少年却非要自己留下来做工赔偿,他不高大,看上去也不会武功,可是他说天仇犯下错误码就必需负责,这是原则问题的时候,那股认真劲,让人从心里感到踏实。

    一种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过的踏实。直到后来的后来,我才明白,原来他眼中的那种东西叫做担当。他常说的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

    而后是有一天又去找云姐和豆豆,结果又是找了一整天,半个人影也没有找到,去店里时,却见爹在哪大发脾气,离开时,天仇塞给我一包东西,说是送我的,我也不及问他里面是什么,但是不用打开,我却已经猜到了,因为热腾腾的好暖,香喷喷的气熄从包中散开,一丝丝的侵入我的呼吸,一点点温暖着我的口鼻肠胃,勾起我肚中已经沉睡了很久的馋虫。因为云姐豆豆的事,我和爹都已经很久没有心思去正正经经的吃一顿饭了。

    找来找去找了好多天,还是不见云姐和豆豆的踪迹,后来我想起来我们姐妹三人当初遇到爹的那个酒店,于是爹带我到那个酒店去问,看着店外那插满冰糖葫芦的草靶,我不由的一阵为之失神,我记得当时云姐和豆豆就说,偷了那人的钱包,就带买冰糖葫芦给我吃,可是豆豆却失手了,被那人给抓住了,云姐也跑了,我只是吓的大哭,然后跑了的云姐又回来,可是那人却没有难为我们,而是让我们和他一起吃饭,他看到我的眼光从冰糖葫芦上溜下,那留恋的眼光,还给我们四个都买了一串冰糖葫芦,然后我们带回了家,让我们叫他爹。我买了两串冰糖葫芦,爹一串,我一串,云姐,豆豆,你们也都回来吧,这样我们就还可以买四串冰糖葫芦,我们四个人还像以前那样,过我们酸酸甜甜的小日子。

    挑好冰糖葫芦的我,一转身却看见了天仇,我心中莫然的就开心了起来,叫住了他,他讷讷的说:“买冰糖葫芦呢。”我伸手把其中一串递给了天仇,天仇接过了冰糖葫芦拘谨的说:“我要回去了,要不然狗哥又要打我的头了。”我笑道点头,心里暗想,下次再去店里要好好说说狗子,可不能让他再欺侮天仇了。

    我正想着再给爹买一串冰糖葫芦,爹就在对面叫起我来,我跑了过去听着爹说云姐和豆豆,前些天来过这里。虽然没有找到她们的人,但是总算有点消息了,慢慢找总能找的到吧。我看着冰糖葫芦,想着天仇刚才的样子,一股酸酸甜甜的滋味便从心里泛了出来。爹问我为什么这么高兴,我心中猛然一阵跳,说冰糖葫芦好吃嘛。爹说,可你还没吃。是没吃,可爹怎么会知道,我此刻心中的滋味比世上任何的冰糖葫芦都要酸甜美味的多。

    这天我去店里,看到天仇在居然在看胭脂,问他时,吱吱唔唔的说是虽然看看,可一张脸上全是囧态,他是想要给谁买胭脂呢?想到这里我的脸不由的烧了起来。我跟天仇一起回店里,可一进门就觉得脚下一划,天仇去拉我,但没拉住,然后我们两个就都跌到了地上,不痛,因为我一下子跌在天仇的身上,可是却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电量一下子从他的身上传了过来,好像被雷电霹到了一样。而后便又听到里面稀里哐当的,却是狗子把一尊原来老主子留下的玉雕给打碎了。可狗子却三言两语把事情又推给了天仇,天仇也就那么傻傻的应下来,那一刻连我也傻了吧,只觉得整个人还处在那酥酥麻麻的电流中恢复不过来。只听狗子说什么两辈子和八辈子什么的,天仇居然说,狗哥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他,他,天仇他当真就打算一直永远的待在这铺子里吗,一辈子,两辈子,八辈子,永远都待在这铺子里吗?那一刻我只觉得整个身上的电流还在乱窜,而我的心里却噗通噗通的跳的厉害,好像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我的心跳……后来我找出胶,跟天仇在店外面一起粘那尊玉雕,原本也以为粘好了,可是没想到一晃,上面的那块还是跌了下来,天仇和我都赶忙去捧,那一刻,我捧着破了的玉雕,天仇捧着我的手,手里的玉雕是冰凉的,可天仇的手却是炙热的。

