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与恐怖的遭遇

    林美玉、莉娜、蒋雯雯、小火、郑芊芊面面相觑,陈星辰的存在感有这么低?是的,陈星辰起身出去的情况除了咖啡以外,五个女生都选择性加平常性地忽略了……。可怜陈星辰还是去结账的!

    不多时,陈星辰回到了包房内。女生们这才知道原来某帅哥并没有“愤然离场”,看来这个误会没有加深……。

    饭已经吃完,莉娜按了一下桌上的电铃,准备叫服务员拿账单过来。服务员很快就进来询问有什么需要。莉娜说要结账。服务员刚刚就是带着陈星辰去结账的,所以她告知莉娜某帅哥已经把账结完了。

    “一共多少?”莉娜看着陈星辰说道。她很不愿意欠别人的人情或者其它东西。

    陈星辰也同样盯着莉娜看了看,什么也不说,拉起咖啡就要向外走。女生们被辰星辰的举动弄愣了,咖啡面上也和朋友们过不去,她微微挣扎一下停住了脚步。“星辰,别这样,我和大家都约好要出来玩的,我还不想回去……。”

    未等咖啡说完,陈星辰冷哼一声,放开拉着咖啡的手,转身就走,没有一秒钟就消失不见了。至此,某帅哥实现了女生们的“期盼”“愤然离场”……。

    咖啡委屈极了,身体都在颤抖,晶莹的泪水再次盈满大大的眼睛。咖啡小嘴微张,想要叫住很星辰,可是,陈星辰就连影子也没给咖啡留下。

    “咖啡,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惹恼陈星辰的。”莉娜感觉自己做得有失妥当,别人付钱就付呗,分得那么清楚,显然是对某些人有意见,这下好了,让咖啡受了委屈。

    其她几个女生也都跟着劝了咖啡几句。最后咖啡摇摇头,露出了甜甜的微笑。“我们接下来去哪里?走吧。”

    女生们再次沉浸在欢乐的气氛当中,某些令人厌烦的家伙终于被选择性地丢进记忆的垃圾桶中!大家决定,咖啡今天就和女生们在一起,哪也不去了!其实,女生们都没有看见,咖啡甜美的笑容里不时闪过阵阵的苦涩。陈星辰就这么走了,显然他是生气了!咖啡有点点甜蜜,更多的是不舍。咖啡是个骄傲至极的人,这一点深入了骨髓,这使得她曾经没有朋友。现在这样有好几个朋友这样的事在过去咖啡就连做梦都不会想,而且咖啡还从不做梦!

    女生们继续进行着预定的行程。接下来她们去了ktv唱歌,女生们的疯闹时间就此开始……。

    繁华的a市几乎就是个不夜之城,几乎24小时都有活动的人群。三三两两的人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深夜休闲消遣着时间,也有夜晚上班的人群在完成工作之后放松一下。总之,a市大部分时间都处在人们的视线之中。当然,那些不为人视线所及的高楼大厦和黑暗角落之中总会发生一些阴暗而恐怖的事……。

    上完夜班从公司写字楼出来的格里夫伸了个懒腰,抬头看看清澈的夜空,格里夫大感轻松,每天这个时候都是他最开心的时刻,不论老板有多么刻薄,总是会有下班的时候。普普通通大叔模样的格里夫有自己的一套开解自己的理论。作为普通的上班族,格里夫是辛苦的夜班白领,作为大企业的低层管理,格里夫甚至比普通职员还要辛苦!为了得到公司高管的赏识,他不得不主动请求每隔两天就加一次夜班,较高强度的工作让格里夫的面色微有憔悴。但是为了自己生病的妻子和三个尚未成年的孩子他必须如此。

    妻子在一年之前病了,被诊断为长期休息不足引起的神经性头痛,这种不能称之为疾病的疾病严重影响了妻子的一切日常活动。妻子每次头痛发作都没有任何预兆,随时随地的剧烈头痛使妻子难以完成她同样繁重的工作。没有办法,格里夫深爱着自己的妻子,他不允许妻子再和自己一样拼命操劳下去,她必须休息,格里夫和妻子简单讨论了一下,结果就是妻子暂时休养一段时间。

    想到自己三个不到十岁,非常可爱的孩子,四十岁的格里夫总是会充满无尽的温馨和力量。孩子们天真烂漫的小脸儿和妻子的微笑就是自己最大的动力来源。

    每当回到家,格里夫就会被三个小家伙团团围住。小家伙们都会和爸爸疯闹一阵。两个大儿子和一个小女儿总会跑过来把爸爸压在身下,顽皮的小女儿还会拉扯爸爸的头发。每一次格里夫都大笑着和孩子们疯玩一会儿,妻子则在不远处微笑。

    格里夫几乎是拼命的努力,每个月只能拿到一万元的收入,虽然不少,但是在a市这样的地方显然还不足以让一家五口人过上优质的生活。格里夫没有办法再做一份兼职,他被妻子要求保证休息,禁止过度操劳!

