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1章 懦弱给谁看

    清晨的第一缕微光,透过薄薄的窗纱落进来,白薇被阳光晃疼了眼,她微微的皱眉,下意识的动了动身体,只觉得身体传来一股酸痛,好像被几十辆车子碾过一样撄。

    她的意识还有些浑浑噩噩,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身上盖着的蚕丝被顺着身体滑落,一阵凉意袭来,冷的打了个哆嗦。

    白薇这才发现,被子下的身体还是赤果着的,身旁,正睡着一个年轻而英俊的男人。

    模糊的意识瞬间就惊醒了,白薇紧裹住身上的被子,手忙脚乱,又惊慌失措的从床上滚下去,跌跌撞撞的冲进浴室,砰地一声,关紧了浴室的门。

    面前的浴室镜中,映出女子苍白的面孔,凌乱的发,裸露的肩膀上布满了青紫色的吻痕,狼狈至极。

    白薇用手掌紧捂住脸,懊恼而自责,头像要砸开一样的痛着,昨晚发生过的一切,像放电影一样的在脑子里不停的掠过。

    昨天,她和平时一样,在公司收工的很早。

    白薇所在的经纪公司,美女如云。像她这样没有背景,又没什么名气的小艺人,能接到戏份和广告的机会不对,只是偶尔跑跑龙套,拍一些平面杂志,挣的钱,勉强只够温饱。

    当然,机会不是没有,只是要自己争取。至于争取的方式,无非是陪那些个导演、制作人或投资人,陪吃陪喝陪睡,陪好了,总能捞到机会。

    而白薇虽然是个跑龙套的小演员,名不转经传,却也是有节操的。所以,和她一同签约的几个女孩子,有的已经在圈子里小有名气,有的命好嫁进了豪门,再不济,也被有钱的富商抱养着,衣食无忧。只有白薇混的最差。

    白薇不仅混的差,她还很缺钱偿。

    所以,每天收工之后,她会打车到夜未央夜,总会。她目前是夜未央众多坐,台小姐中的一员,她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薇薇安,当然,在这种地方,没有人会笨到用自己的真名。

    她在这里只陪客人喝酒唱歌,实话实说,她歌唱的不怎么样,没有王菲的天籁,学不来莫文蔚的独特,像她这种水平的,大街上一抓一大把。但好在,她有一张好脸蛋,大家都是出来玩儿的,漂亮嘴甜足够,没人讲究唱功,讲究的不会来这里,而是去听演唱会了。

    夜;总会这种地方,一向鱼龙混杂,走进这里的人,大多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白薇也遇见过许多难缠的客人,但她凭着一点小聪明,都巧妙地化解,至今为止,她没吃过太大的亏。

    她从不出台过夜。这是底线。

    昨天,白薇出门的时候大概忘记了看黄历,才会招惹上是非。

    她原本在一间包房里陪着一个地产商唱歌,她扮小甜甜,叫对方欧巴。那个年纪足可以当她父亲的老男人被哄得很高兴,大把的消费撒给她。

    白薇正拿着麦克唱蹩脚的韩文歌曲,缺被雯姐叫了出去。

    “v8包房的客人单点你,你过去陪一下,放机灵点。”

    这边的老男人大方的很,又比较规矩,白薇自然不想去。“雯姐,我这边还有客人呢。”

    “这边我替你应付着。”雯姐没给她商量的余地。

    她是她们这些小姐的领班,白薇不好得罪。

    然而,等她走进v8包房,才发现自己被雯姐给坑了。包房内是一群有钱的富二代公子哥,为首的程少,不久之前,她刚得罪过。

    这位程少具体的背景她不清楚,但据说家里有点儿势力。上次偏要拉着她出台,价钱随她开。白薇耍了点小聪明,说自己要上洗手间,然后偷偷逃了。事后,听说那位程少在女洗手间门口傻等了她一个小时,知道她跑掉后,脸色铁青。