    云姐终于回来了,爹也又开始接单了,而且一接就是三千两的大单,虽然豆豆还没回来,但我想童博都娶尹天雪了,云姐和豆豆也没什么好争的了,豆豆也终究会回来的,我们减法的生活慢慢也该过去了,以后我不要再做减法的人生,我要加法的人生,就一如以前,本来是我一个,后来又加上了云姐和豆豆,然后再加上爹……

    直到有一天一大早爹让我去店里取那尊上回被狗子打坏的玉雕,我还没时店就见狗子正拿着一串冰糖葫芦非要扔,天仇拦着不让,还说这是人家第一次送的。原来这个傻天仇的冰糖葫芦没舍得吃,而是放在床头,还召来一串的蚂蚁,咬了狗子一身的包。我从狗子手里夺过冰糖葫芦又递给天仇,天仇接过后说我去放好,就把冰糖葫芦拿回了他的房里去。我看的心里一阵酸酸甜甜,原来,原来他也舍不得,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惦着他,原来他也……

    后来童战来了,他跟狗子一边一个的拉着天仇,阴阳怪气的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后来童战又跟天仇搭着肩出去,说什么要跟天仇交个朋友,交朋友,可童战为什么要跟天仇交朋友呢,他们一个是武林高手一个是店里的小伙计。我想不明白。

    天仇回来后,我拉着天仇一起回家,帮我和爹一起找古剑,爹虽然说这事不能让外人知道,可天仇算外人吗?至少在我眼里不算了。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那天我刚一回家,就看见豆豆的房子着火了,我跑过去却看见一个一身黑色夜行衣的人,正把我爹往地下放,我惊叫一声,那人转过头来,我一看就呆住了,我万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是天仇,我不知道天仇居然也是江湖中人,更没想到他居然会烧了我们家的房子,就在之前我还一直在想着,他会在这座房子里,这所宅子里,跟我和我爹,云姐,豆豆,一起酸酸甜甜的过最平凡的日子,一家人幸福生活下去。我又气又急的问他为什么要烧我们家的房子。而后便眼前发黑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觉得自己软软的倒了下来,好像倒在一朵在天上飘的云上面,身上真的是一点都不痛,可是为什么我的胸口会那么闷,那么痛呢?像用刀子在那里剜去了一大块。好大好大的一大块。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我听见天仇在叫我,刚一开始,我觉得很开心,可马上我又想起来,天仇,他怎么还在这里,不是他烧了我们家的房子吗?不是他要害爹吗?既然老天惩罚天仇来毁我的家,杀我的亲人,那又何必要我醒来,如果我就这么死了,岂不是要好的多,可我为什么还没死呢,没死,那么问题就还要去面对啊,我睁开眼来找爹,却一眼又看见天仇的脸,我满眼的惊惶与恐惧无助看着天仇,不知道他要怎么对付我。可他却对我说,我爹没事,他已经把我爹放回房间了,我问他火是不是他放的,他摇头说当然不是,我又问他到底是什么人,他迟疑了。我心下一沉,有着说不出的失望,说:不说算了。然后就想离开。他却叫住了我,对我把一切的真话都说了。他说他的父亲尹浚才是御剑山庄真正的尹二爷,可是他的父亲三岁就被人拐走,可当岁月流转,他的父亲年岁渐长之后,却听说御剑山庄的二爷已经回到了庄里,名叫尹仲。尹浚知道事有不妙,怕那个假冒自己的人会对御剑山庄不利,虽自知此去凶多吉少,却还是把年幼的天仇托付给自己的妻舅,而自己则赶回御剑山庄去揭穿尹仲,却不料自己跟本不是尹仲的对手,不曾惊起任何风浪,自己就先被尹仲给杀害了。后来天仇的舅爷为了给天仇的父亲报仇,按排好家人照顾天仇,自己便进了御剑山庄卧底,一来伺机盗得尹家的武功秘笈给天仇练习,二来也好随时暗中观察尹仲的动向。他说的很离奇,可我相信他说的全部都是真的。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中满满的都是燃烧的炙热真诚。我问他能不报仇吗?他说这仇非报不可,我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我对他很是担心,谁都说尹二爷厉害,他那么在三花坊做个伙计还总被狗子欺侮,他能是尹二爷的对手吗?可我又不能叫他别去。我真的心慌,怕的心慌。他要怎么做才能报的了仇呢,只怪我自己又没本事帮他。可他却对我笑,然后掏出他的那块玉佩交给我,说这是他爹留给他的,要我替他保管,还说他一定会活着回来的。我把玉佩又戴回他的脖中,希望他爹在天之灵能够保佑他的平安。