    格里夫的妻子才三十二岁,长相比较漂亮的她在二十岁的时候与时年三十岁的格里夫相识。经过两年艰苦的恋爱,格里夫的妻子力排众议不顾一切地嫁给了比自己大八岁的丈夫,并在结婚当年很快有了第一个儿子。在以后的几年里,二儿子和小女儿相继出世,妻子为了家庭也重新工作,孩子们暂时由保姆照看。不过妻子为了给丈夫减轻负担竟然又做了一份文字编辑兼职,而妻子的头痛就是这份工作引起的。

    有时候格里夫觉得亏欠妻子,当年的誓言没有很好地履行。每当这个时候,妻子总会向母亲一样抱着格里夫,抚摸着他的头发。每每如此,格里夫感动得难以用语言表达,只能用行动给妻子深深的爱。

    今天的格里夫精神较每天好很多,不仅因为妻子和孩子们打来的慰问电话,更因为格里夫的表现终于被公司的高层领导知道,所以,他升职了!月薪从一万变成了五万!这个消息他没有在电话里告诉妻子,为的就是给妻子一个惊喜,让处于低迷期的家庭焕发生机!想到这里,格里夫不由得会心一笑。他现在要回到家里和妻子好好庆祝一下。

    格里夫公司的写字楼在距离市中心二百公里的东科林区东部,同在东科林区的家在东科林区中部的一个中级小型社区里,大约距离公司六公里。

    东科林区是a市比较繁华的一个区,也是a市it行业和高科技产业的集中地,其繁华度仅次于市中心的中心区。东科林区高楼林立,相对于其他区的绿化程度要低上一些,但如果从空中俯瞰时会发现,东科林区的绿化别具一格,在林立的高楼大厦之中,规划严整的绿色植物与高楼形成一幅特别的几何画卷,其美丽程度和绿化作用不亚于其他绿化程度更高的其他区域。

    东科林区的休闲娱乐业同样繁荣,毕竟无数的上班族不能一味地上班,那样可是会累垮身体的!所以东科林区娱乐业商会的口号就显得很精明别让繁重的工作压垮您乐观向上享受生活的心,每天一小时,让自己的精神休息一会。

    格里夫最近的工作太紧张,有几个月没有去酒吧喝上一杯了。“唉,反正都升职加薪了,就浪费一次吧!”男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需要放松。格里夫点了点头,算是赞同了自己的想法,他快步走向自己曾经经常去的那个酒吧。“晚点回去妻子也不会生气的。”格里夫想着推开了名为“水手”的酒吧的门,据说这个酒吧的老板曾经是一名远航水手,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改行开起了酒吧。

    “啊哈,格里夫,你很久都没有光顾我的酒吧了!”酒吧主马克大笑着说道,顺手递给格里夫一杯威士忌。

    “可不是嘛,最近玩命地工作赚钱,都没有时间到你这边来喝一杯。”坐在吧台前的格里夫看了看吧台后面那位身材高大四十几岁线条硬朗的酒吧主马克,听着悠扬的萨克斯曲,又扫视了一下十几桌满员的客人。“老兄,你这里的生意不错嘛!我都有心思想开一家这样的酒吧了!”喝了一口久违的威士忌,格里夫开玩笑地说。

    酒吧主马克当然知道格里夫是开玩笑的,在自己的酒吧里,一般和自己关系很不错的人才坐在吧台前,不过他也是要调侃一番:“格里夫,你也想开酒吧?可以!要不我把我这个酒吧转让给你好了!”

    格里夫笑了,每次到酒吧来喝喝酒,和马克等朋友开开玩笑是他生活的乐趣之一。“这是你说的,什么时候办转让手续?我可是出不起很多钱!”

    “哈哈哈,格里夫,你想的美!”马克也笑了。

    两个人聊了不一会儿,格里夫就已经喝了三杯酒。对于曾经海量的格里夫来说这就是小意思!“再来一杯。”格里夫晃了晃空空如也的酒杯。

    给格里夫倒满酒的马克笑道:“格里夫,你是发了什么财吧?”

