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285 285大结局10:谁要他承认啊左汐当真是无语了

    洛薇儿虽然和左汐咬着耳朵,可并不妨碍她听到靳司晏的声音啊。

    这越听,她的脸色便越发不好了。

    这分明就是沈公子在背地里想要捣鬼了。

    亏得被她给听了去。

    所以,她几乎是毫不犹豫,就躲过了靳司晏的手机,朝着另一头的沈卓垣吼了一嗓子。

    吼完之后干净利落地挂断偿。

    只不过,挂完之后将手机还给靳司晏,她便有些胆战心惊起来了:“大神,刚刚那什么……我……我不是故意的!”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喂!

    “没事,他早就该被训了。”

    靳司晏倒是无所谓。他目前最在意的,则是自己的老婆。

    不过……他都不计较这些了,她这个电灯泡是不是该离场了?

    当然能够明白他眼中深意,洛薇儿突然一捂自己的肚子:“左小汐,我肚子疼!哎呦姨妈可能来了,这儿太冷风一吹我就受不了了,你和你家老公好好逛,顺便吃个蛋糕继续庆生,我就先撤了哈。”

    撒开脚丫子,走人。

    ***************************************************************

    亮闪闪的电灯泡走了,靳司晏甚是满意。

    当然,对于左汐别扭的脸色,他选择性忽略。

    靳司晏走在左汐身旁,一手还提着蛋糕。

    另一手,自然而然地握上旁边女人的手,将两人的手一起塞到他的外套口袋中。

    女人的手柔软,男人的手坚毅。

    左汐抽了抽没抽出来,便也放弃了。他爱握就握着吧,反正她也没什么损失。

    然而,当视线瞧见他另一只露在外头的手时,还是忍不住蹙了蹙眉。

    本就是寒冬,大晚上的温度偏低,她都是全副武装才敢出来。他倒好,另一只手连个手套都没戴,就这样直接暴露在空气中提着蛋糕。

    不知道冷吗?

    “你这是终于知道关心你家男人了?”

    耳畔突地传来靳司晏一声愉悦的轻笑,左汐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刚刚自己竟然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让他有了得意的资本。

    “你的脸好大,你家人知道吗?”

    “我的家人不就是你吗?”

    呵呵呵,左汐选择闭嘴。

    可到底还是没忍住,将自己的挎包往他跟前一送:“自己拿,手套在里边。”

    听此,靳司晏眼底的笑意愈发浓烈了起来。

    倒也不客气,还真的从她挎包里拿了只手套出来。和她一人戴了一只,另一只手依旧将她的手紧握。

    *

    因着天冷,这会儿运动场这边还真是没多少人。再加上学生们期末考复习中,一个个都在努力着,吃完饭来塑胶跑道这边散步的并不多。不过倒是可以瞧见三三两两的情侣。

    暖黄的金卤灯,投射到地面的光线有些晦暗。

    对于情侣们而言,这么低沉的光线自然是极好的。

    相比于去自习室或者图书馆这种亮堂堂的地方,他们更偏向于这种光线晦暗的地方。

    当然,好多人倒是更倾向于小树林或者是湖边。

    一想到湖边,靳司晏便心头一震。

    刚刚两人沿途走过的地方,可不就是有一个湖吗?

    湖面风景不错,树下也极具情调。

    而他,也正是在那儿,失了控。

    熟悉的感觉破体而出,靳司晏瞧着身旁明显不在状态的左汐,突然便拉着她疾走了起来。

    原本两人是沿着塑胶跑道犹如傻子一般在大冷的天慢慢悠悠地晃荡着的,这会儿左汐被他拉着走,还真有些不适应。

    “你做什么?”

    “去证实一件事。”靳司晏的回答模棱两可,不过还是顾虑着她的身体状况,没敢走太快,以她可以适应的速度走着。

    两人离开运动场,他带她沿着林荫小道走向那个熟悉的湖畔。

    眼前却有些恍然。

    那一年的毕业季,即将离校的学生们太过于疯狂,借此表白的表白,大闹校园的大闹校园,烧书扔东西的扔东西。

    不过“庆祝”的宗旨,却没有变。

    烟火璀璨,点燃了那一张张或欢喜或哀愁的脸,从此后,一个个各奔东西,再相见也不知是否还有期。

    而他,也正是在那样被周围的人渲染出来的离情愁绪中,不知不觉走到了这个湖畔。

    当时的他,距离上一次左汐亲手做了蛋糕送到他宿舍楼下已然过去半年。

    然后,在瞧见她竟然出现后,一切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左汐不知道此刻的靳司晏在想什么,可他走着走着却突然将她压到一棵大树上,不顾一切地吻上她。