    这时候爹来了,爹说豆豆回来了,却又被童心给带走了,我想去御剑山庄问问豆豆的下落。可天仇却说他要去,说他腿脚快,让我留下来照顾爹,如果我当时知道这一去,会给他召来杀身之祸,那我是说什么也不会让他去的了,可惜,当时我并不知道。

    等到童战来说豆豆没事时,我放下心来,童战又告诉我天仇在亭子里等我,我那时还不知道他已经不行了,还满心开心的去见他,直到他的一口血吐出来,我才知道他受了重伤,要不行了,我的泪水就一串一串不停的流了下来。怎么止都止不住。他说认识我是他一生中最开心的事。我才知道原来他和我一般都是这样想的。他告诉我,他已经尽力了,想来他的父亲不会怪他的,他要我去告诉童大哥,想杀尹仲就必须用古剑。他要我在童大哥杀了尹仲之后,把玉佩埋到他父亲的坟前。我知道他要我做这些就是想让我好好活下去,不要我去做傻事。

    他就静静的坐在那里,好像只是睡着了,似乎随时都可以睁开眼来,跟我说话,对着我笑。我用帕子轻轻的给他擦去唇下的血迹,就像,就像很多年以后,他吃过饭后睡着了,我轻轻的擦去他唇边的残渣一样。

    云姐总说自己的一生要如夏花之灿烂,可我这朵春天里的花还在含苞欲放,就已经凋谢了。就凋谢在这个亭子里。

    可当我把水盆送回屋里,再出来时,他的遗体已经不见了。我和童战找遍了附近也没有找到。

    后来再想想,其实他的遗体到了哪里,n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没有完成的事,重要的是他的灵魂在黑暗里会不会寒冷孤独。

    我去御剑山庄里找童大哥,可是守门的护卫却不让我去见童大哥。直到后来来了婆婆,我告诉了婆婆,婆婆说他去取剑,让我们先走,在那个小镇里等她。豆豆让我回家,可怎么能回去呢,为了天仇,我也要去,我要帮天仇去见证尹仲的毁灭。那天我听到了童大哥跟婆婆的说话:尹仲身上的伤,要不停的吸取人的精元,才能恢复。童大哥想让尹仲解开被冰封在水月洞天族人的冰封,就要先把自己的功力传给尹仲。婆婆说如果童大哥把功力给了尹仲,就没力气再杀尹仲了,可童大哥说,为了让尹仲解开冰封,就一定要让尹仲恢复伤势。从哪一刻起,我就想好了让尹仲吸走我的精元好了。这样尹仲就既有力气解开冰封,童大哥也能保留体力去杀尹仲。其实没有人知道我心里还有一个傻念头,人都说枉死的人,不能投胎转世,那天仇的孤魂整天的飘荡在万古荒原之中,他不寂寞吗?他不孤独吗?他不寒冷吗?如果我去陪他,那他不是就不会再寂寞孤独了吗?听人说被同一个人杀死的冤魂,都会聚在一起,那么尹仲杀了我,我不是就可以见到天仇了吗?我一直都很胆小怕死,可是如果可以跟天仇的亡魂在一起,那么就让尹仲杀死我好了,这样我不就可以见到天仇了吗?

    我身体里的精元一点一点的在流失,可我却一点都不害怕,这说明我离天仇也一点一点在接近吧,有天仇在身边,那我还有什么要怕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