    格里夫的脸映照着酒吧内**的灯光,显得有些神秘,格里夫摇摇头道:“发什么财?拼死拼活升职了而已!”

    “哈哈,那就很好啦!老兄你的生活要大变样了吧!发达了可不要忘记常来我这个小酒吧坐坐啊!”马克有开起了玩笑。

    “当然当然!等发达了之后别说是来坐坐,我就把这里买下来!让你给我打工!哈哈。”格里夫也豪气了一回。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里阴暗处的一桌有人站了起来。那人径直来到吧台坐在了格里夫的身边。紧随而至的是一阵淡淡的似乎是香水的味道。

    格里夫一愣,照理说有谁会无聊到加入自己和马克之间的闲侃当中呢?下意识地,格里夫侧目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他完完全全就像是被钉在座位上!一切的动作都停止了,就连心跳也有放缓的趋势!

    坐在格里夫身边的是一个约有二十岁的年轻女孩。女孩一身劲爆的黑色紧身皮质短裙,一片白花花的耀眼晃得格里夫这个中年大叔有点眼花和眩晕。这些并不足以让格里夫震惊,令格里夫震惊的是女孩拥有一张绝美的脸庞,精巧的五官加上那两道自然天成的黛眉形成了女孩特有的英气!这种气质的女人在夜店之中几乎不可见!更何况女孩正对着格里夫侧目微笑!

    马克见此情景也不由得愣了愣,心说格里夫这家伙难不成还有吸引女人的气质?怎么看也不像嘛!这等好事怎么只在自己年轻的时候发生过呢?!自从步入中年大叔行列以来,马克从未享受过35岁以下女人的关注……。

    就在马克发愣之际,格里夫总算是稍微缓过神来,毕竟是有家庭的负责任的男人,格里夫的自制力还是有点,而且这年头天上掉馅饼的事不是没有,可是这馅饼有没有毒谁敢确定,你敢吃么?!格里夫虽然控制不住自己瞟向女孩胸前的眼神,但是没有搭讪的意图,他要转移注意力!“喂,马克,再来一杯!”格里夫故意大声一点,粗鲁一点,意在提醒自己和同样有些发傻的马克!

    “哦、哦,好的,马上。”马克被格里夫“叫醒”了,赶快给格里夫添上一杯。同样作为经验丰富的中年大叔,马克也知道很多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毕竟哪个年轻貌美的女人会看上普普通通毫无可取之处的大叔呢?

    马克添完酒,格里夫再次一饮而尽。可那女人仍然笑意盈盈地倔强地看着他。

    格里夫可不想出什么差错,毕竟自己的生活才刚要变得好起来,他不想平静的生活出现波澜。他可是深爱着自己的妻子。想到这里,格里夫从兜里掏出钱包抽出100元递给马克,示意他今天得走了。

    马克点点头赶快找了零钱。对于格里夫的忍耐力,马克也佩服了,这样的美丽女人在身边还对你笑,你能不想点什么?你能不想搭讪?那还是男人么?比较了解格里夫的马克知道一些他家庭的事,对于格里夫这个好丈夫、好父亲来说不去招惹这个女孩才是最最正确的选择。

    格里夫冲马克耸耸肩准备起身回家。

    “怎么,不想请我喝一杯?也许我们之间会很聊得来。”女人没等格里夫起身,蕴含着微微寂寞如同天籁一般的声音飘扬起来。

    格里夫再次愣了,他其实隐隐期待着什么。现在这种期待变为现实,格里夫的防线崩溃了。“我很荣幸,美丽的女孩。”格里夫淡然地说道,接着转向马克说道:“马克,请来瓶芝华士30年。”

    马可在女人说话的时候就知道格里夫坚持不了了,那声音太美,美到很不真实!马可作为酒吧的经营者,当然要满足顾客的需求,平时的格里夫怎么会喝这样名贵的酒?开玩笑!

    “呵呵。”女人娇笑一声,从小包里随意地抽出一沓钞票放在吧台前。“不需要找了。”随即女人转向格里夫赞许地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大叔还满会享受生活的,我很喜欢你呦!我叫做艾琳·特里特,很高兴认识你,格里夫大叔!”