    “不好意思,各位小哥哥,我走错房间了。”白薇看清程少后,转身就想溜,结果,对方显然早有准备,他们中的一个男人已经把包房的门堵住了。

    白薇很机灵,见形势对自己不利,立即扮乖求饶,一口一个哥哥饶命。

    然而,那位程少软硬不吃,明显是故意刁难她,已报上次被她诓骗之仇。他随手抓起一瓶高度数的白兰地让白薇喝,喝光了就放她走。

    白薇在夜场混的时间不短,白兰地是烈酒,别说一瓶,半瓶下去,她的胃就受不了的。但又不得不喝,在失胃和失,身之间,她还是选择了前者。

    一个男人,如此的小肚鸡肠,还真tmd少见。白薇拎起酒瓶灌酒的时候,还在心里愤愤的骂着。

    整整一瓶高度数白兰地,被她硬生生的灌了下去,灌完之后,胃里火辣辣的疼,好像被烈火焚烧着一样,这酒度数高,后劲儿大,所以,趁着醉倒之前,她必须要马上逃离这个狼窝,否则,她只会被这群狼吃干抹净。

    然而,她显然的低估了这些男人的无耻程度,程少根本就没打算放她走,等她把酒喝光,醉的晕乎乎的时候,他直接出手把她按在了大沙发上。

    “你做什么,放开我!”白薇惊叫,奋力的挣扎。

    而那位程少压在她的身上,正在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她越是叫,他好像就越兴奋,真是个变态。

    包房内的其他人就好像看戏一样,有的甚至拍手叫好,还吹着口哨。

    白薇是第一次遇上这么恶心又没底线的人,她是真的有些吓到了,也被激怒了。她从来都不是顺从的小白兔,何况,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她顺手抓起了桌子上的一只酒瓶,对着男人的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

    程少是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的性子这么烈,眼看着瓶子砸下来,却已经躲不开,砰地一声,玻璃瓶碎裂,程少的脑袋开了花,鲜血流的满脸都是。

    屋里的人都愣住了,短暂的惊愕后,有人过去扶程少,手忙脚乱的把他送去医院,还有几个大男人向白薇围过来,要收拾她。

    白薇的手中紧握着半只碎裂的酒瓶,眼睛是血红的,心里绝望的想着,今天肯定是逃不掉了,只能和他们同归于尽。

    一想到自己就这么死了,她还真有点舍不得这个世界。虽然这个世界并不那么美好,但活着总是好的,她还没有成名,她的梦想还那么遥远。

    但死掉了,也比被这群禽兽糟蹋了的好。

    正当她最绝望的时候,突然有人挡在了她的面前,拦住了那几个围过来的男人。他的背影很高大,几乎挡住了她头顶所有的光线。

    白薇握着酒瓶的那只手都在微微的颤抖着,她看着那道颀长挺拔的影子,当时的感觉,就好像天神降临一般。

    “差不多就行了,真想闹出认命?”他吸着烟,烟光在他修长的两指间明灭,在幽暗的包房内,透出几分鬼魅。

    “顾一宸,你少管闲事,这妞刚打伤了阿程,我们不教训教训她,怎么替阿程出气。”其中的一个男人扬言道。

    出气?说的倒是好听。说穿了,还不是想自己风流快活一次。事情闹大了,他们也可以推到程少的身上,毕竟,事情是他先惹出来的。

    顾一宸清冷的笑了笑,周身都透着一股冷冽的寒气,让人不敢忽视。“程少还不是自找的,他不想强上人家姑娘,人家也不会给他开瓢。他老子最近刚升迁,这个时候闹出事情可不好,我劝你们也都老实点。”

    顾一宸说完,转身拉住白薇的手。白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相信了他,明明他是和他们一伙的。

    但他握着她的手,温暖而有力。她手中拿着的碎酒瓶,就那么直直的坠落在地面上。

    顾一宸把她带出了夜未央,塞进了他的车里。

    他开着一辆黑色的宝马x6,白薇坐在后面的位置上,身体萎缩成一团,还在瑟瑟发抖。白薇不知道他会把自己带到哪儿去,她有些担心,会不会刚逃离了狼窝,又进了虎穴。

    顾一宸的车子停在了一家药店的门口,他走下车,走进药店,又很快出来。

    他拉开了后面的车门,坐在了白薇的身边,打开了一瓶刚买的消毒酒精。

    “手给我。”他说,没有看她,目光落在她流着血的右手上。她的手,被酒瓶的玻璃刃划破了,一直在流血。

    白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魔障了,居然乖乖的把手递给他。他用酒精给她清洗伤口,白薇此时才感觉到疼。她是真的被吓坏了。