    他手中的蛋糕应声而落,他却仿佛什么都不知道,大掌撑着她的后背,另一手掌控住她的一边柔软,竟然就这样隔着冬天厚厚的毛呢大衣揉动起来。

    唇被他吻着,身体被他掌控着。

    左汐完全是失去了主动权。

    关键是想要挣脱也完全不敌他的力量。

    “靳司晏,你……你松开。”趁着他终于舍得让她重新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的时候,左汐忙出声阻止。

    他却意犹未尽,唇贴着她的唇:“我只是想要帮你好好回忆回忆。”

    “回忆、回忆什么?”

    “难道你不觉得这样的场景很眼熟吗?”靳司晏的手颇有些得寸进尺般沿着她厚实的大衣探了进去。手掌与衣服摩挲的动作,倒是不小。

    他的大掌温热,引来她一阵轻颤。

    左汐当真是要服了他了:“这是在外面!”而且这么冷的天!他要起反应也挑个好点的地儿好不好!还真的学了沈公子来个随时随地发情吗?

    她好像也没做什么能够让他产生反应的事情吧?

    不过,什么眼熟?

    这场景怎么就眼熟了?

    她又没有和他来过这儿……

    电光火石间,脑子飞速运转起来,左汐诧异地睁大了眼。

    这儿,这儿不就是她那张故意将秦觅p成了她自己的照片所在地吗?同样的情景,他急切的手,什么意思!他这是将她给当成了谁?

    “看来你是有点印象了。”靳司晏含了下她的耳垂,嗓音低沉而沙哑。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畔,左汐只觉得别扭至极。

    “你别告诉我将我当成了秦觅。”这一刻的心情,除了心塞,恐怕便只有酸涩了。

    那样磨枪走火的照片,她宁愿将照片中的女主角p成自己也要自欺欺人,可他呢?如今竟然还主动提醒她这种事情。

    将他曾经和秦觅做的那种事搬到台面上,甚至还在同样的地点重复他和另一个女人曾经做过的事情,当真是觉得她还不够凄惨吗?非得用这样的方式来提醒她记住这种事?

    “靳司晏!你能不能有点道德心?你有心情细细品味和秦觅的你侬我侬,我却没心情奉陪!”

    她想,他应该庆幸她还尚存着理智。若不然,她绝对会一巴掌直接呼过去。

    可她不用想也知道,她的巴掌还没甩上他的脸,他必定就能半道拦截她的手臂。

    这便是女人和男人的差距所在。

    饶是她如何努力,她的那点力气在他眼中,也不过就是弱小的存在。

    *

    眼前的女人,似乎是被逼到了极致。冷风吹过,她的脸也不知是被冻红的还是被气红的。靳司晏不由地用自己的脸碰了碰她的脸。

    两张脸庞,就这样紧紧相依。

    他用他的温暖,来融化她的寒冷。

    “你真的觉得那个人是秦觅?”沙哑低沉的嗓音,却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

    “废话!不是秦觅还能有谁?”许是觉得自己的声音太过于绝情与粗俗了些,左汐不得不缓和下语气,“我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可你能不能顾虑一下我的感受?能别选择在这种地方膈应我吗?”

    发丝拂过她的唇畔,靳司晏总算是舍得将自己的脸挪远了,将她的发丝拢至耳后。

    “左汐,那个人是你。”

    一字一顿,他的嗓音澄澈而有力,掷地有声,每一个字,都穿透入她的耳膜。

    左汐只觉得可笑至极:“这样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他也没喝酒啊,竟然还说这种浑话了。

    明摆着的事实,他竟然还将它给搬了出来,和她来说道了。

    靳司晏蹙了蹙眉,这样的情况,他是完全没有料到。

    “你是真不记得了?”可到底还是有些不甘,“左汐,假装也得有个度。这种事,你好意思嫁接到别人身上?”

    “我需要假装什么?”左汐当真是要被他给逼疯了。

    “那张照片,其实你根本就不需要p,照片的女主角,根本就是你。”

    靳司晏静静地看着她,眼角眉梢都是确定无疑的坚定。

    “你这是吃错药了?我不过就是路过一不小心偷/拍了一些不该拍的画面而已。作为路人甲的我突然变成了其中的女主角?那你告诉我,既然我是女主角,那又是谁拍的照片?难不成我还有分/身之术?”