    “美丽的艾琳小姐,你……。”格里夫真的傻了,没想到眼前的美女还记住了自己的名字!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在艾琳的带动下格里夫和艾琳聊了很多很多,直到一瓶酒都被喝光。格里夫发现眼前的美女不光是气质绝佳美丽动人,更可贵的是她的知识面广阔到令人咋舌的地步!艾琳略微发红的脸笑意渐浓,眼里满是化不开的温柔,看得微醉的格里夫心痒难耐。

    艾琳娇慵地伸了一下腰,娇滴滴地说:“格里夫大叔,我要回去了,你送送我吧。”

    “好好,我送你。”格里夫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是下意识地说着。

    直到艾琳柔软的身体在怀,格里夫总算是清醒了!他清醒地认识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就这一次,不会过多对不起妻子的!”格里夫“坚定”地在心中开导自己。

    “格里夫大叔,你不会对我做坏事吧~?人家可不是随便的女孩子哦~!”艾琳似是喝醉了,言语间充满了大胆的暗示!那致命的清纯和魔鬼般的**让格里夫再也不能假装下去,一双大手颤颤巍巍地在女孩身体上游走起来!那片片滑腻的触感真是无法比拟的享受!

    “呵呵呵,格里夫大叔你可真坏!人家可没有喝醉!你这样欺负人家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哦~!”艾琳的话里没有生气的意思,反倒是娇羞无限的可爱模样。

    格里夫又醉了,这样的女孩堪称妖孽级别!格里夫迫不及待了,拉着半推半就的艾琳就进了家宾馆开房!

    床上的艾琳媚眼如丝,小嘴微张,呼呼地娇喘着。似是不耐那酒精的侵袭,嫩白耀眼的肌肤泛着阵阵红晕,仿佛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红纱,那景象对男人来说无异于致命一击。

    格里夫疯狂了,恶狠狠地扑向那待宰的羔羊。他甚至能想象到小羔羊嫩嫩的“口感”。

    可是,格里夫这一精准的扑击落空了!艾琳不知怎么的一翻身躲过扑击,摇摇晃晃地下了床!看着格里夫那吃瘪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格里夫大叔你来真的啊?你怎么这么坏呢?我说过欺负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哦~!”

    “呵呵呵,艾琳,你怎么惩罚我都行!我就是喜欢你,我先要你吧!”格里夫紧盯着憨笑着的艾琳,不顾一切地跳起来抱住了艾琳。软玉在怀和着那诱人的体香,格里夫开始亲吻艾琳雪白泛红的脖子。

    “嗯~。”似是舒服地一声娇吟彻底点燃了格里夫,他要更加卖力好好对待这个小美女。格里夫不住地吻着艾琳除了嘴唇以外的敏感地带,左手在艾琳的背和翘臀之上不住游弋,而不老实的右手渐渐攀向那美妙的山峰!

    格里夫没有看见艾琳那十分享受的表情,他需要先满足自己的需要。

    被紧紧抱住的艾琳确实相当享受这种刺激的爱抚,感受着在身上不停索取的大手,艾琳感觉火候已经差不多了。

    正在上下其手的格里夫忽然得到艾琳热情的回应,艾琳温热湿润的小嘴正轻轻地触碰着他的肩膀!失去理智的格里夫更加疯狂,大手紧紧地掌握了那充满弹性的山峰!紧接着,一阵糯糯的刺痛从肩膀处传来。“呵呵,这小女孩,还咬人,真顽皮,都是大姑娘了可不能这样哦!”格里夫体会着**的温暖,爱怜地逗着艾琳。

    没有得到回应的格里夫继续抚摸艾琳,他也觉得火候应该到了,接下来就要做正事了!当格里夫下定决心脱衣服的时候,肩膀上的疼痛不减反增起来,格里夫无奈地笑笑,转过头要看看使坏的艾琳那可爱的小样。

    这一看不要紧。“啊!!艾琳,你、你……。”格里夫大惊失色地叫起来,顺着视线,格里夫如期地看见了艾琳可爱的小模样,可是艾琳小嘴死死咬着的肩头,血液早已经染红了自己的半边身体!格里夫不明白怎么会流这么多血!没有那么疼痛的感觉啊!艾琳那天真满含笑意的眼眸里荡漾着春意,哪像是做出这样可怕的事的样子?

    格里夫错愕了,他不明白这血是怎么来的!实际上在酒精和冲动的作用下,格里夫的感官大**痹了……。

    艾琳见格里夫发现自己在使坏,缓缓地松开了小嘴,点点鲜血把她晶莹的红唇点缀得更加艳丽动人!格里夫无奈地笑了笑道:“你可真顽皮,看看,都把我咬出血了!”