    “疼,你轻点。”白薇出声说道,语气还是那么娇蛮的。

    顾一宸抬头看了她一眼,失笑。笑容中透着那么一股子邪气。女人他见的多了,多漂亮的都有,但性子像她这么烈的,还是第一次遇见,觉得新鲜。

    “你,很有趣。”他说。

    白薇觉得他在说风凉话,于是,狠瞪了他一眼。

    顾一宸替她清理完手上的伤口后,问她愿不愿意跟着自己。

    类似这样的话,他不是第一个对她说的人,以前有个建筑商要抱养她,价钱随她开,她理都没理。

    白薇觉得她当时一定是喝得太多了,酒精麻痹了大脑,所以,才会跟他回家。之后的事,她有些断片了,只记得很疼,虽然这个男人完全称得上技巧娴熟,但他还是把她弄得很疼。

    她还记得他的眼睛,激情燃尽的那一刻,她一直望着他的眼,深邃的像无底的深渊。

    他们一直折腾到半夜,最后,她是昏厥过去的。

    ……

    “你还打算在里面躲多久?”一道男声伴随着敲门声,一并从外面传来。

    白薇的思绪这才拉回到现实,她胡乱的揉了揉长发,顺手扯了架子上的衣服套上。昨晚的衣服,还散发着浓重的酒气,白薇穿着难受,但也好过赤身***出去的好。

    “哦,我马上出来。”白薇一边快速的拢着长发,一边说道。

    她把长发束成马尾,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看起来青春又张扬。白薇有一张漂亮的脸蛋,但这并不足以吸引顾一宸,他更喜欢她身上的气质,气质这种东西,对于男人来说更具有蛊惑里,而白薇的气质,很独特。

    “很快会有人送干净的衣服过来。”他闻到她身上散发出难闻的酒精味儿,微微的皱眉。

    白薇抿着唇,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高大的身体轻靠着门扉,姿态有几分慵懒,一双漂亮的深眸微敛着,那双眼,无时无刻不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桀骜。

    阳光从他身后的天窗散落进来,在他的身后拖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他看似沐浴在阳光下,却越发的深不可测起来。

    “不用了,我现在要回家了。”白薇说,眼神有些闪躲。

    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知道和男人发生亲密的关系之后,该如何的面对。何况,这个男人对于她来说,还是完全陌生的。

    她只是勉强知道他的名字。顾一宸,她记得包房里的那些个男人这样叫他。

    她说要离开,顾一宸也没拦她,只是象征性的问她要不要吃过早饭再走,他家楼下有一家港式早茶,可以外送。

    白薇摇了摇头,她的身体很疼,不过是强撑着不在他面前露怯,她实在是没有胃口,只想躲回家里,蒙头大睡一觉,一觉之后,把昨晚发生过的一切,统统忘记。

    正是此时,门铃突兀的响了起来。顾一宸没说到底放不放她走,而是转身走向门口的方向。

    门开了,是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外送人员。“先生,你要的衣服。”

    顾一宸接过衣服,付了小费,然后关了门,拎着衣服带子走进来,白薇认识袋子上的牌子,是爱马仕。

    “衣服已经送来了,你不愿意换上就拿走吧,反正,留在我这里最终也是丢掉。”顾一宸说,同时伸手把袋子递向他。

    白薇犹豫了一下才接,她知道这些有钱人不在乎这点小钱,他说丢掉,应该就是真的会丢进垃圾桶里。与其这么浪费社会资源,倒不如接受。

    她伸手接过,然而,与衣袋一同递过来的,还有一张金灿灿的卡。

    白薇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睡完了她还不忘付钱,他还真把她当成技女了。

    她接过他递来的卡,拿在手中晃了晃,嘲讽的开口问道,“这里面多少钱?三位数,还是四位数?其实,我挺好奇我值多少钱的。”