    她没有分/身术,可不代表这张照片不可能被其他人拍到。

    一直以来,他对于两人差点磨枪走火之后的记忆便怎么都想不起来。

    只知道第二天是醒来时是在寝室床上。

    而将他背回去的,是他的室友。

    “老大你明明知道我瘦得就只剩下皮包骨了,竟然还发短信让我去将你从晚自习室给搬回来!那空荡荡的地儿考完试都没人去复习了,你喝成这副鬼样子去那儿做什么啊?”

    他只当自己喝醉了酒,确实是有些醉了。

    如今,那些深层次的记忆被唤醒,靳司晏瞧着左汐的眼,一字一句清晰地开口:“那个拍照的人才是路人甲。”

    当年的他们大火燎原,他箭在弦上,有不得不发的趋势。

    可偏偏,那地儿虽然偏僻,到底还是在外头。

    即使他再迫切,也不可能让一个女人因为他突如其来的欲/望就这么跟了他。

    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欲/望,这样的第一次,无论是于他还是于她,都不可能如此草率。

    更因为是彼此的第一次,也更应该慎重对待。

    在他停了下来之后,情/欲渐渐被理智所取代。而他,也察觉到了不远处的那个人。

    “出来!”靳司晏出口的嗓音沙哑,对着那个还拿着手机对着他们的人怒吼道。

    而他的人,则将左汐牢牢护住,不让她泄/露出半点春光。

    无疑,靳司晏有着天生的睥睨之气。来人被这般一怒喝,有些怔愣着听从他的话走了过来。瞧他的样子,应该只是应该大一大二的学生,对于高年级的学长,具有着与生俱来的崇敬感,更何况还是h大风云人物的靳司晏。

    “手机拿过来。”

    那人竟就这样乖乖地将手机交了出去,甚至都没有说一个“不”字。

    对于他的态度,靳司晏是比较满意的。

    原本他是打算第一时间删除手机上的照片,可当瞧见那张照片时,他却下意识想要将其珍藏了。

    手机屏幕上,他和左汐的战况如火如荼,激烈万般。两人的眼中都有别样的沉醉之意。而他的手,更是享受着它应该享有的待遇。甚至是他的某处……

    “这些钱拿走,手机我留下了。里头的通讯录如果你需要,可以打我电话1394463xxxx”

    将钱包里的一叠人民币都递了过去,靳司晏开口赶人。

    那人完全就是被牵着鼻子走,甚至都没什么自主意识。默默地跟着背了一下靳司晏的手机号,还真的拿了钱就走人了。

    等到周围总算是清净下来了,左汐却是一把夺过靳司晏手里的手机。

    看着上头的画面,她只觉得羞耻异常。

    而他,竟然还看得津津有味!

    “手机归我了!不准你抢!”

    她霸气十足地留下这么一句,下一瞬却又犹如一只被人欺负了的可怜小狐狸,夹着尾巴想要逃跑。

    “手机归你可以,但你得归我。”

    这是,靳司晏对她说的话。

    他从未对任何人动过心。可这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的这一次,他说什么都不想错过。

    当初让她追了那般久,在她终于彻底放弃之后,他只觉得松了口气。可心底的空落,却没有其它任何东西可以填满。

    如今,这份空落终于可以被填满了。

    他,不想错过……

    到底还是他强带着她去了他在学校附近的公寓,都说喝酒才能尽兴。对于这方面从未有实践经验的他,这无疑便是最好的至理名言。

    他背着她多喝了点酒,人便开始有些晕晕乎乎起来了。

    如今的他,甚至还记得当时的自己没出息地进去了一部分,那膜都破了,可他偏偏还有大半停留在外。

    “靳司晏你特么行不行!不行给我滚蛋!”最终还是左汐痛哭之下怒斥了他一下,他才彻底地进去了。

    只不过……

    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他……竟然断片儿了!

    而他,也很肯定自己究竟犯了怎样的浑。

    进去了都不动这种事,简直可以称得上他人生中的最大耻辱了。

    大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对于这部分记忆才总是模糊至极。

    “之后是你忍着痛将我送到图书馆,让人把我带走的吧?”

    将这一切陈述给左汐听,靳司晏丝毫不放过左汐面上的神色。最终补上了这么一句:“你当时……应该很疼吧?抱歉,我……我不该喝酒的。”

    这是间接承认了自己的无能了。

    谁要他承认啊!左汐当真是无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