    “嘿嘿,对不起嘛~,人家可不是故意的哦~,人家向你道歉嘛~!”艾琳娇羞无限地嘟着小嘴,完全一副小女孩的情态。

    格里夫乐了,心道流点血就流点血吧,反正也会补回来的!想到这,格里夫装作严肃地说道:“小美女,你打算怎样补偿大叔?使用你的身体么?”

    “大叔你好讨厌哦,人家哪里说过要用身体补偿你?不过,亲一下你就不要生气了哦~!”艾琳再次表现出憨憨的样子,一双小手也开始抚摸格里夫坚实的后背。

    格里夫就知道小美女在撒娇,他揉着艾琳的小翘臀,大方地说道:“好吧,先亲一下做补偿!”

    格里夫看着慢慢接近自己的艾琳,享受地闭上眼睛,他仿佛可以感受到艾琳柔软的小嘴唇接触到自己嘴唇时触电般的感受!是的,是触电般的感觉,痒痒的、麻麻的、痛痛的……。“不对啊?怎么又痛起来了呢?”格里夫心中犯了嘀咕,他实在不明白,出现在肩膀上美妙的感觉又渐渐变得疼痛起来,并且越发难以忍受!他不得不睁开眼睛证实一下。“啊??艾琳,你又咬我?”格里夫的声音有些变调,艾琳是故意惩罚自己?

    “哼,臭大叔,咬你怎么了?我还要咬死你呢!”艾琳再次松开小嘴,冲着格里夫吐吐小舌头。

    “啊,呵呵,那你咬死我吧!”格里夫以为艾琳在开玩笑,有些小女生是喜欢一些搞怪的调调,被咬几下也不会死人,出点血不算什么,就是不要留下太明显的疤痕才好,不然也不好交待啊……。

    就这样,格里夫和艾琳说说闹闹之间,全身上下很多地方都被咬得流血了!此时此刻,格里夫都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一个“血人”!他现在脑子昏昏沉沉的,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惨状!

    “大叔,其实你人真好!我都觉得不忍心下口了哦。”

    听着艾琳越来越虚幻的声音,格里夫强打精神说道:“没事没事,现在我们该做正事了,明天我还要工作,等一会还要回家,我们先办快乐的事,以后还要多多联系!”格里夫边说边用越发无力的身体挤着艾琳向床边靠去。

    “大叔,真的要办快乐的事?”

    “当然,立刻、马上!”格里夫这个时候精神全回来了,他要一把将艾琳压在身下狠狠疼爱一番!谁知,当格里夫付诸行动的时候却没有移动艾琳分毫,这个时候他才看见自己已经变成了“血人”!格里夫慌了,他浑噩的脑子渐渐理智起来,这个时候艾琳那天真纯美的微笑怎么变味道了?带着一丝残忍,带着几丝说不上来的渴望!

    在格里夫再次发愣的时候,格里夫看见艾琳缓缓地抓着自己的手缓缓地靠近了她的小嘴,自己的一只手指很快就被一片温暖湿热所包围,阵阵熟悉的麻痒从手指处传来,艾琳的小手放开格里夫的手,只用小嘴含住格里夫的一只手指。未等格里夫陶醉,只听得“咯吱”一声脆响,格里夫的手瞬间离开了艾琳的小嘴,可哪里还看得见那只手指?那只手指竟然不见了!

    格里夫看了好一会才看出自己鲜血淋漓的手上缺少了一只手指,而且手指的断面很不整齐。鲜血如泉涌般流淌并滴落在地上。猛地,格里夫打了个寒颤,艾琳嘴里正发出渗人的咯吱声,就像是在咀嚼什么美味一般,而那美味应该就是他自己的手指!

    格里夫终于明白过来,艾琳的“惩罚”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承受得了的!他终于感觉到害怕了,冷汗一瞬间遍布全身,眼前的美丽女孩越看越显得狰狞,尽管艾琳还是一副无害的甜美笑脸!

    格里夫的噩梦才刚刚开始,艾琳咀嚼完什么之后再次抓起他的手,又一阵咯吱声响起……。

    “啊!!!!”格里夫终于惨嚎一声,奋力抽回自己的手不顾一切地想要夺门而逃。可是一阵从手臂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逃跑的脚步戛然而止。格里夫下意识地回头查看,看看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痛。这一看不要紧,格里夫的头皮一阵发麻,心跳的时速瞬间飙到最高,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艾琳的小手深深地镶嵌在自己手腕处,整条手臂上的肌肉破烂不堪,隐约可见几条深深的伤口延伸到艾琳嫩白如葱的手指!格里夫傻了,自己手臂上的肌肉惨白一片,外翻着的肌肉纤维能看见清楚的断裂痕迹,奇怪的是主要的动脉并没有受到损伤!