    顾一宸听完,笑了笑,不得不承认,这男人笑起来真好看,刚毅的唇角边弧度完美,带着一股子蛊惑人的邪魅。

    “看来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昨晚问过你,愿不愿意跟着我。你没回答。”

    “我不……”白薇刚要开口直接拒绝,却被他打断。

    “不用这么急着回答我,你可以回去好好的考虑一下。你手里拿着的信用卡,没有密码,也没有限额,如果你愿意跟着我,可以随便刷卡消费。如果不愿意,可以直接把它丢掉。我顾一宸没有强迫女人的习惯。”

    白薇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拎着衣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他家的大门。乘坐电梯下楼。

    砰地一声关门声后,偌大的房子内恢复了沉寂。

    顾一宸转身回到卧室,卧室内那张长宽两米的进口奢华大床上,此时仍是一片凌乱,被子一半搭在穿上,另一半托在地面,大床上雪白的床单也被翻滚的褶皱不堪,一小块血迹印在上面,一红一白,格外的扎眼。

    顾一宸伸出两指,下意识的按了按太阳穴。

    昨晚,他进入她的身后,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一夜情这种游戏,他不是第一次玩儿,但处,女他却是第一次遇见。如果早知道,他大概就不会碰她了。

    顾一宸自认不是什么好男人,如果不能有始有终,他也不愿糟蹋人家干净清白的姑娘。

    他走进卧室内,随手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对着电话那边说道:“帮我查一个人……”

    ……

    与此同时,白薇已经走出了顾一宸居住的小区。

    他所居的联排别墅位于一片奢华小区里,白薇走出小区的大门,直接把手中拎着的衣袋连着袋子里放着的那张无限额信用卡一并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

    她白薇就算是再堕落,也不会沦落到被人抱养的地步。何况,谁知道这个叫顾一宸的有没有老婆,万一他是有家室的男人,她岂不是直接就被小三了,那样更龌蹉无耻。

    白薇打车回了家,她又累又困,在出租车上都睡着了,到地方后,还是司机师傅把她叫醒的。

    白薇付了车资,然后推门下车。她目前住在一片老旧的回迁楼里,房子是她两年前买的,不到四十平的面积,几乎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才勉强够首付,剩下的是邮政储蓄银行的二手房贷款。

    白薇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这大概是和她从小的经历有关吧。她必须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属于她的小窝,在刮着风,下着雨的时候,窝在她的小窝里,她才能觉得安全。

    她拿着钥匙开门,屋内,白母正坐在客厅的小沙发里面看电视。

    她母亲原本是和她哥哥白刚一家住在一起的,可以帮着她的哥嫂做家务,伺候着那两口子。但前不久白刚欠了一屁股赌债跑到乡下躲债去了,白母在她哥哥的家里自然也待不下去,只能到她这里暂住。

    “又一整晚没回来,你都是跑到哪里鬼混的。”白母见她回来,忍不住开始数落起来。

    白薇站在玄关处换鞋子,耷拉着脑袋不说话。她已经不愿意与母亲浪费口舌了,每一次都是说话超不过三句,肯定要吵起来的,她今天很累,没心情也没精力和她吵。

    白薇趿拉着拖鞋向卧室走去,不足40平的小房子,只有一间卧室,是她妈在住,她现在只能挤在客厅的小沙发上,但她的衣服都装在卧室的柜子里,她要先拿套干净的衣服,然后去洗澡。

    “我和你说话,你聋了啊。”白母见她不说话,压了一肚子火气。在白薇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伸手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

    而下一刻,却被白薇一把甩开。白薇今天的状态很不好。身体疼的厉害,特别是走路的时候,两腿间都像是被撕扯着一样。心也堵得厉害,身为一个女孩子,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占有,失去了第一次,她的心情几乎是糟糕透顶。

    她并不是不想哭,她只是连哭的力气和资格都没有。这个社会是现实的,她又懦弱给谁看呢。

    “我累了,有什么事等我睡醒了再说吧。”白薇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在外面鬼混了一晚,还有理了是不是。我这个当妈的连问都不能问了。”白母气急败坏的说道。

    白薇漂亮的眉心紧皱着,双腿发软,只能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上。一双瞳眸冷淡的看着她的母亲,“那你想问什么,问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