    “呵呵,大叔,再陪人家玩一会儿嘛!”艾琳笑得花枝乱颤,另一只小手闪电般地抓住格里夫另一条完好的手臂。格里夫的眼睛瞬间圆睁如铃!他看见艾琳的小手五根漂亮的指头缓缓地嵌入肉中,并且缓缓地移向腕部!肌肉、皮肤割裂外翻的全过程清晰地看在他的眼里,那破烂不堪的手臂之上传来的剧痛让他再次发出一声惨嚎,眼泪和着鼻涕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格里夫脚下一软跪伏在了地上,一声声无力的**从嘴里哼唧出去。

    “呵呵,大叔,你怎么啦?还有好多项目没玩哦~,我们继续吧!”艾琳笑出了声,听得出来她处在极度兴奋与快乐之中。

    格里夫全身颤抖,此刻他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艾琳没有理会格里夫的惨样,自顾自地开始娱乐起来。“诶?大叔,腿也要这样好不好?”随着艾琳话音落下,那双恐怖的小手已经从格里夫的腿来到了他的脚踝,手指所经之处,肌肉和裤子触目惊心地翻腾不止,格里夫也随之发出杀猪样的惨嚎。

    “呵呵,大叔叫的难听死了!不过我的欣赏水平当然不是普通的,这种透彻灵魂的声音我其实最喜欢了!”说着,艾琳充满魔力的小手不住地在格里夫身上肉多的地方游走……。

    就在艾琳几乎“抚摸”遍格里夫的身体时,耐受不住剧痛的格里夫休克了。“呜,大叔你可不要死哦!”艾琳笑意盈盈,右手一瞬间便插入格里夫左侧的胸腔!那里正是格里夫跳动微弱的心脏!格里夫经过一阵地狱般的折磨,早已处在生死边缘,现在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他的意识渐渐消散,他终于要解脱了!可是,他会如愿么?

    一阵痛彻灵魂的刺痛让格里夫打了个激灵,身体上的剧痛早已无法复加,还有什么痛苦可以比这还要痛苦呢?格里夫缓缓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景象他宁愿自己瞎了!他看见艾琳在冲着自己笑着,红红的小嘴里说:“大叔,你刚刚要死了呢!可把我吓坏了,这不,我把你的心脏拿出来,这样就不用做胸部按压!”

    艾琳说着还不时用小手捏捏那血淋淋但还跳动着的心脏。格里夫发不出声音,只能全身抖动着表达那痛彻灵魂的煎熬!可艾琳仍然不放过他,每隔几下就狠狠地捏一下那心脏,每当这时,格里夫惨白的面容就会变成猪肝色!“唉,大叔,你的心脏不是很健康的样子哦,好恶心哦~,我还是不要再看它了吧!大叔,谢谢你陪我渡过这么愉快的时光!我等一下还会去酒吧里找其他人玩哦,呵呵呵呵。”

    格里夫看着艾琳的笑容,这是他最后见到的笑容,可惜,这笑容不是来自妻子,不是来自自己的孩子,而是来自一个恶魔!最后一刻,格里夫亲眼看着心脏在艾琳手中被挤压成一滩血水,之后他终于解脱了……。

    格里夫已经失去了生气,艾琳仿佛不舍地用血淋淋的小手抚摸着格里夫惨白如纸死了的脸庞,淡淡的失落令艾琳显得那么落寞。“大叔,你再陪我玩好不好?”艾琳说着,慢慢擎起格里夫的尸体,一瞬间便撕得粉碎!漫天的血液和碎肉布满了整个房间,艾琳欢呼着像孩子一般跳跃着,沉浸在这最惨烈的美妙图画当中,一声声甜甜的娇笑回荡着,久久不能散去……。

    时间已经是24点了,马克的酒吧还会继续营业下去,毕竟有很多人来自己的酒吧。

    这时,酒吧的门发出吱呀的声响,一个漂亮性感穿着皮质紧身短裙的女孩走了进来。女孩脸上挂着甜美的微笑,那可爱的小脸泛着微红,给人如沐春风般的感受。随着女孩渐渐进入灯光,女孩白皙如雪半露着的酥胸上,一点点触目惊心的红如一只狰狞的瞳孔死死地盯着酒吧内的所有人……。“大家都陪我玩好不好?”这是回荡在酒吧内最后的可以称之为人声的甜美声音……。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